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極熊」向東轉遇上「大熊貓」向西走:《俄羅斯「向東轉」》剖析模棱兩可能走多遠

「北極熊」向東轉遇上「大熊貓」向西走:《俄羅斯「向東轉」》剖析模棱兩可能走多遠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戰略目標與戰略支柱模棱兩可的俄羅斯「向東轉」,能走得多遠?跟中國的交往如何確立關係狀態?俄羅斯與「南向國家」的關係究竟又能深化到哪一種程度?

文:蔡怡竑(澳門大學社會科學學院客席講師)

早前拜讀王家豪與羅金義合著的《俄羅斯「向東轉」:東亞新勢力?》(香港城市大學出版社出版的「東亞焦點叢書」第10本),是非常適合讀者探索俄羅斯這個超強國家與東亞地區的地緣關係,以及全球秩序的發展。書中除了從歷史視角與當前國際局勢分析之外,更為變化莫測的國際關係提供更多的戰略視角,值得讀者繼續發掘俄羅斯與周邊國家的微妙關係。

迷霧似的「向東轉」

對俄羅斯無庸置疑的,是其強大的軍事力量。在國際權力叢林之中,俄羅斯一直以來都是強壯的「北極熊」,是戰鬥力最強的陸上動物。本書提及日本、印度和東盟同為美國盟友,美國因素有多大程度影響它們與俄羅斯合作?實際上,俄羅斯在東亞地區的軍事戰略部署並不如外界想像的那麼強勢;相對地,以「外交戰略」結合的「向南走」更為貼切。俄羅斯的是典型的陸權國家,其深海延伸策略必然會先遭遇美國的海權圍堵,難以在西太平洋與印度洋施展戰略意圖,更難以在東海或南海發揮積極的軍事作用。

其次,在歐亞大陸地緣的東、南兩面,除了日本與韓國之外,大多數亞洲國家都奉行「不結盟運動」,避免地緣政治走向「集團化」,重蹈冷戰思維的消極戰略誤區;東盟諸國都極不願意在中美俄三強中「選邊站」,而俄羅斯的「南向」所發揮的戰略角色,亦不如外界形容的顯著。再者,萎靡不振的俄羅斯經濟比不上中國、印度等區域強權的市場優勢與地緣紅利,其與日俱增的外交參與也未能為周邊國家創造更多的戰略紅利。

因此,作者以「模棱兩可」描述俄羅斯「向東轉」,實為「客套」的論述——在地緣戰略特別關注的軍事、外交和經濟三大安全觀,「向東轉」每一樣都欠缺具體的戰略目標與操作,其實更像一陣陣的「迷霧」。

「北極熊」向東轉」與「大熊貓」向西走

區域安全觀點出了地理上的利害關係——除了東面的太平洋,俄羅斯的「圍堵」幾乎都是圍繞中國的邊疆,由東北的朝鮮、西北的哈薩克、西南的印度,以至南面的緬甸和越南,堪比美日同盟的三道島鏈圍堵戰略來得更糾纏。這些國家都與俄羅斯維持緊密關係,有的是俄羅斯的傳統政治軍事同盟,有的是軍事上的戰略夥伴,當中的印度與朝鮮的核威攝更是直接威脅中國的國家安全。歷史也告訴我們在1956年到1966年發生的「中蘇交惡」,皆是基於國家利益、複雜地緣以及歷史關係等矛盾所致。蘇聯也曾於1962年的「中印邊界戰爭」與1979年的「中越戰爭」中集結部署大量軍隊在中國的邊疆,意味著「北極熊」經常在「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另外,自俄羅斯總統普京去年10月提出「俄中同盟的可能」,到今年4月俄羅斯外交部長公開強調「俄羅斯和中國的關係不是軍事同盟,完全是另外一種關係」,讓各界質疑中俄兩國究竟是甚麼關係?「北極熊」與「大熊貓」如何建立互信與合作,才是兩強之間的關鍵。

當「北極熊」向東轉遇到「大熊貓」向西走(即「一帶一路」),究竟會擦出什麼火花?隨著中國的全球生產網路及全球價值供應鏈不斷升級,在資金、產能、標準、規則將透過「一帶一路」在歐亞發揮積極作用。「一帶一路」在北半球擴張影響力的地緣戰略,不利於俄羅斯的國家利益與戰略部署,其中涵蓋了經濟、能源和歐亞運輸通道形成的競爭。在經濟表現不濟之際,「北極熊」最終還是與「大熊貓」展開產業互補性強的經貿、能源和基礎建設合作。如此驗證,既在歐亞大陸板塊上採取合作,也得在地緣政治上展開戰略外交,尤其是針對中亞及南亞國家。目前,「冰上絲綢之路」是最受各界關注的,是中俄推進北極航道建設,到2030年東北航道的通航期將由目前的3個月增加到半年左右,據估計屆時亞歐總貿易量的四分之一將通過東北航道運輸,無疑對「大西洋—印度洋—馬六甲海峽—南海—西太平洋」連貫航線形成強烈的替代競爭壓力。「大熊貓」與「北極熊」究竟能否堅持合作到底?這倒是值得大家靜觀其變的。

最終,戰略目標與戰略支柱模棱兩可的俄羅斯「向東轉」,能走得多遠?跟中國的交往如何確立關係狀態?俄羅斯與「南向國家」的關係究竟又能深化到哪一種程度?這些都與區域穩定與發展息息相關。《俄羅斯「向東轉」》能為讀者剖析時下聚焦俄羅斯這一隻「北極熊」的「動」與「靜」。

責任編輯:Alvin
核稿編輯:A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