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槍枝暴力與治安惡化,警察出身的布魯克林區長亞當斯贏得民主黨市長初選

紐約槍枝暴力與治安惡化,警察出身的布魯克林區長亞當斯贏得民主黨市長初選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亞當斯出生在紐約市布魯克林區的布朗斯維爾,並在皇后區的南牙買加長大,身為工人階級家庭成員的他,15歲時在遭警察拘留期間被毆打,這激發了他從警並希望從內部改革警察體系。

編譯:吳宗宜

亞當斯以些微差距,贏得民主黨紐約市長初選

以打擊犯罪、消除警政系統中種族歧視為主要競選政見之一的紐約市前警察局長、現任布魯克林區長亞當斯(Eric Adams),以些微票數贏得了民主黨的紐約市長初選。在強敵賈西亞(Kathryn Garcia)、懷禮(Maya Wiley)等人相繼承認敗選後,他將在11月的市長選舉對陣非政府組織「守護天使」(Guardian Angels)創辦人、共和黨籍的斯利瓦(Curtis Sliwa)。

作為民主黨大本營的紐約市,兩黨登記在冊的選民數量比例相當懸殊(約為7:1),自彭博(Michael Bloomberg,2001-2013擔任紐約市長)後,便再無任何一名共和黨人勝選。亞當斯非常有機會在11月勝選,成為繼2020年底逝世的丁金斯(David Dinkins)、第二位非裔紐約市長。

這次民主黨紐約市長初選首度採用排序複選制投票(ranked choice voting),6月22日民主黨初選呼聲最高的亞當斯在得票率取得領先,但未取得過半首選票,因而要開始多輪採計第二名至第五名的選票。紐約市選舉委員會於7月6日公布含排序複選與郵寄投票的最新計票結果,最後亞當斯拿下50.5%的得票,打敗前紐約市衛生局長賈西亞的49.5%。

亞當斯搶先選委會自行宣布勝選,「雖然還有非常少量的票待計算,但結果很明顯:一個歷史悠久、多元、中產勞工組成的紐約人,讓我們獲得了這場初選的勝利。」並表示,「現在我們致力於贏得11月的選舉,以讓我兌現對這座偉大城市的承諾,服務那些掙扎於生活與社會福利不足,還有追求安全、公平、可負擔的未來的紐約人。」

隨著亞當斯最強勁的兩位對手,賈西亞與前民權律師懷禮皆相繼承認敗選,民主黨初選大勢已定。

前紐約市衛生局長賈西亞以技術專家和公認的問題解決者為競選主軸,自她獲得包括《紐約時報》和《紐約每日新聞》等多家知名媒體為她背書後,聲勢急劇上升,並獲得州參議員克魯格(Liz Krueger)、皇后區議員羅茲克(Nily Rozic)等人的支持,一度被看好為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的接班人。

以些微票數落居第二的她,在7月7日早上承認敗選,並指出正如她在競選期間所說的,4個世紀以來,還沒有女性擔任過紐約市長:「這次比歷史上任何其他時刻都更接近打破紐約的玻璃天花板了,我們把它鑿了很多個縫,它已經準備好被打破了,但我們還沒成功。」

過去擔任白思豪律師的民權人士懷禮也承認了亞當斯的勝利,並強調了這件事歷史意義:「這是紐約黑人第二次即將當選這座城市的市長,這對紐約人、尤其是黑人來說,是一次巨大的勝利。」

競選初期的熱門候選人、第二代美籍台裔的企業家、曾參與2020年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而聲名大噪的楊安澤(Andrew Yang),在6月22日民主黨初選中僅得到11%的得票率,他率先坦承敗選,在推特發文:「初選告一段落,真正的工作才開始,我和家人都支持紐約這座城市,希望亞當斯成功。」

AP_2114771284917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時勢造英雄,亞當斯的市長夢

亞當斯出生在紐約市布魯克林區的布朗斯維爾(Brownsville),並在皇后區的南牙買加(South Jamaica)長大,身為工人階級家庭成員的他,15歲時在遭警察拘留期間被毆打,這激發了他從警並希望從內部改革警察體系。

他於1984年成為一名警官,在2006年競選州參議員前晉升為上尉。在紐約市警局任職期間,他與朋友共同創立了「執法機關裡100位在意的黑人警察」(100 Blacks in Law Enforcement Who Care),這一個致力於刑事司法改革和反對種族歧視的非政府組織。

2006年他當選布魯克林區州參議員後,在2009年發表了一次支持同性婚姻權利的慷慨激昂演講,這甚至是在紐約州立法通過婚姻平權法案的2年之前。

福特漢姆大學(Fordham University)政治學教授伯格(Bruce Berg)表示:「他在整治犯罪和治安問題上都讓人信任。如果他能儘早完成警政改革,會讓每個人都相當高興。」

雖然亞當斯曾在1990年代短暫註冊為共和黨人,但2006年時他便代表民主黨參選並首次當選紐約州參議員,2013年更成為布魯克林區的區長。

亞當斯也有一些醜聞,2010年州檢察長的一份報告,指責他對皇后區渡槽賽馬場的競標過程缺乏監督,而他其後也獲得博弈產業的政治獻金支持。

他是一名素食主義者,他認為以植物為基礎的飲食是治療他糖尿病的主因。亞當斯和前女友有一個25歲的兒子科爾曼(Jordan Coleman),他目前的伴侶是教育工作者柯林斯(Tracey Collins),在該市公立學校系統擔任行政職。

亞當斯可以是一位有魅力的演講者,但也說過一些令人害怕的言論,例如他在1993年說過,出生在波多黎各的政治家巴迪略(Herman Badillo),應該娶拉丁人而不是猶太白人婦女。2020年在馬丁路德金紀念日活動上,亞當斯則抱怨,從別處搬到這座城市的人應該「回愛荷華州、回俄亥俄州,紐約市屬於在這裡創造這座城市的人。」

但這無損他看漲的聲勢,隨著投票日的臨近,競選的焦點也開始發生變化。疫苗接種率的上升和感染率的下降,伴隨著暴力犯罪的上升的情況下,公共安全反而成為了市民的焦點。根據警方最新的數據顯示,過去12個月,紐約市的犯罪率上升了22%,槍擊事件上升了73%,紐約州州長古莫(Andrew Cuomo)前些時候才發布了一項緊急命令,以解決該地區日益嚴重的槍支暴力問題。

亞當斯靠著他在執法機關服務的背景,試圖證明他完全有辦法阻止這種治安惡化的趨勢。他還指出雖然他支持臨檢搜身和便衣警察部隊的回歸,但他仍是最能改革執法機關的候選人。

他在5月告訴《CNN》,「就算你是一個好市長,你也只會待8年,警察部門會等你下台、把他們耍得團團轉,而不會認真改革,但我已經在這裡工作了30多年了。」

亞當斯的論點在曼哈頓和布魯克林以外得到廣泛支持,如黑人為主的東南皇后區和其他工人階級居住的外圍地區(治安較差),他也得到了勞工階級的大力支持,透過政治行動委員會(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 PAC)獲得了大量的政治獻金。

60歲的亞當斯是一位溫和的民主黨人,他反對減少警察部門預算。他告訴支持者:「如果黑人的生命真的很重要,那我們不僅要反對警察的暴力虐待,還必須反對正在摧毀我們社區的暴力。」

如果他成為市長,他將管理這個美國最大的城市,擁有近1000億美元的預算。現任紐約市長白思豪在6月通過的預算計劃將警察預算增加了2億美元,但1年前,他在減少了紐約警察局預算約10億美元。

亞當斯極有可能在11月贏得市長大選,唯一的阻力是共和黨人將美國許多城市大幅增加的兇殺案,歸咎於民主黨倡導的減少警察部門預算運動。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