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半球最貧窮之國」的荒謬悲劇:多明尼加對鄰國海地發動「香菜大屠殺」

「西半球最貧窮之國」的荒謬悲劇:多明尼加對鄰國海地發動「香菜大屠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明尼加軍人到達邊界後,開始把邊界的海地人集中起來,接著高舉手中的巴西利,逐個審問海地人這是什麼東西,如果對方不能以流利的西班牙語發出巴西利的西文「perejil」而是帶有一點法語特色的濁小舌擦音,那麼就當場處決格殺勿論。

文:柯睿信

日前,我國友邦海地總統摩依士於7日凌晨遭到槍手襲擊斃命家中,引起全球譁然,這突如其來的悲劇,讓全世界再次把目光放到了這個「西半球的最貧窮之國」,一時間許多海地的相關報導、文章也隨之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

有人聚焦在刺殺案的幕後黑手是誰,有人則更乾脆寫了一篇長篇大論把這個國家的悲慘歷史歷數一遍,不過,同樣的一個國家,此番事件倒是讓小編想起了之前在歷史書裡隨意亂翻時的意外發現,一個有關海地、到現在都還很令小編印象深刻的荒謬史事——香菜大屠殺。

放眼世界各國的歷史,大概沒有一個國家的身世會像海地如此悽慘了,身為拉丁美洲第一個脫離殖民的國度,海地的反法起義揭開了拉美各國獨立的序幕。然而,雖然拔得頭籌,但兩百年來,這個國家卻始終沒能建立起一個和平繁榮的穩定家園。

時至今日,極度的貧窮與誇張的犯罪率,仍然在社會各個角落無日無之地蛀蝕著這個國度。從歷史的脈絡來看,海地如今陷入這般田地,固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個國家數不勝數的獨夫民賊所致,但與鄰國那不睦的關係,或許也是加劇這場災難的原因之一。

海地這個國家坐落於加勒比海,一座形似獨角仙,被稱為伊斯帕尼奧拉的島上,在這座島上,海地與它東邊的鄰居多明尼加各佔一方。然而,雖然同處一島,但這兩個國家的文化經濟卻是天壤之別,究其原因,原來是因為海地是受法國殖民;而多明尼加則是受西班牙殖民。

照理而言,旁邊有一個不同文化的鄰居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壞事,但到了海地這裡,這種差異卻直接升級成了國仇。在對抗殖民者的過程中,海地與多明尼加並沒有達成和睦的共識,反倒因為文化差異而開始結怨。

往後的日子裡,海地曾多次入侵、佔領多明尼加,而多明尼加也誓死反抗,一次次發動復國戰爭,把這群不請自來的侵略者打回老家。兩國就這麼互相折騰不醉不罷休,直到後來美國介入,兩國的紛爭才暫時消停了一會,不過,這種「消停」也僅止於兩國不再有大規模的戰爭,但在無形之中,這種對彼此的仇恨,卻依然在兩國的國境藩籬之內,無可遏抑的蔓延著。

AP_37121601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37年的海地首都太子港

在歷年的戰爭中,海地多數都是擔任攻方,而多明尼加只能被動防禦,然而,經過時間的流轉,這種你攻我守的態勢卻在悄悄的改變。多明尼加在這段美國介入的和緩期,遇上了幾位英明的統治者,他們將多明尼加的政經重新拉回正軌,讓多明尼加的國力提升不少。

相比之下,海地的命運則顯得超級倒楣,數十年內,上台執政的領導人如走馬燈似的換,但總是離不開爭權奪利的無謀兵痞,而層出不窮的政變民亂,更是讓這個國家不進反退。到了20世紀初葉,海地已經與多明尼加攻守易形,成為屈居下風的守方了。

1930年,世界陷入了經濟大蕭條的漩渦之中,各國政壇受此影響動盪不安,而多明尼加也在這一年爆發軍事政變,迎來了一位新的統治者——拉斐爾・楚希約(Rafael Trujillo)。就世界歷史的角度來看,楚希約只是一位籍籍無名的小咖,但就是這麼一位默默無名的小人物,卻與後來在德國執政、還發起世界大戰的納粹黨領袖希特勒有著不少共通點。

在外貌上,楚希約留著一撮與希特勒相仿的小鬍子,而在施政的舉止上,這兩個人更是氣味相投,不但都喜歡個人崇拜、給自己創封號(希特勒被稱「元首」,而楚希約則人稱「大頭目」)更同為不折不扣的民族主義者。

希特勒仇視猶太人,認為他們汙染了高貴的雅利安民族,而楚希約則痛恨海地人,認為多明尼加的海地人已使多明尼加人的純潔血統遭到玷汙。兩人的種族主張是如此相似,現在看來簡直讓人不寒而慄,然而更要命的是,當時他們兩位,卻都得到了全體國民的熱情擁戴。

一位具有強烈反海地傾向的領袖,還擁有如此堅固的民意基礎,這兩個要素融合在一起,用膝蓋想也知道對海地人而言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果然,這種不祥的預感後來演變成了現實。

1937年,當希特勒還在苦思猛想如何處理猶太人的時候,楚希約已經先行一步,決定先來「清掃門戶」。不過,一個擺在眼前的難題是,多明尼加人與海地人膚色相仿,那要怎麼區分誰是海地人呢?值此難為之際,楚希約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方法——語言差異。

1937年10月,在楚希約的一聲號令下,多明尼加軍隊扛著刺槍,帶著開山刀全副武裝的向海地邊界開去,而與這些武器一同被攜帶的,還有幾乎人手一把的「巴西利」(又稱香芹),看起來十分的格格不入,不過很快地,這些蔬菜就發揮了他們真正的用途。

只見多明尼加軍人到達邊界後,開始把邊界的海地人集中起來,接著高舉手中的巴西利,逐個審問海地人這是什麼東西,如果對方不能以流利的西班牙語發出巴西利的西文「perejil」而是帶有一點法語特色的濁小舌擦音,那麼就當場處決格殺勿論。

靠著這種「語言隨堂考」的方式,最終,多明尼加軍隊屠殺了近三萬的海地人,留下滿坑滿谷的屍體後揚長而去。事後,楚希約更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若無其事的繼續開墾邊界地區,直到後來東窗事發,美國向多明尼加施壓,要求其必須賠款給海地的死難者家屬,楚希約這才不情願的賠了一些錢。

然而,比大屠殺更令人寒心的是,這些多明尼加的賠償金,到最後竟全都進了海地腐敗官僚的口袋裡,而那些真正在屠殺中遭難的受害者家屬,最終只拿到了約兩美分、少的可憐的賠償金。在外國入侵與內部腐敗的交互影響下,海地人民無疑成為了整場禍事最悲哀的犧牲者⋯⋯。

AP_54060401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54年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與楚希約擁抱

在犯下屠殺暴行後,楚希約本人仍執掌多明尼加的最高政權長達23年,直到後來失去民意遭到美國中情局暗殺,70多年過去,這場把「巴西利」當凶器的屠殺早已變的鮮為人知,以至於當初多明尼加軍拿的是什麼菜,甚至有沒有拿菜,都隨著時間的淘洗逐漸模糊,而相信看到這裡,各位讀者也會注意到一個問題了,啊所以我說那個香菜(芫荽)呢?

嗯⋯⋯很不幸的,經過考證,這個香菜也跟蛋糕一樣都是個謊言,會有香菜之名,其實是出自一個美麗的誤會。當初中文在翻譯這個事件時,先是把巴西利的西文perejil給翻譯成了英文parsley,最後再轉譯成中文,結果就造成了這個「香芹」變「香菜」的誤會。

眾所皆知,歷史界有時候一些名詞因為多次轉譯,這種錯譯的情況所在多有,作為一位長年浸淫歷史文章的作者也理當見怪不怪,但不知道為什麼,這次香菜的錯譯,反而讓小編現在有種失望的感覺了QQ。

延伸閱讀

本文經歷史說書人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