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國民黨見獵心喜,卻沒發現柯文哲正在泡沫化

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國民黨見獵心喜,卻沒發現柯文哲正在泡沫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有不少人對於柯文哲砲打民進黨的作法獵心,認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暫時採取議題結盟的模式從中獲利,但柯文哲這種引戰模式其實正埋下泡沫化的隱憂,他或許已經察覺,但是已經入戲太深回頭太難。

台灣進入三級緊戒以來,全國上下莫不用戰戰兢兢的態度,配合中央疫情指揮中心的各項防疫規定。面對自己轄區出現的確診個案,地方政府多半都能進行「疫調、篩檢、匡列、隔離」的防疫標準作業流程,就算自己欠缺能力也能請求支援,在此背景下,即便出現苗栗電子廠群聚,屏東Delta病毒境外移入或高雄大樓等危機,總能化險為夷。

另一方面,社會也配合政府防疫需要,除了企業讓員工在家工作降低群聚風險外,一般民眾減少不必要的外出與人群接觸,同時維持戴口罩、勤洗手與維持社交距離等公民防疫意識。就在國家與社會、中央與地方、政府與企業三組關係的合作下,台灣只用三級警戒而非封城的激烈手段,就將疫情控制在穩定狀態,也為各國輿論所稱奇肯定。

然而,台灣內部的政治矛盾往往扮演防疫扯後腿的角色,部分在野黨自出現疫情以來的表現有目共睹,「為反而反」或是不斷置入中國因素就是這個最大在野黨的策略。我過去曾撰文分析,這種只為了追逐聲量,卻刻意選擇竭澤而漁的政治操作,只會出現「內卷化」(沒有效率的成長)的後果,對國民黨的政黨轉型毫無意義。

柯文哲的套路:持續創造議題好「圍魏救趙」

這種民粹反智狀態不難理解,多半是先前韓國瑜現象的遺緒。只是,國民黨政治人物當下的政治表現與論述,只是透過激進方式試圖搶佔黨內或偏藍媒體的話語權,或是接收瓜分韓粉的聲量,目的就是累積個人選舉的政治資本。羅智強就是最好的例子。

國民黨這種策略很難跨過同溫層的門檻,在公衛與防疫議題攻防上欠缺正當性,等到柯文哲頻繁出手後,隨即出現邊緣化的現象。直言之,相較於國民立院黨團,柯文哲除了擁有醫生的形象外,更擁有台北市這個主舞台,在韓國瑜尚未崛起前,他就已經是操作網路輿論的先驅者。

柯文哲的套路不難理解,消極說就是透過製造議題的方式轉移防疫失能的撻伐,這些問題的源頭其實就是柯自己想要與陳時中互別苗頭,所以刻意在政策上標新立異——口罩販賣機、市場監視器、放棄疫調、建立疫苗預約平台、打亂疫苗施打優先順序都是這種思維下的產物,這些突發奇想的政策遇到問題時,柯文哲隨即透過新議題逃脫現場,轉向下一個新的戰場。

雖然圍魏救趙是柯文哲過去的行為慣性,但是這種操作其實擁有更多積極性的政治盤算。他刻意引戰吸引輿論的探討,甚至一再提出前後矛盾的說詞也都在所不惜,目的就是藉由提高衝突的模式拉高「黨對黨」的政治高度,在藍營欠缺議題領袖,韓粉需要新的救世主身分時,柯文哲再度以教訓民進黨的共主形象出現,所持的語言已非彼時的公開透明或是公平正義,而是一堆內容空洞但乍看新奇的話術,簡直是「韓國瑜模式」的都會版。

國民黨認為「敵人的敵人是朋友」,卻沒發現柯文哲正在泡沫化

柯文哲這種引戰模式其實正在埋下泡沫化的隱憂,他或許已經察覺,但是已經入戲太深回頭太難了。

根據山水民意調查近日所做的「六都市長網路聲量」顯示柯文哲的聲量雖然一枝獨秀,但P/N值0.23(P/N值=正聲量/負聲量)卻是六都首長中最低,言下之意,柯的聲量雖高但壓倒性的批評隨之而來,這就是標準的「內卷化」的後果,甚至比韓國瑜現象還提早發生。

這樣的狀態也在銘傳大學的一份研究中得到解釋,特別是柯文哲粉專所獲得的「心怒比」出現大幅下降的狀態。從5月15日至5月24日這段期間的18.67,下降到6月24日至7月6日的1.94,下降幅度接近10倍,轉折點來看,很明顯是出現在6月4日至6月13日期間,而這期間最大影響變數則是「好心肝事件」。

特權疫苗與公開透明完全背道而馳,這也說明了柯文哲為何一直不願公布施打名單,因為真相浮現足以毀滅長期建立的正面形象;雖然許多人早已看穿這個事實。

最有趣的是國民黨的角色,不少人對於柯文哲砲打民進黨的作法持見獵心喜的態度,有人認為「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既然國民黨自己失去話語權,不如暫時採取議題結盟的模式從中獲利。韓粉的救世主情節不難理解,北市某些議員的想法自利的動機遠大於一切,不斷向柯文哲示好表態,說穿了就是放眼自己立委布局罷了。

至於未來國民黨路線為何,主體性何在已經不重要了。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