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在奧運前達成40%接種率,菅義偉政權可能敗在疫苗供貨不及

難在奧運前達成40%接種率,菅義偉政權可能敗在疫苗供貨不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根據NHK估算,目前日本疫苗的施打率依舊為28.4%左右(7月11日前),面對緊接著而來的奧運,菅義偉的陽謀是要在奧運後拼施打率超過40%,開始出現集體免疫,才能對民意交代,不至於影響10月的眾議院改選。

第四度緊急事態宣言

日本在7月12日起,第四度對東京都發布緊急事態宣言,為期六週,預計到8月22日。按照現在的時程,可以確定在東京奧運期間,東京人只能在家看比賽,也要避免上街慶祝,官方也在研擬後,取消首都圈一都三縣,以及北海道、福島縣等比賽觀眾入場,無觀眾開戰已成為本屆奧運的最大特徵。

先前官方才在6月20日解禁緊急事態宣言,回復到「防止疫情蔓延等重點措施」。兩者的最大不同點在於酒精提供的有無,從4月底開始東京都的居酒屋即被禁止賣酒,好不容易撐了兩個月,在解禁三週後,官方又一紙命令要求不能賣酒,讓許多東京居酒屋無所適從。

再度宣布緊急事態宣言,主因還是在於進入7月後,東京都的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確診又回升,7月5日到11日的一週,全日本就新增1萬3891確診與109人死亡,整體數字也比上一週增加2792人。特別是東京就佔了5137人,超過40%,一都三縣的確診也超過60%,因此說是重災區也不為過。

當中,Delta變種病毒在東京確診的比例開始攀升,但是又碰到奧運即將舉辦的瓶頸,因此官方不得不在最後決定壯士斷腕,再度發布緊急事態宣言,並且以無觀眾舉辦比賽為主。不過看似決策快速的日本官方,其實也面臨到實際上的防疫難題——疫苗施打減緩與疫苗開始不足。

莫德納到貨率僅34%

進入7月之後,日本各地紛紛開始出現「無法預約」的情況,包含地方自治體的輝瑞疫苗施打無法預約外,申請集團施打莫德納疫苗的中小企業計畫也臨時喊卡。也有不少企業申請、準備好場地後,才發現申請沒成功,粗估有5萬多筆疫苗預約被迫取消。

政府從6月8日開始接受職場施打申請後,報名件數急速攀升,讓疫苗供應物流出現吃緊,官方不得不在6月23日宣布,25日起暫停新案件申請。

負責擔任疫苗施打作業分配行政改革大臣河野太郎,是自民黨期待的下一領導世代政治人物。他在6月25日前,都一再保證官方有信心能掌握5000萬劑莫德納疫苗存量,也說「在9月夠需要的國民都能夠打好。」不過在幾天後的29日,就開始改口稱「比起總量,我們的配送能量到了臨界點。暫時無法全部配送。」就有媒體懷疑,是不是疫苗劑量根本就不夠。

直到7月6日,河野太郎才首度坦言「莫德納在6月底前只給了我們1370萬劑」,並表示大概是在5月初的黃金週假期時,就掌握到美國莫德納母公司生產量無法應付的消息。河野並說「莫德納是全世界都需要的疫苗,在疫情很嚴重的當下,最後跟母公司協商後還是只有這個數字」,明顯有知情不報的嫌疑。

日本訂購莫德納約是在2020年的10月,當時簽約劑量是5000萬劑,供貨時程分別是2021年6月前到貨4000萬劑,剩下的1000萬劑9月底前交貨。結果到了6月底,到貨量僅為1370萬劑,到貨率僅為34%。加上莫德納本來就是給日本大型施打中心跟職場施打用的,在5月底啟用施打中心,6月初開放職場申請後,職場申請短短兩週就夭折,不難想像就是沒莫德納可打的窘境已現。

AP_21182218411181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輝瑞供給也出現危機?

再來就是另一大藥廠輝瑞,是日本最倚重也是最早開始施打的疫苗。從2月開始施打以來,供應量也很穩定,2月到6月間預估已經到貨一億,7月到9月間也預估會到貨7000萬劑,最後10月到11月會再來2000萬劑。原先輝瑞一度在6月的時候供貨進度到每兩週1870萬劑,不過日本政府在進入7月後又表示,8月以後的疫苗供給,將會減緩到每兩週1170萬份。

為何會發生這樣的落差?官方沒有給出明確理由,河野太郎只說,8月跟9月配給的輝瑞1170萬劑中,80%的936萬劑,會依照各個都道府縣人口比例來做基本分配,剩下的15%的175萬5000劑是「調整額度」,可以依照各診療所需求調整,最後5%的58萬5000劑則是給各地自治體在大規模接種時使用。

日本厚生勞動大臣田村憲久也說,6月底以前中央供應了9000萬劑輝瑞疫苗,國家所掌握到的輝瑞施打數據是5000多萬,因此有4000多萬劑庫存還在各大自治體存放。這樣的說法也遭到質疑太過簡單算數。

以神戶市為例,該市所分配到的輝瑞是95萬劑,目前根據該市統計已經打了72萬劑,照理來說應該有23萬庫存,不過該市表示,這是要給老年人與有痼疾人士用的第二劑,因此是不能動用的庫存。結果現在中央要開始減緩配給量,讓他們在往後安排其他人打第二劑時出現煩惱。事實上日本各地每兩週的疫苗叫貨量,遠高於中央安排發送的2倍甚至3倍,結果現在中央因輝瑞可能供給有危機,也開始減緩配額。

AZ疫苗仍要亞洲應急?

最後則是英國的牛津阿斯特捷利康疫苗(AZ),也是日本最後通過上市,但目前還沒有普遍施打的疫苗。由於卡在年齡問題,日本傾向開放60歲以上老年人先施打該疫苗,並在3月19日時先進口3000萬劑的原液到日本九州,交給熊本的KM生技公司分裝製造。

在7月8日與6月4日,該疫苗分別送來台灣113萬劑與124萬劑,可以說是解決台灣疫苗數量的及時雨。

不止如此,該批AZ疫苗也陸續由日本轉贈給越南與泰國等東南亞友邦,在疫苗外交戰略上可以跟中國分庭抗禮。雖然台灣部分媒體與政黨攻擊AZ疫苗效用與質疑日本捐贈數量。不過KM生技公司除了分裝生產新冠疫苗,還有做血漿、動物檢疫疫苗與一般流行感冒疫苗等,單一疫苗一天生產有限,頂多一萬至兩萬,在短時間兩個月內能產出這些份量,真的很不容易。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