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亮藝術力》:「沒有藝術天分」,是否決定了藝術課堂上的學習表現?

《點亮藝術力》:「沒有藝術天分」,是否決定了藝術課堂上的學習表現?
Photo Credit: Sigmund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種學習動機低落甚至喜歡搗蛋的學生,是教室裡的「小惡魔」,也是老師喪失教學熱忱的主因。但是,我們要問的是,他們在藝術課堂表現不佳,真的是因為沒有藝術「天分」嗎?

文:孫菊君

藝術課堂的兩種學生

藝術課堂往往有兩種學生,一種嫻熟藝術,他們的造型手繪能力好、樂器演奏能力佳、歌唱技巧優異、肢體律動和諧優美……但是同時有另一種學生,一出手、一開口、一起身,便粗拙僵硬,一般將之歸類為「沒有藝術天分」的學生。在藝術課堂上,天生能力的優劣設定,是否決定了藝術學習上的表現?

嫻熟藝術的學生,課堂表現主動積極,繳交作品與成果表現完整度高,容易達成老師所期待的教學目標,成為課堂上老師鍾愛的「天使型」愛徒。他們常常受稱讚,成果能公開展示,張貼在教室布告欄或校園特定的優秀作品區。校慶日、校務評鑑日、反毒宣導週、友善校園宣導月……成為學校展現教學成果的樣板。又或是因為音感佳、反應機敏、肢體動作優美、表演慾望旺盛,受老師賞識,獲選為直笛隊、合唱團、廣播小天使、學校劇團……等校隊成員。因此,他們不只是被看見,更多了額外接受專業指導的機會,代表校方參加各項校際競賽,有更多機會獲得獎項,相關藝術才能備受重視,同時,也是代表老師教學高效能的證明。

另一方面,在藝術課堂中總是狀況外的學生,長久以來所承受的挫折,造成對藝術課程興趣缺缺,不斷提示自己缺乏藝術天分,就算努力也無法獲得老師的讚美與肯定,習得無助感表現在課堂上的具體行為,便是對任何學習活動的參與意願低落,對老師講授的內容無感。有的人眼神渙散、腦袋放空,甚至乾脆趴著補眠,有的人總習慣夾帶學科作業到藝術教室,上課時間剛好拿來罰抄寫、背注釋、背單字、算數學,罔若無人。

任何一位老師在自己的課堂上看到這種情況,很難不動怒,師生關係不時處於緊繃狀態。而如果屢勸不聽,老師也無可奈何,便可能如此說服自己,與其生氣,不如安然接受:「就是有學生不愛上藝術課吧!自己學生時代也曾痛恨怎麼樣都聽不懂的XX課(數學、理化、英文 ……),不是嗎?」

師生除了在課堂上同時遭遇挫折之外,作業成果更是彼此心中的痛。美術老師發派的作業,永遠收不齊全,導致大多數老師不願指定課後作業,所有進行中的作品製作,一律全部留存教室,以免一旦離開教室現場後有去無回、屍骨無存,下堂課還得一切重來,耗費時間又浪費材料。下課鐘響後,學生就將課程遠遠拋在腦後,一週之後,學習效益幾乎降到零,一切必須重來,可以想見校園的藝術課程為何總被認為淺碟化,難以深刻累積。

再看看學生對作業的態度,更是心不在焉。尚且在意藝術課分數的學生,不是勉強應付,便是找槍手代辦。不在意的學生,自然是隨便草率,甚至兩手一攤,撇上兩筆便草草繳交。音樂、表演課的上台發表,永遠會有學生杵在一旁,不開口、不演練,而老師一點辦法都沒有。

「喔喔,我沒有要學到什麼東西,但是這堂課,拜託讓我放空,不要煩我!」

這種學習動機低落甚至喜歡搗蛋的學生,是教室裡的「小惡魔」,也是老師喪失教學熱忱的主因。但是,我們要問的是,他們在藝術課堂表現不佳,真的是因為沒有藝術「天分」嗎?


養成教育的僵化

成為藝術老師的我,自然是在求學過程受到許多老師的賞識與肯定。我從小喜歡塗塗抹抹,現在還清晰記得幼時和妹妹趴在地上畫螞蟻窩的景象。在一條代表地面的水平線之下,有彎彎曲曲的通道,通道連接著許多洞穴空間,姊妹倆幻想著這個空間是儲藏食物的、這裡是睡覺的、這裡是蟻后住的,然後那裡是餵螞蟻寶寶的……兩個小女孩在畫紙上馳騁著無邊無際的想像力,好開心。

母親看我們姊妹那麼喜歡畫畫,便四處打聽,找著了一位在附近開課的畫畫老師,送我們去學習。記得那是在集合式住宅公寓樓上,老師家的客廳,打著一張大桌子,每週六上午的畫畫課,小女孩們畫著各種印象中的生活場景:月台坐火車虎頭山公園、去杉林溪玩……不同節日畫不同主題,母親節畫親愛的媽媽,中秋節畫頂樓賞月戴柚帽吃月餅……母親看我如此興味盎然,又得知桃園市東門國小有美術資優班,便積極打聽桃園大街上一家規模很大的才藝班,在考前把就讀小二的我送過去訓練。我對這段考前的才藝班學習毫無印象,連當時心情是緊張還是高興,都完全不記得,只知道後來因為不諳考試形式而落榜,連性向測驗都沒通過。

我的繪畫學習,因為國小美術班的落榜而暫時中止,轉而參加珠算班、作文班和英語會話班……。我依然是那個愛畫畫的孩子,但只限於每週一堂的美勞課時段,其他時間都被各種課後輔導、其他才藝補習所填滿。即使如此,國小六年級,美勞老師看見我的潛力,建議我報考國中美術班。美勞老師還特別撥出時間,在課餘幫考學生加強描、水彩等考科。

當時,桃園僅有桃園國中是唯一的美術資優班,我還記得,考場安排在偌大的禮堂,一組組的靜物台與畫架整齊排開,起碼集合了上千名考生,場面極為壯觀,競爭激烈可見一斑。而僅是臨時抱佛腳的我,當然又落榜。

連續兩次嘗試征戰美術班落榜的我,心底確定自己的美術天分未到「資優」程度,也就放棄往美術這條路前進的想望,專心於學業,直到再一次被高中美術老師在課堂上發掘與支持。曾兩度被拒絕於美術班窄門外的我,這次在自己的堅持之下,最後考上師大美術系,走上以藝術教學為志業的路。

回想自己一直那麼愛畫畫,也不斷被各階段的老師肯定,對應著肯.羅賓森對「天命」的定義:「天命是天生資質與個人熱情結合之處。」天命的兩大成分,是「天資」與「熱情」,兩個先決條件是「態度」與「機會」。羅賓森提出,要確認自己的天命歸屬,順序大約如下:「我有、我愛、我要、在哪?」

我也盤點了自己在藝術天命上的資源:

我有――
我擁有遺傳自母親的美感資質,靠著直覺便可以感受、理解並選擇視覺上和諧美好的事物。

我愛――
在畫畫時,我很容易進入「心流」狀態,得到單純且深刻的喜悅,心滿意足。

我要――
面對充滿壓力的術科考試及競賽,我沒有逃避,願意承受壓力去準備與投入,也願意在失敗挫折時,重新點起激情的火花,主動積極把握下一次的機會。

在哪?――
因為受到母親與各學習階段的美術老師賞識,幸運的試探自己的天資所在,也獲得比別人更多的機會與支持。

即使是如此幸運的我,一旦面對重要的測驗,鑑別一個學生是否具有資質,值得國家投資栽培成為專業藝術人才的美術班考招制度,依然連續跌倒兩次。而鑑定測驗的形式,是將藝術考試壓縮在一或兩天,用高密度的時間、制式的考試規則與內容,來鑑別學生在藝術上的天賦表現,其所鑑別的,往往是學生對考試形式的精熟度,並非真正的藝術才能天賦。

考招制度的僵化形式,讓整體藝術教育自小學之後,幾乎全面趨往以技術精熟為導向的教學方式。而藝術老師的成長經驗、學習歷程、固著觀點、社會期待、考試制度、師培過程、競賽標準、職場文化等等,都讓老師唯一掌握的評判之尺,既短又苛。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點亮藝術力:打造有感學習的創意課堂,讓天賦發光,啟動面對未來的關鍵能力》,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孫菊君

面對AI新世界,藝術力是關鍵!

只有學科能力絕對不足以應對遽變的未來,
藝術課堂是翻轉教學前哨站,
以藝術課堂的多元視野啟發創意、追隨熱情,
培養「深度學習力」和「視覺思考力」!

SUPER教師孫菊君首部力作,張輝誠撰序推薦

你曾在藝術課因為習得無助而留下陰影嗎?
你曾以為藝術課是可有可無的附屬科目嗎?
這本書讓你重新體會學習藝術的積極價值。

我深信,你、我和我們的孩子,都可以從寬廣的萬象世界與深邃的內在美麗,提取源源不絕的創意寶庫,點亮藝術力,輝映那條通往未來的道路!——孫菊君

藝術不是副科,並非繁重學科中的調劑

  • 覺知教師自身養成教育的僵化,鬆開評判的標準
  • 在藝術領域的多元面相裡,總有適合不同學生擅長發揮的方式,多方探索才是學習階段之首要

藝術課堂的積極價值

  • 用藝術看出關鍵,鍛鍊思考
  • 藝術是觀察感知的能力,是溝通表達的能力,可以練習思考,發揮想像力,勇於冒險、敢於犯錯,將構想付諸實現,創造與創新
  • 運用ORID焦點討論法提問策略,幫助學生體驗完整的思考歷程
  • 老師應著眼於「Why」(為什麼教)和「How」(如何教),而不只是聚焦於「What」(教什麼)

溫暖正向的分組機制

  • 靈活多元的「藝術大聯盟分組法」,讓學生找到並運用自己的天賦
  • 提升學習動機的遊戲化情境設計
  • 個個有事做、人人有價值,互助協作以共創共好
getImage-2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