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穆《世界局勢與中國文化》:反攻大陸聲中向國民政府進一忠告

錢穆《世界局勢與中國文化》:反攻大陸聲中向國民政府進一忠告
Photo Credit: Minsc@Wiki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興國大業,決不是一件容易事。從國民革命創建民國到今三十有九年,試問興國成績何在?這裏面自然有許多因素,然而最大的則在全體國民對此興國大業實在沒有一番堅定的信心。

文:錢穆

反攻大陸聲中向國民政府進一忠告

民國三十九年

中國共產黨在未滿一年的短短時期,席捲了中國大陸。大家說,這不是中共之成功,而是國民黨之失敗。這固然不錯。但我們也該平心細論,在中共本身,到底不能說他們絕沒有成功之因素。中共之成功,在其被逼離開江西,開始二萬五千里長征的一段。在其困處延安,過土窰生活的一段。然而好景不常,一到毛澤東走進北平,志得意滿的時候,失敗的命運便開始轉到他們的身邊了。

中共第一個失敗,在其不能稍稍放寬條件,與國民政府謀和。第二個失敗,在毛澤東正式宣布一面倒的外交政策,以及由共產黨一黨專制的所謂人民民主專政。這一來,逼得他在中國國內軍事未結束,政權未穩定的緊要關頭,匆匆鑽進鐵幕,向克林姆宮磕頭求媚。這半年來的急劇變化,迫得中國大陸民眾重新回頭來想望國民政府由台灣重回大陸。中共政權既已失盡人心,而他們在內政外交上的種種措施,又暴露得太過偏激,太過猛烈了。縱使他們此刻內心有不少的悔悟,急切也回不轉身來。中共政權的前途,實是夠悲觀的。

在這種空氣的急劇轉變中,台灣的國民政府又重新恢復勇氣信心,揭起反攻大陸的旗幟,這不是不可能的事。但我們又得平心細論,我們為國家民族前途打算,我們實不願又讓人說,這不是國民黨之成功而祇是中共政權之失敗。我們希望此刻國民政府在其本身應該具備幾許自己可以成功的條件與因素。

平心論之,國民政府在其已往,也不是沒有幾許成功的。尤其是九一八事變以後,外面是日本帝國主義嚴重的侵略,內部是共產黨心腹大患,在內憂外患雙重壓迫下,當時的國民政府,確實磨礪出一段精神。直從西安事變到七七抗戰,國民政府曾為全國人民所擁護,所愛戴。它之開始走上失敗的惡運,是在太平洋戰事發動,大批美援源源而來之後。若使我們明白得上面指出的一段教訓,此刻的國民政府,既已失盡大陸,侷處海隅,困心衡慮,應該是他們覺悟與轉機的時候了。我們為國家民族前途打算,不得不對此刻的國府再寄以十分衷誠的期望。

但我們又得平心細論,若果國民政府在此最近期一年或一年半的時間內重回大陸,果真把共產政權推翻了,試問那時國民政府果能對中國民眾有幾多貢獻呢?說到這裏,不得不使我們對中國國家民族之前途,重新浮現起一番十分嚴肅與深沉的心情。固然,飢者易為食,渴者易為飲,此刻國民政府只要「反共」兩字的招牌,已經可以解民倒懸,博得全國大陸人民之歸嚮。但若使國民政府在軍事反攻上得手了,而在政治的革新上沒有把握,豈不仍要重蹈對日抗戰勝利復員後的那番覆轍?

若使要對政治上有辦法,我們不得不面對現實,仔細估量。此刻中國大陸,較之對日抗戰勝利復員的那一時,真不知又要破壞了幾多倍,艱難了幾多倍。從前國民政府正為掉以輕心,認為只要軍事勝利,其他可以迎刃而解,纔有這幾年來的失敗。當前的中共政權,也誤認為只要軍事勝利,其他可以迎刃而解,因而又招致了此刻勢將陷於不可避免的失敗。若果今天的國民政府,還是認為只要軍事勝利,其他可以迎刃而解,則殷鑑不遠,此後國家民族的前途,真要使人想來不寒而慄。

此刻中國共產黨的口號是「有困難,有辦法,有希望」。當知困難是真實的,辦法是想像的,希望是虛渺的。他們只因以一套想像的辦法,認為可以解決一切真實的困難,纔使他們堅決信仰他們那番虛渺的希望,纔使他們掉以輕心,在臨到成功關頭,重陷失敗。此刻的國民政府,似乎連一套想像的辦法還沒有,一旦重返大陸,將是有困難,無辦法,那會有希望呢?

然而我這番話,並不是故意來宣傳悲觀心理;讓我引用中國歷史上一句成語,說此刻的中國,誰也救不得,除非佛菩薩出世纔救得。我的意思,並不是說中國真個將救不得,但若你把此刻的中國問題看得太容易了,誰認為我可以救中國,誰即將加深中國之不得救。誰能真切瞭解中國不易救,誰能深刻認識對目前的中國無辦法,那纔始有辦法可尋,纔始有得救之希望。

毛澤東在其完成了二萬五千里長征,困處在延安土窰中的幾年,在他內心深處,應該不時感到他所領導的共產黨無辦法,無出路;在其深切感到無辦法無出路的心情中,纔始有辦法有出路可見。當他走進出京,軍事勝利衝昏了他頭腦,他開始感覺到前面一切有辦法,一切有希望,因而招致了他今天的無辦法,無希望。在他或許尚不肯認為真個無辦法,無希望,那將使他之無辦法無希望更加深,更嚴重。一切失敗,全由掉以輕心,認為我有辦法而終至於無辦法,認為我有希望而終至於無希望。今天的中共,便是國民政府當前一個好榜樣,好教訓。

今天的國民政府,應該痛切覺悟,在他們軍事勝利重返大陸之後,他們將一無辦法,一無希望。這是中國目前千真萬確的一個現實。誰明白了這一點,便知道,誰來掌握政權,誰來負責中國,誰就命定在跳火坑,誰就走近了惡運的失敗之神的面前。真有此瞭解,真有此認識,你能真切認為無辦法,纔始有辦法可言。你能真切感到無希望,纔始有希望可覓。這不是一句隨便說的空理論,只要你真切面對中國大陸之現實,你肯勿再掉以輕心,你自將接受我上面的意見。

中國共產黨在其軍事勝利之前,他們曾對中國民眾許下了好許的諾言,在這許多諾言裏,也曾獲得了中國民眾對他們的幻想而加速其勝利。此刻這許多諾言不能兌現,全國民眾開始失望而離心。為國民政府打算,在他們開始軍事反攻的前奏,是不是也該給與大陸民眾以幾許諾言呢?在我想來,凡有諾言,在最近的當前,是可以引起國內民眾幾許幻想的。在不遠的將來,勢將仍不能兌現,而徒然招致他們更大的失望。

然而,若是一無諾言,豈不成為為反攻而反攻,為重回大陸而重回大陸嗎?這又何貴於有這一番反攻,這一番重回大陸呢?在我想來,理想的新政權,應該是肯痛切面對現實的,應該勿再掉以輕心而完全以嚴肅與深沉的心情出之的,應該痛切承認自己之無辦法,而始於這種痛切認識之下來另找辦法的。今請本此意見,來代當前國民政府借箸一籌。

興國大業,決不是一件容易事。從國民革命創建民國到今三十有九年,試問興國成績何在?這裏面自然有許多因素,然而最大的則在全體國民對此興國大業實在沒有一番堅定的信心。這一種信心之建立,更不是一件容易事。至少在國民心裏,應該有幾個成功的人物來維繫他們的信仰,來鼓舞他們的精神。不幸而在此三十九年中,只有孫中山先生一人,算得是一個。當中共握得政權,試要將中國從頭五千年歷史一氣推翻的狂妄決心之下,他們對孫中山先生還是不敢輕易誣蔑,這是一件當前最好的例證。

蔣先生無疑是此刻中國唯一偉大的領袖,目前大陸民眾在中共政權水深火熱之下,無不重回頭來,希望蔣先生再回大陸。然而蔣先生再回大陸之後,如何使中國民眾對他不再感到失望?我們愛護中國,不得不愛護蔣先生,希望蔣先生此後不再失敗,成為中國近代興國史裏又一位成功的人物,好讓他也在中國民眾心裏永遠維繫著對他的信仰來作鼓舞精神的一個象徵。

若能由此著想,蔣先生果能在抗日勝利復員的前夕,早就潔身引退,國民黨政權最近的崩潰是否可免,我們暫不深論,然而蔣先生則早已成為中國全國民眾心坎裏一個象徵。中共軍事勝利,可以糟蹋國民黨與國民政府,卻糟蹋不到蔣先生。這樣幾年來的蔣先生,他對國家的貢獻,我想一定較之當前的蔣先生更偉大而且更輕易。

中國歷史所以能綿延五千年,經歷如許艱難挫折而屹然常在,我想有兩點值得在此一提。第一點是中國人常常崇拜失敗英雄而故意看輕成功的英雄,因此使中國人常在成功時適可而止,而在失敗時能奮鬪不輟。第二點是中國人常教人功成身退,因此中國歷史上常養育出許多成功的人物,永遠維繫著中國人的信心,永遠鼓舞著中國人的勇氣。此番蔣先生若果軍事反攻勝利,重返大陸,我想無論為國家前途計,為蔣先生自身計,是應該適可而止,急流勇退了。這便是無辦法下一個最好的辦法。蔣先生從此將不再失敗;蔣先生成功了,便是中國民眾內心精神上一番大成功。

在當前的中國,又出來一個成功的人物,好讓中國人增加信心,增加勇氣。這並不是蔣先生對當前中國困難不負責任,僅為個人功業名譽打算,實在是對當前中國打破困難的一個最好最有效的打算。一個人的功業,到底有限度。蔣先生自民十六領導北伐,完成統一,又經過抗日勝利一番艱苦卓絕的大奮鬪,此後若能重返大陸,把中國民眾再從中共政權下解放出來,蔣先生的一生事業,該可告一段落了。重返大陸後之一切安排,一切收拾,我們不該再來重勞蔣先生。

蔣先生抽身事外,無形中,在精神上可以鼓舞國人,可以讓國人心中多一成功的象徵人物,來增添信心,增添活力。美國建國到今不過兩百年,美國人所以有今天,華盛頓林肯許多人物之留在美國人心裏的影響,是遠超過今日之金元與原子彈的力量的。若使中國人對近代史的記憶裏只有袁世凱吳佩孚一些人,中國人將永不會有對自己的信心與勇氣,將來的興國大業,將永無希望。

此刻的中共政府,在百無聊賴中,只有借列寧史太林來建立信心,來鼓舞精神,這是他們命定的失敗處,而且蔣先生在他內心深處,必然也感覺到這一次流亡台灣重返大陸的波折,本不是不可避免的。他自該為此事真誠引咎,痛切表明他這一番再膺艱鉅,計劃反攻,並不在為個人爭勝敗,爭權位。一俟反攻勝利,即日翩然引退。這一表示,無形中必然在全國人心中引生一種說不出說不盡的精神感召與內心影響。而且蔣先生若在事前懇切有此決心,有此表示,他自己個人當前的一切用心,和一切措施,也會更達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境界的。

其次說到國民黨。國民黨在此三十九年的興國史裏,有他不朽的功績,這是不煩再言的。然而今天的國民黨,實在是腐化了,變質了,這也不容掩飾。今天的國民黨,應該首先來改造黨自身,其次纔談得到再來擔當改造國家。然而國民黨要改造自身,這不是件容易事。國民黨自身對他所揭櫫的三民主義的信仰,早已淡漠而且散失了。三民主義本身,無論在理論上乃及實際措施上,也該有一番與時俱新的改進。這一層,斷非急切所能完成。國民黨對自身改造無信心,如何會對再來擔負改造中國的艱鉅重任有信心呢?自己沒有信心的事,是千萬嘗試不得的。你若勉強嘗試,勢必失敗多於成功。

我想國民黨應該坦白承認,對中國當前的困難無辦法,一到重返大陸,來一個道地而真誠的還政於民,國民黨自身退歸一平常政黨的地位,埋頭來改造自己。待它精神新生,組織重歸健全,國民黨依然有它的前途。此刻國民黨在政治上的一筆本錢,拆穿說來,只在蔣先生一人身上。若國民黨仍要利用蔣先生來做政治上的賭注,把國民黨來拖垮了蔣先生,這是於黨於國兩俱無益的。

其三要說到一輩黨國要人以及政府大僚。有些在黨在政占居高位已逾二十年,有些也在十年之上,他們都已成為黨國之元老。其次五六年七八年不等的,也至少是要人,是顯宦了。這裏面當然不可一概論,其聲名狼籍,久為國人輿情所吐棄的不必說,其他雖無昭昭之惡,卻亦無赫赫之功。國事敗壞至此,我們並不是在春秋責備賢者,只是他們身居要津的時期太長了,他們理當負此一部分責任。

現在他們有些是在台灣,有些是在香港,有些則已遠颺國外。若果國民政府重返大陸,試問此輩人誠有良心,何面目重見國人父老?此刻正該是他們從頭懺悔的時期。我想他們此刻無論是依然在政府,或是不在政府,都該在良心上懇切負疚。第一是他們萬不能處身事外。第二是他們再不該鬧派系,耍手段。第三是他們再不該作馮婦之想,再不該重溫他們往日身踞高津之迷夢。他們應該一心一意,徹底認錯,徹底懺悔。

他們若果真心反對共產黨唯物的理論,他們便應該瞭解,只要他們此刻一念轉變,無形中便可有一番情神力量發揮出來。他們無論如何,此刻還是在代表著舊政府,代表著國民黨。他們每一個人,只在他們杜門閒居之中,只要真從良心肺腑中,肯吐露出一句兩句引咎認錯的黨,出於一人之口,入於別一人之耳,一個傳兩個,兩個傳十個百個,這真是速於置郵而傳命。較之無線電放送,較之飛機發傳單,更有力,更有效。只要以前十年二十年乃至五六年七八年來的黨國要人,真說是覺悟了,懺悔了,這一風聲傳播開來,同樣有它說不出說不盡的影響的。

只要和他們接近的人,真個相信他們是在認錯,在懺悔,真個相信他們只待一旦政府重回大陸,他們是只想做一個老百姓終身,再沒有絲毫功名之念的,而今日則只是盡其所能,在各自的崗位上,作真誠的努力,求贖罪,不求建功。這一個集團的精神懺悔,無疑地決然將產生無限而不可計的影響。這將給別人的精神上一番絕大的刺激與興奮。將來的新中國,明明再不是他們的事了,然而他們還如此般地在良心上奮鬪,在人格上努力。一輩自覺地感到對將來新中國會有地位有擔負的人,決然不會不從他們身上引生出內心的感動。

舊政府的污點,國民黨的頹風,都將在他們這一番集團的精神懺悔下洗刷,而淨化,而感召新生。至少在國民黨自身改造上,非得這一番壓在上層的元老要人之徹底懺悔,懇切認錯,集團的良心表白,是不會急切有下手處的。勇於悔過,勇於認錯,這也不是一件容易事,而且是一件難能而極可貴的事。縱使一個犯了絕大罪惡的人,當他判定死罪,在臨刑的一剎那,若誠心懺悔,這一剎那的懺悔心,仍將留在人世間,有其莫大之作用,回贖了他生前千罪萬惡而有餘。這不是宗教家的隨便話,這裏面實在有顛撲不破之真理。

此刻一輩國民政府元老要人,若是一個個分別而論,未必都可指摘。然而認錯懺悔,並不真就坐落在錯字上,這只是表現人的一種美德,一種至高無上的純潔心情。平心說來,也不該把國家當前局面盡推在幾十個政府顯要的身上。然而這幾十個人,真個肯將這一番罪孽認真擔當,認受在自己身上,即此一點,也便是國家前途一番光明。

這不是假意做得出來的事,這要在以往的黨國要人內心深處痛切真誠的感覺到,纔是真精神,纔有真力量。然而這事也並不難,一人如是,即可感召十人,十人感召百人,心理變了,空氣變了,局面也變了。革命先革心,攻敵先攻心。這纔真是一個聖潔的戰爭,可以勝敵於廟堂之上的。你若不信我話,我試問你,依然是那番舊心理,依然是那番舊作風,如何有把握重返大陸?又如何有把握在重返大陸後不再蹈已往的覆轍?

其四,我要說到此刻在政府的一批統兵大員。無疑的,目前是軍事第一。除非軍事勝利,其他一切談不上。然而軍事勝利,並不是一切的勝利,毋寧是軍事勝利最易冀。政治接收之困難,將萬倍於軍事佔領。軍人執政,至少是民國三十九年來一件對完成興國大業最大的障礙。軍人在勝利來臨的時期,在歌頌勝利崇拜英雄的一片歡樂空氣中,最易忽忘了他們的本分。若要此後真有一個理想的新中國出現,一天軍事勝利,一應統兵大員便應該即速交出軍權,再不重蹈以前三十九年來軍人執政的舊覆轍。一面也好讓政府即速裁軍。

這一點,此刻在台灣一應的統兵大員,均應事先深切覺悟。若使以往三十九年來,每一次戰爭結束,在勝利一方的統兵大員,早就有此覺悟,中國決不致有今天。若使此後的中國,仍將由統兵大員來領導政治,中國前途也決然無望。這決不是看輕目前的統兵大員們;即為目前一批統兵大員私人打算,他們肯在事前早有此覺悟,早有此決心,一旦勝利來臨,即決然解甲歸田,絕對不預聞政事,只在這一決心上,便將使全部軍心士氣,振作百倍。真個明白我們的統兵大帥,出生入死,所為是國家,是民族。這一信心,便強過了平添百萬大軍。

而統兵大員們的一切計劃,一切措施,在此公忠為國,恬澹犧牲的偉大決心之下,自然也會平添無限智慧,無限勇決。而在勝利以後的那番退不居功,瀟然物外的高風亮節,更將形成軍人的最高典範,與英雄的最高風格。如是的勝利,始是永遠的真勝利。否則民國以來,一應軍人在軍事勝利後留戀政權的最後下場,豈不可做自己的借鏡?

上面說了許多話,或者要疑心我太消極,太悲觀,沒有提出正面積極的主張。若果今天國民政府誠心接受我此一番忠告,將來重返大陸,全都潔身引退,此後中國殘局,又將是誰來收拾,誰來安排?我想這並算不得是一問題。若果如作者所言,此後將引致中國一新生,中國全體民眾將會在此新生中歡欣鼓舞。「老僧已死成新塔,壞壁無由見舊題」。

若果抗戰勝利時的國民政府,早具備了我上文所述的這一番心情,中國斷不致有今天。若果共產政權初在北平得志,也具備此一番心情,中國也斷不致有今天。若果民國三十九年來一切操握政權者,在其政權到手之日,能具備此一番心情,中國將隨時有新生,隨時可以扭轉局面,都不會有今天。若果真瞭解真信仰民主自由的政治理論的人,也決不懷疑到我在消極,在悲觀,而怪我不曾提出正面積極的主張來。中國的將來,終會有具備此一番心情的操握政權者出現,而中國遂以得救。誰具備這一副心情,誰就是佛菩薩。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世界局勢與中國文化(五版)》,東大出版

作者:錢穆

  • momo網路書店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中國歷史文化之眼向內梳理思想源流、向外盱衡世局!
清末明初世界局勢影響下中國的自處之道為何?

本書乃彙集三十年之散篇論文,共三十題,就其中一題,取名為《世界局勢與中國文化》,討論當前世界局勢之演變,及中國文化在此變動局勢中應如何自處之道。所涉方面甚廣,論題或大或小,或專或通。每題各申一義,而會合觀之,則彼此相通,不啻全書成一大論題,而義去一貫。其間各篇,雖因時立論,而自今讀之,亦無過時之感。因本書作者,本對世界局勢與中國文化,抱一堅定深入之信念,故因機解發,自有泉源混混,不擇地而出之致也。

世界局勢與中國文化_立體書封
Photo Credit: 東大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