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拜登》:「普丁先生,我看著你的眼睛,我不覺得你有靈魂」

《喬.拜登》:「普丁先生,我看著你的眼睛,我不覺得你有靈魂」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拜登,雖然他始終缺乏柯林頓、歐巴馬那樣的明星光環,也沒有宏大的政治論述或治國藍圖,但正因為他不偏頗極端意識形態,善於溝通合作,被許多人視為團結美國、療傷止痛的最佳人選。

文:歐逸文(Evan Osnos)

對於出兵海外,他始終表示質疑

拜登進入政府以後,一直對於美國在海外動用武力表達強烈質疑,並以此聞名。有時候他甚至會和希拉蕊.柯林頓、中情局長潘內達等人起爭論,壁壘分明。拜登一直反對干預利比亞,認為格達費如果倒台,利比亞局勢將會一團混亂。他也曾經向總統示警狙殺賓拉登的後果。他後來說,那一次突擊要是失敗了,歐巴馬「將成為一任總統」。歐巴馬並非每次都聽拜登的,不過兩個人都謹守一種謹慎的外交政策,其宗旨是,如同歐巴馬說的,「避免錯誤」。有人要歐巴馬解釋一下「歐巴馬主義」,歐巴馬就說:「你有時候是一壘安打,有時候是二壘安打,但時機到了我們總會打出全壘打。」

拜登和他的前任錢尼相反。他在外交事務上的作為,總是配合並強化總統的克制的本能,而不是在總統背後又玩一套。二○一四年夏天,我曾經和歐巴馬談到拜登在歐巴馬政府中扮演的角色。我問總統說拜登是否曾經影響過他的想法。他說:「在外交陣線,我覺得喬在我們辯論阿富汗問題的時候發揮了最大的影響。」

二○○九年,歐巴馬開始檢討美國對阿富汗的政策,他的戰爭內閣經常見面討論下一步棋該怎麼走。包括駐阿富汗美軍最高指揮官史坦利.麥克里斯特爾(Stanley McChrystal)將軍在內,軍方領袖都希望能夠增派四萬名部隊以及龐大的平民工作團,進行一次平亂大行動。歐巴馬相信在場的幾個人心裡都有他們特定想要的結果。他說:「你有的是羅伯.蓋茲(Robert Gates);這個人確實是個很優秀的國防部長,但是一說到阿富汗政策,他顯然只想要延續前朝的做法。」

歐巴馬說:「那一次爭辯期間,我和喬有時候會一對一談很久,為的就是釐清美國在阿富汗的利益究竟是什麼,我們在那裡到底能夠成就什麼事情。我覺得,某些公共論述最後把喬歸入鴿派,其他的人是鷹派,但這樣的二分法我覺得其實太過簡單。真的,喬對我的幫助就在於不斷地問我們為什麼要去那裡?如果我們要達成特定的目標,究竟有哪些資源是我們可以投入的?我們沒有陷入意識形態的爭辯,因為那樣十之八九就會導致我們好高騖遠,或是在任務中缺乏明確的目標。」

歐巴馬說他和拜登會一起討論要向軍方及情報單位提問什麼問題。「有時候,喬,基本上是代表我,提出問題,保留決策空間給我,激發激烈的辯論。這實在是非常寶貴,因為一方面這有助於我們形塑初步行動策略,抑制塔利班的動力,另外一方面這也有助於我們訂定我們要在那裡多久的時間表。你也知道,時至今日,對於我們提出逐漸退出阿富汗的時間表也許還有一些爭論,但是我相信那絕對是正確的作法。」(不過歐巴馬最後是下令增派三萬名部隊,在阿富汗實施軍民政策。美國後來還是繼續留在阿富汗,並未撤軍。)

四十年來沒有做對一件事!

五角大廈一些資深領導者指責拜登破壞白宮和軍方之間的互信。蓋茲在他的回憶錄《職責:一個戰時部長的回憶錄》(Duty: Memoirs of a Secretary at War)裡面對拜登做了最嚴厲的批評,說他「別人沒有辦法不喜歡他⋯⋯ 但是四十年來,他幾乎在每一項外交政策、每一個國安問題上都做錯了」 。

蓋茲接受國家公共電台訪問,談他這本著作。他說,拜登在參院時曾經表決反對援助南越,一九七九年伊朗國王倒台時還額手稱慶。「他實際上等於反對雷根總統國防建設計畫當中每一項要素。他反對B1轟炸機、B2轟炸機、MX洲際彈道飛彈,其實不只這些。他也反對第一次波灣戰爭。所以,這麼久以來,這麼多重大的議題,我真的認為他都錯了。」

蓋茲和拜登不和由來已久。一九九一年,蓋茲獲得提名中情局長,拜登反對,他的論據是,蓋茲是中情局的克里姆林宮專家,但是卻沒有預測到蘇聯垮台。二十年後,蓋茲獲得國會同意出任國防部長,那一次拜登沒有投票。蓋茲所謂拜登「四十年來」的種種錯誤,讓人想起二○○八年總統選舉有人批評莎拉.佩林(Sarah Palin)沒有外交經驗,共和黨保守派出來反擊時所用的論點。(然而,沒有證據顯示拜登曾經表示贊同伊朗國王垮台)

有一次我訪問拜登時,他拿起蓋茲的書說:「我質疑軍方,蓋茲不高興。好吧,我相信,我以前相信,現在還是相信華盛頓和傑佛遜是對的。他們說:戰爭太重要了,所以不能只交給那些將軍。判斷不是他們做的! 他們要做的是執行。所以我想你看到的是一個支持並且對軍隊忠實的總統,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才是總司令!」有一次,我正要講話時,拜登突然插話說:「不管是不是在打總統大選,還是我已經卸任,我都很想和他辯論,噢,天啊,我等不及了!」

我問拜登他如何看待蓋茲對他的那些批評。他先說蓋茲「確實是個好人」,但接著就開始數落他:「羅伯.蓋茲是共和黨員,在很多基本面,他的外交政策觀點和我都不一樣。羅伯.蓋茲在每一件事情上都錯了! 說到怎樣和俄國領導戈巴契夫打交道,羅伯.蓋茲給雷根總統的建議都是錯誤的。他那些建議都不對。感謝上帝,雷根總統沒有聽他的。羅伯.蓋茲對巴爾幹半島局勢也搞錯了。羅伯.蓋茲對於讓北大西洋公約組織去轟炸巴爾幹也錯了。羅伯.蓋茲也搞錯了越戰,耶穌基督! 你回頭去看,四十年來每一件事,我想得到的和外交事務有關的重大決策,沒有一件事情他做的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