《喬.拜登》推薦序:拜登對中國仍然採取強硬政策,台灣該注意什麼?

《喬.拜登》推薦序:拜登對中國仍然採取強硬政策,台灣該注意什麼?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團隊以第36任總統詹森為楷模。詹森不酷不炫不帥,但卻能在甘迺迪的自由主義理念的帶領下,成功推動「大社會」立法,大幅化解美國社會中嚴峻問題,奠定日後繁榮的基礎。一路走來,拜登相信,溫和、中道、堅定,路才能走得遠。

文:陳方隅(「美國台灣觀測站」共同編輯、美國密西根州大政治學博士)

【推薦序】拜登對中國仍然採取強硬政策,台灣該注意什麼?

台美關係是台灣最重要的外交關係,因為長期以來(至少可以追溯到一九五○年韓戰爆發之後以來),台灣不管是在國際政治當中的角色地位,以及國內政治與經濟局勢的發展,都和美國息息相關。因此,每次美國的大選,在台灣總是會掀起非常多的討論與關注,不只是因為美國大選的結果有可能會直接影響到整個亞太局勢的發展變化,而且在經歷川普執政的四年之後、在「中國因素」的影響力相關討論已經深入台灣民心的時候,更讓人關心。因此從二○二○年開始,到美國大選結束、隔年一月拜登上台以來,對於美國政治的討論一直都是媒體、社群網站上的焦點。

這本《喬.拜登》的原文在美國大選前一個月、二○二○年十月出版,作者是得過普立茲獎、曾經長駐中國的記者歐逸文(Evan Osnos),他先前對於中國的描寫相當精彩(例如《野心時代:在新中國追求財富、真相和信仰》)。這個時間點出版一本拜登的傳記,讀者們無可避免地會拿川普出來做對比,尤其本書第七章講到拜登決定再次參選總統的時候,對比川普的篇幅自然會比較多,這部份可能會讓部份川普的支持者感到不快。

不過其實拜登這個人一直以來的特色就是,他並不是什麼有「領袖魅力」的政治人物,也很少有人會把他當成一個政治偶像,讀完這本書也不會讓人覺得他是一個能夠掀起政治旋風的人。大家只要把本書當做「認識美國總統」的一個快速入門就可以了。

本文將簡單地討論書中提到與拜登的外交政策相關的討論。

整體溫和、但對中強硬的外交政策

首先我們要知道的是,拜登是參議院「外交委員會」的資深成員,因此最常接觸的就是外交事務。他被歐巴馬選為副總統候選人的時候,其中一個主因就是希望借重拜登在國際事務上面的角色,同時也希望用他的老經驗來補足相對年輕、且在國會資歷尚淺的歐巴馬之不足。當時這個選擇可以說是讓各界都很意外,他自己也歷經了一番心境上的調整,後來決定在政務上扮演積極(但也很支持歐巴馬總統)的角色,因此在許多重大政策方面都會參與討論。

在外交上面,他過去的主張比較偏向較為克制的外交政策,認為美國的重要目標是要減少捲入區域衝突(參閱第五章)。從對阿富汗駐軍的看法來說,這點是高度延續的。拜登當上總統之後,就開始實行以前認為的需要減少駐軍這樣的看法,宣告將從阿富汗撤出部隊。不過這種所謂「克制」其實只能說是相對來看,因為他有時候也會主張要使用武力(例如一九九三年認為北約組織應該轟炸巴爾幹半島,以阻止波士尼亞人被塞爾維亞屠殺),因此無法把拜登直接歸類在所謂強硬派或者鴿派(書中歐巴馬也曾經做出這樣的分析)。

不過,針對台灣民眾最關注的美國對中政策方面,目前為止應該有很多人會跌破眼鏡。有不少人原本認為拜登是比較親近中國,覺得拜登上台之後就會親中(甚至會把台灣當籌碼賣掉);即使是許多政策圈的人士分析,也都認為拜登會採取相對溫和的態度來對面中國,然後在台美關係方面會變得比較低調(像過去民主黨執政時一樣),把多數的合作從檯面上轉為檯面下。

然而,實際的發展是:拜登宣告要用「全政府模式」(whole-of-governmentapproach)來面對中國,認定中國是「戰略競爭者」(strategic competitor),擴編白宮國安會的中國事務部門,新設立印太事務協調官,然後開始協調日本、韓國、七大工業國(G7)會議、以及北約(NATO)各方面,推動「關切台灣海峽穩定」的議程,將台海安全問題「國際化」。種種跡象顯示,拜登政府正努力地實現「拉攏盟友一同與中國競爭」這樣的競選承諾,並沒有如許多人預估的那樣,會回復到過去歐巴馬時期或者小布希時期採取的相對比較親近中國的政策。

拜登為什麼會對中國採取強硬手段?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發展? 一方面是因為整個美國與中國對抗的結構並沒有改變。在中國方面,自習近平上台後展現出無比的自信,要與美國競爭世界領導者的位子,在政治、經濟各方面不斷挑戰美國。另一方面,從美國領導者的角度來看,雖然書中談到中國的篇幅非常少(只有談到拜登訪問北京期間一則拜訪餐廳的軼事,以及後來有提到大選期間拜登兒子所捲入的爭議),我們仍能從書中看出拜登身上的幾個特點,可以用來解釋為什麼他會採取對中國強硬的政策。

首先,拜登有一個很明顯的特質是「風向球」(作者歐逸文用語,第四章與第八章都曾出現過)。先前就已經有專門的研究團隊(例如專做選舉預測與量化數據的FiveThirtyEight)告訴大家,拜登在國會裡面的投票紀錄就是「最中間」的那種。書中提到拜登能夠在初選乃至後來大選勝出的關鍵在於,他能很精準地抓到「中間選民」的心。他很清楚知道所謂的左翼、進步派們的想法,認為不能隨便含混帶過(這可以解釋為什麼他和參議員桑德斯的關係較好,也順利取得桑德斯支持者們的支持),但他的施政以及訴求都是以中間選民為主。

從國際政治角度來看,美國與中國的「對抗」態勢在這幾年已經非常明顯,經歷川普執政之後,川普政府很成功地扭轉了政策圈以及一般大眾們對中國的天真想像,因此整個美國的「風向」已有絕大多數民意認定,中國就是頭號的挑戰者。在這種狀況下,最會抓風向的拜登,自然不可能會像很多人說的會做出所謂的親中之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