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黨推出《我們與房的距離》,但北市居住不正義的加害者就是黨主席柯文哲

民眾黨推出《我們與房的距離》,但北市居住不正義的加害者就是黨主席柯文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北市公宅預算最多、蓋最多,但也是拿來特權交關的戶數也最多,完全稱不上居住正義,還有違法轉租的悲慘新聞出現。民眾黨在談居住正義時應該問自己:北市特殊的加籤制度法源何來?為何住在公宅對面的人非經濟社會弱勢卻可以加籤?

先讓我們看看新聞事件的相關時間序:

零秒出手,民眾黨的「居住正義」公關危機

公關危機,襲來。

疫情之下,台北市先是7月11日被踢爆信義區租屋族染疫,12日議員踢爆北市不讓外來戶籍租屋族檢測,爭取之後黃副市長才鬆口放行。加上4月的時候,立委邱顯智在立院踢爆北市居住不正義的狀況,租屋族只有5%反而是獨厚特定里住在公宅對面的民眾可抽高達30%的戶數。此外,還有里民特權加籤、有房之人規避房產密技等方式,導致中籤機率天差地別,北市既有的黑戶房東完全沒有被柯文哲的公宅給撼動,市場導正的政策目的效果幾乎為零。

這下子可緊張了,居住正義的神主牌被砸還得了,台北中心主義的耳語漸漸蔓延開來怎麼全面執政呢,於是黨機器馬上動起來,只籌備了一日民眾黨智庫以及黨團立委大開記者會,只好提前祭出準備已久的算命網頁遊戲《我們與房的距離》,左拉崔媽媽右拉OURS高談居住正義。

因為撞倒天公爐之後,大家也不用拜了。

6ucdcrluro8x4wyr6j4rh590urxtqz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年輕人抽不到公宅,究竟是誰的問題?

當一個記者會是達成公關洗白目的,而非實質解決政策問題時,其實就不必期待什麼。

7月13日一連兩場的記者會的主軸,就是抨擊中央政府無所作為,歧視年輕世代的不正義。黨的護旗手蔡姓發言人更以自己是南部小孩為例,在螢幕前睡眼惺忪地大力抨擊世代的不正義。殊不知,要是以他這樣身分的身在北市去抽健康社會住宅,中籤率只有0.83%。他要是去抽南港東明社會住宅,中籤率只有0.68%。要是他去抽籤絕對打輸加籤的里民20.61%以及24.46%。

這就是典型居住不正義的受害者,加害者就是他的黨主席柯文哲。

圖片1
《我們與房的距離》遊戲網頁畫面

打開民眾黨美麗的遊戲頁面,文字寫「看新聞說社宅興建完工,但就算有資格抽籤,抽中機率堪比樂透。」我想請問是什麼樣的樂透,東明里民可以放了兩倍的籤進去籤筒,為什麼這些非弱勢的族群可以有雙倍的中籤機率,而且並沒有法源依據?

圖片2
《我們與房的距離》遊戲網頁畫面

遊戲網頁上寫中籤機率文字敘述「聽說中籤機率只有10%,只能拜拜求保佑了」,看到這裡真的是想說:台灣民眾黨政策智庫可以用功點嗎?因為不是10%,而是20%以上的強勢倍率。

圖片3
作者提供

上面講的里民霸權,跟台北市民對決也是大贏,更何況自稱自己是南部小孩的蔡姓發言人,要是抽東明的中籤機率的話,不到1%,而是只有0.68%,何其可悲。

中央在哪裡?記者會絕口不提東明、健康社會住宅的建設台北市拿了中央補助24.48億新台幣才蓋成,但卻大言不慚地批評中央政府做了什麼?兩場記者會跟線上直播都沒提及北市現況,這個六都唯一敦親睦鄰霸氣倍率又加籤討好在地里民惡質情形,一句都沒有講。

圖片4
作者提供
台北擁有中華民國最高比例的「敦親睦鄰戶」

從監察院到立委都批評,三成保留戶居然還是現在進行式

實際上,北市公宅預算最多、蓋最多,但也是拿來特權交關的戶數也最多,完全稱不上居住正義,還有違法轉租的悲慘新聞出現。

不過,是來上節目的民間團體卻一個字都沒敢發難,更厲害的是,七月底要線上抽籤的中南社宅,仍然擁有全中華民國最高的30%在地區里保留戶,這正是監察院2018年罵到現在2021邱顯智還在罵,明明連內政部次長花敬群也覺得太高的比例,但柯文哲就是不修正。

圖片6
作者提供
中南社會住宅招租規定 依舊霸氣三成 該單位將在7月29日抽籤

就像是買梳子給和尚,明明不存在卻要硬是要創造需求,憑什麼住在公宅對面的人,對公宅有最急迫的居住需求?而且對這些人不只保留固定戶數,還提供加籤,等於雙重的優惠以及保障,這就是柯文哲在2018年說的「要讓里民有利可圖」,但就擠壓了真正有需求的台北市民、北漂族。

圖片7
作者提供
東明社宅中籤率,一房型加籤就有51隻

權力太迷人了,台北市居住正義的金身至今不破,媒體也都認為柯市長的居住正義做得真棒。因為地方的綁樁比起外縣市沒選票之人來得重要,這11萬人在台北市工作生活戀愛消費,大多數住在黑戶房東也免稅,但這些人卻也替北市的公司貢獻了勞動力增加了北市的稅收,但似乎沒有被柯文哲放在眼裡。

可是居住正義等同病毒防疫,選票怎麼還會在第一時間內被放入考量?特權疫苗引起全國關注,但特權公宅在北市橫流,民眾黨卻可以在那邊裝作沒有看到?蓋公宅想要達到居住正義的目的,卻變成了二度剝削的加害者,民眾黨要繼續執政,真的要用心解決世代的不正義,並面對自己靈魂深處的聲音。

綜上,民眾黨想要執政,必須面對自己的靈魂拷問:

一,北市特殊的加籤制度法源何來?為何住在公宅對面的人非經濟社會弱勢卻可以加籤?

二,住在公宅對面的人,為何能避開房地產「北北基桃不可以有房」的限制?

三,為何百分之三十的敦親睦鄰戶打死不退,我也知道不可能為零,但監察院、立委、議員、人民拜託你調降,卻在7月底的中南公宅繼續維持2018年一樣的高比例30%,同時也是六都最高紋風不動?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