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捐款可能爭議—非營利機構經理:捐款前要先做功課

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捐款可能爭議—非營利機構經理:捐款前要先做功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於高風險懷孕中心的潛藏爭議,台灣女人連線秘書長陳書芳表示,不認同對於人工流產,只提供片面資訊、更甚訴諸於道德與情感壓力的方式來說服婦女不去進行人工流產。高風險懷孕中心則強調「會尊重女性的選擇」。而對於捐款這件事,張瀞仁認為應該「是雙方的信任」,陳書芳則表示,應該要先了解受贈單位是否符合自己的理念。

6月22日,立陶宛宣布將捐贈台灣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以下簡稱AZ)疫苗2萬劑。而為了感謝立陶宛的疫苗捐贈,台灣民眾紛紛捐款給立陶宛的慈善機構。其中,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Krizinio nėštumo centras)募得的資金更在短短10天內達到13萬5000美元(約新台幣378萬元)。

不過,相關資料指出,高風險懷孕中心可能有爭議,例如會因為機構本身對於墮胎的看法,提供片面或偏頗資訊說服前來尋求諮詢的非預期懷孕女性不去進行人工流產。對此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沒有直接回應關於墮胎的看法,但闡明該中心會「尊重女性的選擇」。

另外,針對捐款者與受贈單位,美國非營利機構Give2Asia亞太經理張瀞仁認為,應該建立在信任之上;台灣女人連線秘書長陳書芳則表示,民眾在捐款前應該要先對捐款單位有所了解。

感謝立陶宛捐疫苗,台灣善款湧入立陶宛非營利組織

根據《中央社》報導,立陶宛在6月22日宣布捐贈台灣2萬劑AZ疫苗給台灣,而6月23日張瀞仁邀請台灣民眾捐款給立陶宛社福機構,表達對立陶宛的感謝。而後其中一個社福機構——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來信感謝,表示共收到87筆捐款,且全來自台灣。之後更多善款湧入,遠遠高於原先高風險懷孕中心設立的4.3萬美元目標。

張瀞仁在接受《關鍵評論網》訪問時表示,當時是因為在立陶宛捐贈疫苗後,身邊許多人都做出行動來回饋立陶宛,例如購買立陶宛的產品等。而她也想做出一些回饋,因而選擇捐款給全球捐贈網(Global Giving)平台上立陶宛非營利組織的募資專案。

當時只有3個組織的募款需求,分別為高風險懷孕組織(Krizinio nėštumo centras)、媽媽聯盟(Mothers' Union)以及兒童癌症基金(Children Cancer Fund Rugut)。她接著順手將這3個募款需求發表在臉書貼文,並表示如果有人跟她一樣,想用不同的方式表達感謝,可以參考她的回饋方式。

提及為何以全球捐贈網上的立陶宛組織作為捐款對象,張瀞仁說,因為美國對於與海外非營利組織的合作與捐款,是以非常嚴謹的態度看待,會有像是全球捐贈網這樣整合捐贈者與受贈單位的專業第3方平台,而這樣的平台會先審查過募款組織的財報、法律文件等等,檢視募款組織是否依據該組織所述來執行專案。

由於在Give2Asia的工作經驗,同樣也是致力於媒合捐款人與非營利組織的機構,對張瀞仁而言全球捐贈網是值得信任的募資平台。

shutterstock_1662335680
示意圖。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達志影像

高風險懷孕中心潛藏的可能爭議

不過,其實在這3個組織中,高風險懷孕中心就是否以偏頗資訊說服女性不墮胎這點來說有一些爭議。例如2018年一篇發表於美國醫師協會倫理期刊(AMA Journal of Ethics)的論文中就有針對美國的狀況指出,高風險懷孕中心這樣的機構,會因為機構本身的宗教信仰影響其提供服務。當懷孕婦女前來求助,會不給予完善評估,也會以錯誤資訊誤導女性,說服女性不去進行人工流產。

陳書芳接受《關鍵評論網》訪問時也表示,就全球的狀況來看,的確國外相關資料有指出,類似高風險懷孕的機構會有說服非預期懷孕的女性不要做人工流產的情況。當然,她肯定這些機構對於非預期懷孕女性的支持,然而如果對於人工流產,只提供片面資訊、更甚訴諸於道德與情感壓力的方式來說服婦女不去進行人工流產,就不是那麼認同。

她也說,人工流產應該是很中性的事,應該要提供充分資訊來讓女性判斷。而且目前社會對人工流產其實還是有汙名化的情形,相信女性在決定選擇墮胎與否都有很大的壓力,但如果在一旁協助與陪伴的人也是用情感和道德來勸說,心理上的壓力會更重。

而談到立陶宛的當地人工流產的狀況,陳書芳也表示,立陶宛在信仰上非常保守,可以理解會有人工流產被壓抑的情形。

影響墮胎決定的爭議,高風險懷孕中心怎麼說?

除了其他國家的資料,其實也有立陶宛當地人指出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的問題。例如立陶宛紀錄片導演Elena Reimeryte就曾於7月8日投書《Open Democracy》,指出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的確會以情感壓力來說服女性不要選擇墮胎。

對於這些問題,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創辦人之一Zita Tomilinienė並沒有直接回應高風險懷孕中心對於墮胎的看法。不過她告訴《關鍵評論網》記者,高風險懷孕中心會鼓勵女性不要急著做出墮胎的決定,然後也會傾聽婦女的期望、恐懼與問題,「會尊重女性的選擇」並提供專業人士協助諮詢,當然如果有女性最終選擇墮胎,也會提供相關資源協助。

捐款是信任,也要對機構多做了解

對於捐款者與捐款對象之間的關係,張瀞仁表示,「捐款這件事是雙方的信任,因為信任是雙方面,捐贈者要信任自己捐助的非營利組織。」不過,每個人對於信任的點不同,如果捐款者不信任第3方平台拿來判斷的標準,也可以不要捐給第3方平台上的募款專案,選擇捐款給自己信任的組織即可。而如果認為第3方媒合平台的調查做的不夠,也可以聯絡這些平台。

另外如果捐贈者想要更了解自己捐贈的單位,可以先去查詢組織的官網資料,若仍有疑惑,可以詢問該機構在處理特定議題的流程。

陳書芳則認為:「捐錢出去這件事,自己要對自己負責。」她說,民眾在捐款前要對捐款對象有更多了解,如果捐款後發現自己所捐助的機構並不符合自己的理念 ,並為此後悔,會是很可惜的事。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曾凡芸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