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馬來西亞政府抗疫失敗的三個關鍵字:插白旗、掛黑旗、食物銀行

代表馬來西亞政府抗疫失敗的三個關鍵字:插白旗、掛黑旗、食物銀行
圖為一名印裔女子在得到援助後,將掛在家門外的白旗給收起來。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目前馬來西亞政府不僅要面對人民因生活陷困頓,而興起的「白旗運動」,還得面對約聘制的醫生,因工作得不到保障而發起的「黑旗運動」。如今被視為領導抗疫失敗的慕尤丁,很有可能陷入政權不保的局面。

近期翻開大馬報章或社交媒體,有三組詞特別火紅——插白旗、掛黑旗、食物銀行(Foodbank)。

這三組詞正好對應不同面向。插白旗為窮困人民的婉轉求救訊號;食物銀行這是對應的人性救濟關懷行動;至於掛黑旗,原是合約(約聘)醫生為了爭取合理待遇所發起的運動,目前卻已延燒成對當權政府抗議的集體憤怒訊號。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三種現象同時出現,代表著全民已無力面對疫情,並集體將防疫無力的憤怒目標轉向政府,導致首個非民選的首相慕尤丁面對前所未有的執政危機。可以預見的是,新冠肺炎不僅嚴重衝擊大馬民間,也為大馬未來的政治版圖埋下改寫暗示。

人民的無助催生「白旗運動」

備受新冠肺炎籠罩達500多天的大馬,從去年至今已經歷不同階段的封鎖狀態,但疫情不斷死灰復燃,尤其今年4月中進入第三波疫情後,過去3個月確診數字節節攀升,至今仍不見任何曙光,甚至連停屍房與殯葬中心都出現爆滿的悲劇。

尤其踏入7月後,確診數字普遍都「坐八望九」,每天至少8000起確診案例起跳,7月13日更首度破萬,新增11079例,累積確診病例超過85萬,死亡案例超過6300人,對比去年同期首波疫情和緩後的確診額只有2位數,難免讓許多老百姓搖頭。加上政府無止境的封鎖計劃,導致各行業都無法正常運作,嚴重影響民生收入。

儘管首相慕尤丁從去年至今,已宣布4次總計高達5300億令吉(約新台幣3.5337兆元)的經濟援助配套,約佔大馬2020全年國內生產毛額(GDP)為3366億美元(約新台幣9.4079兆元)三分之一,是大馬自1957年獨立以來最大規模的民間援助計劃。

不過,近1年半長時間反复限制經濟運作,已導致許多公司不負重荷宣布倒閉,首當其衝的當屬飯店、航空及旅遊業。

其中,大馬兩大航空公司馬航(Mas)與亞航(Airasia)都抵擋不住疫情,分別在去年尾已裁員1500及2400人,並揚言若情況未能好轉,將會持續縮編營運規模。近百家中小型旅遊公司則宣布結業或暫停營業,受災戶高達37萬人。

另外,超過200家規模不等飯店與旅館宣布關閉,至於賭場、娛樂、KTV、酒吧、戲院、SPA、俱樂部、健身中心等也暫時或永久關閉,影響近百萬人生計。美髮與美容業、餐廳、連鎖奶茶店、培訓學校、律師事務所等也湧現結業潮,甚至超過70萬名大專生畢業後就失業,因此就算政府撥出天文數字的援助金,對人民來說只是杯水車薪。

由於太多人生計受影響,不少人罹患憂鬱症,有些走投無路的的民眾甚至難抵社會低氣壓而自殺,這些現象也催生了大馬的「白旗運動」,這運動是希望需要物質援助的人士,不妨可在家門外舉白旗,以此當作求助訊號,好讓外界能及時施以援手。

「白旗運動」是6月底突然從線上蔓延到線下展開的,一開始各界並不曉得發起人是誰,後來才知道,原來發起人是一名吉蘭丹州的馬來婦女聶法莎(Nik Faizah Nik Othman)。

聶法莎解釋,選擇用白旗並非是示弱投降,而是身為一名母親,家裡的日用品如尿布或校衣等都是白色,因此才覺得這個顏色的物質最容易獲取,當中並無任何映射意味。

這則無心插柳的帖文意外獲得廣泛網民認同,分享數高達2萬則以上,許多人紛紛也標籤 #benderaputih(馬來文白旗意思),讓這項活動應運而生。

這項運動隨即引來一些當權者的否定,並質疑背後有政治動機。其中伊斯蘭黨領袖、也是吉打州務大臣沙努西措辭強烈,認為這是政敵的政宣伎倆,以暗示政府抗疫失敗,因此強調州政府不會幫助舉白旗的人,反而他認為此時正值上蒼考驗,呼籲穆斯林應舉起雙手,向上蒼祈禱以通過這次考驗。

這項運動並不因政府的潑冷水立場而遏止,反而在艱辛疫情下獲得全民響應,許多大企業與非政府組織都紛紛加入,並放話將為有需要的民眾提供資源救濟,讓許多掛起白旗的民眾,都能解決燃眉之急。

其中,一名50歲馬來婦女透露,已經連續4天沒吃飯,每天只能與相依為命的14歲女兒食用餅乾和鄰居贈送的蛋糕來填飽肚子。後來她勇敢豎起白旗,結果許多村民都紛紛為她提供食物與金錢,讓她非常感恩。

一名華裔父親也在社交媒體表示,在家門口插上白旗後,不到1小時就收到各界好心人送來的物質與金錢,解決一家五口捉襟見肘的生計困境,讓他感受到大馬人同舟共濟的溫暖。

由於插白旗運動太成功,部分民間組織認為,與其要受災戶被動等待救援,倒不如主動設立「食物銀行」(Foodbank),選擇在一些定點設立食物供給站,讓有需要的人可以自行前往領取食物。

不少雜貨店、商家與商場都紛紛響應這項運動,除了捐獻一些物質外,也歡迎人民將多餘的物質捐出,以幫助更多受災戶應急。

看到這些系列運動太成功,令部分執政黨成員開始轉風向,發文表示支持這項民間運動,沒想到效果適得其反,引來網民憤怒抨擊。

網民紛紛認為,過去幾個月疫情絲毫都沒有放緩的跡象,卻頻頻傳出許多政治人物無視政府頒布的行動管制令,跨州參加各種喜宴及滿月酒等聚會,有者甚至還因榴槤季節的到來,不避諱人群聚集而舉辦榴槤饗宴。

在這水深火熱的時刻,仍有許多政治人物缺乏敏感神經,凸顯言行不一的虛偽。只准州官放火,不許人民點燈,才導致人民將壓抑許久的怒氣都集中炮轟在部分政治人物身上。

RTXE32MO
Photo Credit:Reuters / 達志影像
圖為一名馬來女子在得到援助後,將掛在窗外的白旗給收起來。

醫護人員發起「黑旗運動」

另外,隨著白旗運動的空前成功,讓大馬醫藥協會屬下的「關心實習醫生及駐院醫生小組」發起「黑色代碼」(Code Black)運動。

由於疫情當下醫護前線人員工作量增加,但政府相對並沒有提供合理的工作保障,尤其過去5年大馬共出現2萬多名合約醫生,最終卻只有789人成功轉正職,其餘都只能維持待遇與薪資欠佳的短期合約。

在疫情嚴峻下,醫護人員數額吃緊,但大馬政府依舊沒提供合理的職場尊重,因此這批合約醫生提議從7月1日起,紛紛將社交媒體的頭像換成黑白照,以期政府能正視合約醫生的問題。他們甚至還放話,一旦未來3週有關當局無動於衷,將從7月26日起宣布罷工,以讓政府正視問題嚴重性。

但沒想到這個黑色代碼成了另一場黑旗運動的起點。有些人民為了表達對政府的不滿,選擇在窗戶外掛黑旗,代表著哀莫大於心死的態度。也有人紛紛發揮創意,透過掛垃圾袋、T卹、頭巾等方式,來響應這場戲謔​​執政者的運動。

這場掛黑旗運動(#BenderaHitam)如同白旗運動一樣,快速在社交媒體散播開來。不少人都紛紛將頭像換成黑白照,就連國會反對黨領袖安華也在社煤上發布三個黑旗的表情符號,暗示人民已對當權者失望,民情隨時可能醞釀更巨大的反政府力量。

首相地位恐不保

無論是白旗​​或黑旗運動,前後夾攻對慕尤丁政府的信任危機。自從慕尤丁從去年2月的政治鬥爭勝出,成為首個非經民選程序而上任的首相後,任相合法性一直受到人民質疑。儘管去年抗疫效果不錯,好感度一度提升,但隨著疫情持續惡化,也令他的執政能力再度受質疑。

慕尤丁能當上首相,王室的間接強大背書也是個關鍵。尤其去年尾在國會不斷受到不信任動議的挑戰,慕尤丁在今年初成功獲得最高元首點頭,從今年1月到8月實施緊急法令,逼使國會休會,讓他能暫時喘一口氣,暫時能全力聚焦防疫。

沒想到過去半年,大馬抗疫成績一落千丈,導致王宮與各州統治者議會都在近期分別發表聲明,促請慕尤丁能盡快召開停擺已久的國會。雖然王宮建議召開國會的目的,是要辯論緊急狀態是否有延長必要,還有討論慕尤丁提出的復甦政策內容,但這樣罕見委婉的「抗慕」聲明,依舊讓人揣測王室對慕尤丁再也不像以往百般信任。

目前,白旗或黑旗運動雖然都間接增加慕尤丁的執政壓力,但不足令他領導的國盟政府倒台。不過,星星之火足以燎原,一旦疫情持續未能改善,加上近期國盟成員黨也出現分裂,在民間與盟友都眾叛親離下,若大馬再度重演去年的「喜來登政變」,相信也不算太意外。

RTX7S5Y2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馬來西亞首相慕尤丁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