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觀光只為了中上階層服務,還會有背包客想來台灣嗎?

若觀光只為了中上階層服務,還會有背包客想來台灣嗎?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個城市應該吸引世界各地遊客的靈魂,不應該是台財團吸金的印鈔機,而該讓每個旅人在此留下他們生命的記憶,也成為這座城市本身的共同記憶,讓這座島嶼成為他們成長過程累積的厚度。未來當世界各地的旅人們成了孩子們躺在懷裡的祖父、祖母時,他們會提到:「孩子,二十年後你也可以跟以前的我一樣,去台灣走走。」

三二行館的違建,不僅僅是一個旅館的違法情事,只不過是整個飯店業長期遊說台灣政界的冰山一角,每當外國友人來台時,第一個感受到的,不是溫暖寶島的人情味、更非人山人海的夜市小吃,反倒是「高貴」的住宿價格,他們總說:「我以前都不知道台灣住宿這麼貴!」嚇跑了不少第一念頭慕台而來的背包客。

從德國一直發展至今行之有年的青年旅舍,一開始的目的無非是希望讓經濟預算較為拮据的旅人、學生,能夠對每個世界上的在地文化有更深刻的認識,法國作家福樓拜曾說:「旅行可使人們變得謙虛。因為人們在世時所立足的地方,不論是多麼渺小,也都能夠痛切地去試著完全暸解。」

從目前世界上兩大訂房網站Hostelbooker.com與Hostelworld.com以及我過去的經驗來對照,世界各地青年旅舍的價格以最便宜的八人房與六人房為例,在亞洲國家觀光較為興盛的泰國曼谷、日本京都一床一晚大約100-200台幣之間,歐洲國家的義大利羅馬、德國柏林等地,則落在200-350台幣之間,台北則位於400-500台幣左右。

Photo Credit:hostelbookers

Photo Credit:hostelbookers

也就是說,台北的價格相對於所有亞洲國家可說是「高人一等」,也比許多歐美國家所費較高,而與北歐國家更為相近並駕齊驅,但歐洲青年旅舍床數規模,卻遠非台灣所可比擬。當然,由於供電以及水費的低廉,資源方面台灣青年旅舍所提供仍然較同等級的歐洲旅舍更為完善。

但這其實並非青年旅館業者的問題,而是台灣長期對青年旅舍經營毫不友善的政策,僅僅考慮大財團的飯店旅館利益為導向,導致台灣青年設立青年旅舍的門檻過高,而必須由床價來補償初期投入成本的金額遠較世界各國更高。

綜觀我們的旅館設立法規,完全扼殺了青年旅館生存的空間,光是以台北來說,現行法規目前僅能申請旅館或民宿執照。台北市由於屬都市計畫用地,不核發民宿執照,也就是說如果旅館想轉以民宿申請來歡迎背包客,可能性是「零」。

而旅館所有法規都是針對中大型旅館設立,舉凡必須設置在單價較高的商業用地、營業樓地板面積未達200平方公尺者,應臨接寬度8公尺以上之道路;設置於建築物第一層之營業樓地板面積200平方公尺以上者,應臨接寬度10公尺以上之道路、總樓板面積500平方米以上、應有單人房、雙人房及套房30間以上、設置停車位等規定。

初期門檻對大財團非難事,對真正想創立「廉價友善青年旅舍」的年輕人,卻難上加難,更別說財團早已將許多商業用地拿來蓋豪宅。即便我們不追究難度問題,端看法規規定的房數、面積、設備等,只要是去過泰國或中南美洲的旅人都知道,這樣的規定都遠較世界上許多背包客棧更為不友善。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Corbis/達志影像

然而,旅館業者的興建速度,卻是一年比一年高,光是屬於國際觀光旅店的2013年營業額,總營業收入為新臺幣469.66億元,較101年451.2億元,增加18.45億元,成長4.09%,而全台現正籌設或興建中飯店多達52家,至2017年底以前,將新增2萬448個房間

而大台北地區這兩年更將新增8家150間房間數以上的中大型飯店,為何中大型飯店興建速度快,青年旅舍卻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難道想來台灣的都是住得起飯店的中上階層,沒有世界各地的背包客想來嗎?

一個城市應該吸引世界各地遊客的靈魂,不應該是台財團吸金的印鈔機,而該讓每個旅人在此留下他們生命的記憶,也成為這座城市本身的共同記憶,讓這座島嶼成為他們成長過程累積的厚度。未來當世界各地的旅人們成了孩子們躺在懷裡的祖父、祖母時,他們會提到:「孩子,二十年後你也可以跟以前的我一樣,去台灣走走。」

責任編輯:孫珞軒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