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芥川獎首位台灣得主李琴峰:獲獎是理所當然的,我在自己的作品中放進了全力

【專訪】芥川獎首位台灣得主李琴峰:獲獎是理所當然的,我在自己的作品中放進了全力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評審認為《彼岸花盛開之島》有些用字遣詞不夠細緻,但內容融入多種語言做安排,凸顯日語是在變化的,因此這部作品得芥川獎對日本文學的意義很大。李琴峰對此表示,這是她自己創造出來的,這種的小說她未曾讀過,但很想實驗。

文:楊明珠

台灣旅日作家李琴峰14日榮獲芥川龍之介獎,出席記者會時她表示,得獎最要感謝的是讀者。會後被《中央社》問到得獎的感想時說:「我覺得是理所當然的。」她並非驕傲才這麼說,而是有理由的。

李琴峰在文藝春秋出版社得知獲得芥川獎後,趕至帝國飯店記者會現場。她在記者會上被問到得獎的心情時表示,首先要說的就是感謝,因為小說可一個人寫,但要變成書籍給讀者看的話,需有很多人參與,最要感謝的就是讀者。這些讀者可驕傲地對別人說:「我在她得芥川獎前就讀了她的作品。」

李琴峰是第二位非以日語為母語的作家獲得芥川獎。第一位是來自中國的女作家楊逸

李琴峰今天在記者會上表示,以非母語寫小說是很艱苦的,所以自己還沒當上作家、還沒正式出道當作家時,很敬佩楊逸。能繼楊逸之後成為第二位非以日語為母語的芥川獎得主,感到很榮幸。

被日媒記者問到想在日本文學史上扮演何種角色時,李琴峰說,自認自己每一項作品都讓日本文學確實更新了。不過,想到自己將來要在日本文學扮演何種角色時,覺得要理解且整理、分類出來的話,那可能是評論家或研究的工作。

她說:「我就是盡力地把自己認為很重要的問題意識寫進小說中,寫下自己想寫的,這樣就是了。」

今天芥川獎的評審會上有評審對《彼岸花盛開之島》(彼岸花が咲く島)做出的評語指出,李琴峰打造了獨特的語言空間,讓人感受到對日語未來的展望。

記者會後,李琴峰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覺得自己獲獎是理所當然的,但並非我的作品比別人好,而是我在自己的作品中放進全力,並且努力地把它寫好,把想寫的東西寫出來了。」

她表示,不管得什麼獎,都是理所當然的。但是就別的角度來看,其實得不得獎真的是很靠運氣,假如今天一位評審換掉了,可能得獎者也就換人了。

她說:「就得獎這個歷史事實而言,是個很靠運氣的成分,不管如何我覺得很榮幸。」

有評審認為《彼岸花盛開之島》這小說的有些用字遣詞不夠細緻,但內容融入多種語言做安排,凸顯日語是在變化的,因此這部作品得芥川獎對日本文學的意義很大。

對此評語,李琴峰對《中央社》表示,她在這部新作當中創出三種語言做運用,這是她自己創造出來的,這種的小說她未曾讀過,但很想實驗。

她把中文、日文、台語,還有某些琉球語混合在一起,做出一個新的語言,就是一種類似克里奧爾語(Creole)的混合語言。(在宜蘭,以賽德克語都達群的單詞及語法為基礎,加入大量日語、賽考利克泰雅語等語種的詞語與語法,經語言石化過程混合而成的新語種)。

她表示,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構想,部分原因是因她主修過語言學。再者,她知道宜蘭有一個和日語混合而成的克里奧爾語,所以有這樣的知識,於是她就想或許可做個語言實驗,然後就把它寫出來了,這是個蠻新的嘗試。

photo-3
Photo Credit: 中央社
「165屆芥川獎及直木獎」得主14日揭曉,台灣旅日作家李琴峰以新作《彼岸花盛開之島》獲芥川獎。李琴峰在台已出版的著作包含了《獨舞》、《倒數五秒月牙》。

今天在記者會上,有日媒提及李琴峰在先前的作品曾提及「太陽花運動」,這次新作中寫到中國和台灣之間的關係。

被《中央社》記者問及,為何納入這些政治因素時,李琴峰答說:「政治影響我們生活的很多層面。包括我們生活上很多難題和困境是都來自於政治因素,所以我覺得小說、文學這種東西沒必要刻意去避開政治因素。」

她在記者會上答覆日媒時表示,不會特意去避開政治,可能與她以前所閱讀的內容有關。她國中、高中時大部分閱讀台灣文學,大學主修中國古典文學。

她對《中央社》記者表示,譬如「楚辭」篇章中的「漁父」記載屈原的故事,這與政治有關。她認為以現代文學來講,也有很多與政治有關係,特別是今年台灣與中國的局勢很緊張。

她說:「政治確實就是影響我們的生活、人生,甚至是生死,所以我覺得那是必須寫的。」

她表示,或許自己閱讀書籍的範圍沒太廣,但就她的觀察,特別是近二、三十年日本的純文學真的蠻避談政治,比較會去寫一些個人的內心世界或內心探索。她認為這不是不好,但感覺是有點刻意避開政治或社會問題的因素。

「台灣這個環境有給妳一些什麼樣的土壤,讓妳可朝著(中、日文)寫作方面的發展?」

李琴峰答說,因為台灣被日本統治過50年,在流行文化的部分,接受日本文化的速度非常快,快到讓人驚訝的地步。像她這次得芥川獎,台灣就立刻報導。或者是日本出版了什麼輕小說,台灣就立刻翻譯出來。她覺得就是在這樣的土壤,讓她有機會去親近日文。

結束訪談,記者對李琴峰用台語說:「你很行(ri chin gau)」,她笑了出來,因為她在《彼岸花盛開之島》小說中多次用到這台語語詞。

新聞來源:李琴峰獲芥川獎 自認作品為日本文學帶來創新【專訪】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