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半球最貧窮之國」的荒謬悲劇:多明尼加對鄰國海地發動「香菜大屠殺」

「西半球最貧窮之國」的荒謬悲劇:多明尼加對鄰國海地發動「香菜大屠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多明尼加軍人到達邊界後,開始把邊界的海地人集中起來,接著高舉手中的巴西利,逐個審問海地人這是什麼東西,如果對方不能以流利的西班牙語發出巴西利的西文「perejil」而是帶有一點法語特色的濁小舌擦音,那麼就當場處決格殺勿論。

文:柯睿信

日前,我國友邦海地總統摩依士於7日凌晨遭到槍手襲擊斃命家中,引起全球譁然,這突如其來的悲劇,讓全世界再次把目光放到了這個「西半球的最貧窮之國」,一時間許多海地的相關報導、文章也隨之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冒出。

有人聚焦在刺殺案的幕後黑手是誰,有人則更乾脆寫了一篇長篇大論把這個國家的悲慘歷史歷數一遍,不過,同樣的一個國家,此番事件倒是讓小編想起了之前在歷史書裡隨意亂翻時的意外發現,一個有關海地、到現在都還很令小編印象深刻的荒謬史事——香菜大屠殺。

放眼世界各國的歷史,大概沒有一個國家的身世會像海地如此悽慘了,身為拉丁美洲第一個脫離殖民的國度,海地的反法起義揭開了拉美各國獨立的序幕。然而,雖然拔得頭籌,但兩百年來,這個國家卻始終沒能建立起一個和平繁榮的穩定家園。

時至今日,極度的貧窮與誇張的犯罪率,仍然在社會各個角落無日無之地蛀蝕著這個國度。從歷史的脈絡來看,海地如今陷入這般田地,固然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這個國家數不勝數的獨夫民賊所致,但與鄰國那不睦的關係,或許也是加劇這場災難的原因之一。

海地這個國家坐落於加勒比海,一座形似獨角仙,被稱為伊斯帕尼奧拉的島上,在這座島上,海地與它東邊的鄰居多明尼加各佔一方。然而,雖然同處一島,但這兩個國家的文化經濟卻是天壤之別,究其原因,原來是因為海地是受法國殖民;而多明尼加則是受西班牙殖民。

照理而言,旁邊有一個不同文化的鄰居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壞事,但到了海地這裡,這種差異卻直接升級成了國仇。在對抗殖民者的過程中,海地與多明尼加並沒有達成和睦的共識,反倒因為文化差異而開始結怨。

往後的日子裡,海地曾多次入侵、佔領多明尼加,而多明尼加也誓死反抗,一次次發動復國戰爭,把這群不請自來的侵略者打回老家。兩國就這麼互相折騰不醉不罷休,直到後來美國介入,兩國的紛爭才暫時消停了一會,不過,這種「消停」也僅止於兩國不再有大規模的戰爭,但在無形之中,這種對彼此的仇恨,卻依然在兩國的國境藩籬之內,無可遏抑的蔓延著。

AP_37121601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37年的海地首都太子港

在歷年的戰爭中,海地多數都是擔任攻方,而多明尼加只能被動防禦,然而,經過時間的流轉,這種你攻我守的態勢卻在悄悄的改變。多明尼加在這段美國介入的和緩期,遇上了幾位英明的統治者,他們將多明尼加的政經重新拉回正軌,讓多明尼加的國力提升不少。

相比之下,海地的命運則顯得超級倒楣,數十年內,上台執政的領導人如走馬燈似的換,但總是離不開爭權奪利的無謀兵痞,而層出不窮的政變民亂,更是讓這個國家不進反退。到了20世紀初葉,海地已經與多明尼加攻守易形,成為屈居下風的守方了。

1930年,世界陷入了經濟大蕭條的漩渦之中,各國政壇受此影響動盪不安,而多明尼加也在這一年爆發軍事政變,迎來了一位新的統治者——拉斐爾・楚希約(Rafael Trujillo)。就世界歷史的角度來看,楚希約只是一位籍籍無名的小咖,但就是這麼一位默默無名的小人物,卻與後來在德國執政、還發起世界大戰的納粹黨領袖希特勒有著不少共通點。

在外貌上,楚希約留著一撮與希特勒相仿的小鬍子,而在施政的舉止上,這兩個人更是氣味相投,不但都喜歡個人崇拜、給自己創封號(希特勒被稱「元首」,而楚希約則人稱「大頭目」)更同為不折不扣的民族主義者。

希特勒仇視猶太人,認為他們汙染了高貴的雅利安民族,而楚希約則痛恨海地人,認為多明尼加的海地人已使多明尼加人的純潔血統遭到玷汙。兩人的種族主張是如此相似,現在看來簡直讓人不寒而慄,然而更要命的是,當時他們兩位,卻都得到了全體國民的熱情擁戴。

一位具有強烈反海地傾向的領袖,還擁有如此堅固的民意基礎,這兩個要素融合在一起,用膝蓋想也知道對海地人而言絕對不是一件好事。果然,這種不祥的預感後來演變成了現實。

1937年,當希特勒還在苦思猛想如何處理猶太人的時候,楚希約已經先行一步,決定先來「清掃門戶」。不過,一個擺在眼前的難題是,多明尼加人與海地人膚色相仿,那要怎麼區分誰是海地人呢?值此難為之際,楚希約突然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方法——語言差異。

1937年10月,在楚希約的一聲號令下,多明尼加軍隊扛著刺槍,帶著開山刀全副武裝的向海地邊界開去,而與這些武器一同被攜帶的,還有幾乎人手一把的「巴西利」(又稱香芹),看起來十分的格格不入,不過很快地,這些蔬菜就發揮了他們真正的用途。

只見多明尼加軍人到達邊界後,開始把邊界的海地人集中起來,接著高舉手中的巴西利,逐個審問海地人這是什麼東西,如果對方不能以流利的西班牙語發出巴西利的西文「perejil」而是帶有一點法語特色的濁小舌擦音,那麼就當場處決格殺勿論。

靠著這種「語言隨堂考」的方式,最終,多明尼加軍隊屠殺了近三萬的海地人,留下滿坑滿谷的屍體後揚長而去。事後,楚希約更假裝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若無其事的繼續開墾邊界地區,直到後來東窗事發,美國向多明尼加施壓,要求其必須賠款給海地的死難者家屬,楚希約這才不情願的賠了一些錢。

然而,比大屠殺更令人寒心的是,這些多明尼加的賠償金,到最後竟全都進了海地腐敗官僚的口袋裡,而那些真正在屠殺中遭難的受害者家屬,最終只拿到了約兩美分、少的可憐的賠償金。在外國入侵與內部腐敗的交互影響下,海地人民無疑成為了整場禍事最悲哀的犧牲者⋯⋯。

AP_540604014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1954年西班牙獨裁者佛朗哥與楚希約擁抱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