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手大谷,打者翔平——用「不務正業」挑戰大聯盟投打分工

投手大谷,打者翔平——用「不務正業」挑戰大聯盟投打分工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谷的堅持,以及教練團的膽識與信任讓一切的可能「美夢成真」,讓原本調度逐漸框架化的大聯盟變得戲劇性十足,也使得被疫情搞得奄奄一息的職棒殿堂,宛如注入一劑超級疫苗般可以重新大口呼吸。這就是大谷翔平的貢獻:去他的框架,沒有不可能。

文:許又方(東華大學教授)

北歐神話中最具威名者莫過於雷神索爾(Thor)了,而此君最厲害的武器,除了手中那把令人聞風膽寒的槌子(Mjollnir)外,尚有戴上後怎麼耍大槌都不會累的鐵手套(Iarngreiper),以及可以令其力量大增的金腰帶(Megingjord)。

擁有其中一器都絕對夠瞧了,索爾卻是名符其實的「三刀流」,也難怪總是與諸神敵對的巨人族根本完全不敢與雷神攖鋒對峙。

藝術家筆下的索爾,幾乎都是留長髮、蓄大鬍,臉部線條極度剛硬的壯漢。不知各位看倌是否曾想過,如果把雷神描繪成身形宛如玉樹臨風,長相斯文略帶靦腆笑容的「福山雅治」風,會是如何的光景?

其實眼下就有一個蠻適切的人物可以比擬,那就是風靡大聯盟,令那些形若巨人族的棒球壯漢們俯首臣服的大谷翔平。

豈只二刀流而已!

棒球界都用「二刀流」形容他,有媒體則拿他的名字當梗,說是「投手大谷」、「打者翔平」,投球打擊兼修,威力同樣驚人,是大聯盟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才,甚至已經超越被眾人仰尊如神的貝比・魯斯(”Babe” Ruth)。

實則在筆者看來,大谷不止二刀,而是三刀(或說三拍子),他從本壘奔向一壘只需4.04秒(鈴木一朗職業前期約3.7秒,後期約4.01秒,大聯盟球探評估跑速時,左打者若能在3.9秒內跑上一壘,即是滿分),根本可以「海放」眾家大聯盟打跑者。也難怪大谷不投球時,可以去防守外野。

知名媒體《運動畫刊》便說過:「大谷擊球的爆發力較Bryce Harper猛,跑速優於Trea Turner,球速則比Gerrit Cole還快!」一位女球迷甚至半開玩笑地說,他的「顏值」傲視大聯盟,根本就是「四刀流」!

依我陋見,長得斯文帥氣、擁有如雷神般三刀武器的能耐固然是「我打你桑」(大谷名字的英文拼音Ohtani,很接近中文的「我打你」)令球迷瘋狂的主因,但堅持理念絕不妥協,因此打破大聯盟、甚至是全球職業棒壇逐漸分工化的建置恐怕也是大谷讓人猛豎大拇指的關鍵。

坦白講,從目前的數字看,打者翔平表現要比投手大谷令人驚奇得多,而這也是為何大谷翔平顛覆大聯盟刻板印象之所在。大谷截至今(2021)年7月7日為止的投球成績雖然不惡,4勝1敗,防禦率3.49,67局投球K掉87名打者,表現具一定水準;但他自2018赴美後,因為手腳連續傷勢影響,四個球季下來,實際上只投了120又三分之一局(這多少影響了他的身價)。

儘管動輒100英哩的火球技驚四座,但真正令其揚名立萬的,其實是今年在打擊上的大爆發:攻擊指數(OPS)1.054高居聯盟第三,全壘打則獨佔鰲頭。試問誰會想到,目今大聯盟最令眾家投手膽寒的打者,他原來的「本業」竟然是投球?實在反差至極。

然而,又有誰會想到,分工日漸細膩的大聯盟棒球,竟然會讓一個應該專司投手的傢伙「不務正業」去打擊、守外野(或者,反過來說,讓應該認真打擊的高手去丟球)?而且還打得如此出色?當初大谷被天使網羅,固然在於投打兼修,但到了美國,一開始水土不服,不少球評都不免質疑天使是否應該讓他雙刀併出,畢竟在日本是一回事,多的是到了最高棒球殿堂「走鐘」的東瀛忍者,單挑投打都未必傑出,更何況是同耍大刀小刀?

AP_21173514915285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但是大谷的堅持,以及教練團的膽識與信任讓一切的可能「美夢成真」(至少目前是如此),讓原本調度逐漸框架化的大聯盟變得戲劇性十足,也使得被疫情搞得奄奄一息的職棒殿堂,宛如注入一劑超級疫苗般可以重新大口呼吸。這就是大谷翔平的貢獻:去他的框架,沒有不可能。

認真來看,大聯盟投打兼擅的天才並不少見,目今仍活躍大聯盟的Madison Bumgarner、「Z魔神」Zack Greinke都是顯例,咱們的「不死鳥」郭泓志也差可比肩。

事實上,在1973年以前,不論美聯或國聯,投手都得上場打擊生涯拿下193勝的名人堂大投手Wes Ferrell(1908-1976)在打擊區就締造了37轟的驚人紀錄。試想,如果他的時代也有DH制,球團也願意讓他在投手輪值外出場打擊,或許他也能像大谷這樣令人嘖嘖稱奇。

至於甫退休的傳奇一朗,雖然職業生涯只在2015年10月4日為球隊登板收拾殘局,表現只能說中規中矩;但他以42高齡投出近90英哩的快速球,而且控球精準,還是令場邊球評讚嘆不已。假設一朗願意嘗試,大概不會有人懷疑他可以成為不錯的投手。

就是不甘於獨沽一味

但大谷終究較前述諸君別樹一格,原因即在於他不甘於獨沽一味。他在2018年赴美時曾說:「我很確定以後一定會遇到一面阻擋自己的牆,一旦我撞上這面牆,那我就得更加努力去嘗試,付出一切去跨越這道牆。」這樣的野球魂使得他即使在赴美第一個春訓表現不佳而遭揶揄唱衰,依然可以適時自我調整,並且繼續堅持二刀流的出賽模式,於焉造就了如今席捲大聯盟的大谷旋風。

看他在投手丘K掉強力打者,又突然出現在打擊區狂敲紅不讓,彷彿投完球後瞬間移位至打擊區般自投自打,既錯亂又有趣。面對如此神話般人物、史詩級的英雄帶著永不放棄的信心出現在球場上,相信所有球迷都忍不住要問:你怎能不愛棒球?

本文經思想坦克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