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票日倒數 倒數
0
23
11
50

前往選舉專區

坎城影展不畏中國放映「反送中」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安慰了活在恐懼中的香港人」

坎城影展不畏中國放映「反送中」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安慰了活在恐懼中的香港人」
Photo Credit: 《時代革命》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對於坎城影展來說,選映《時代革命》會是一場與中國意識形態的抗爭對立,未來中共極有可能採取強硬手段,全面封殺抵制坎城影展,影響未來中國電影參展的態勢。

第74屆坎城影展即將於7月17日落幕,在接近落幕的時刻,坎城影展官方突然宣布,將於16日在「特別放映」單元播放香港導演周冠威執導的反送中紀錄片《時代革命》。坎城影展作為世界級的影展殿堂,此次播放「反送中」題材的作品,自然挑起中國的敏感神經,此舉更可能是坎城影展賭上未來與中國的關係。

台灣影迷對於周冠威導演應該不陌生,去(2020)年周冠威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幻愛》在台上映掀起討論,且在金馬獎與另一位編劇曾俊榮共同拿下最佳改編劇本獎。

揮別《幻愛》之後,周冠威的全新紀錄片《時代革命》片長2.5個小時,片名則直接挪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後半句,內容為周冠威跟隨7名示威者記錄的反送中運動。從片名、內容檢視,此紀錄片註定觸怒香港與中共,並大膽挑戰香港國安法。

NQ1uf83
Photo Credit: 《時代革命》

不過,縱使中共當局近期對於「反送中」全力封鎖與鎮壓,但香港的創作者仍大膽用鏡頭紀錄相關影像,今(2021)年4月舉辦的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就策劃了《敬!香港/CHINA獨立紀錄片》單元,當中選映備受注目的紀錄片《佔領立法會》和《理大圍城》等片。而《佔領立法會》也曾入圍去年金馬獎的最佳紀錄片。

至於《時代革命》能在坎城影展放映,對於世界影壇來說深具指標性意義。根據《華爾街日報》指出,周冠威是在今年春天寄出《時代革命》的初剪給坎城影展,而獲知將在「特別單元」放映後就動工完成剪輯,且當時以防萬一,將所有毛片送出香港境外,最終在6月底寄給坎城最終的剪輯版。

周冠威秘密製作紀錄片《時代革命》兩年時間,朋友都曾勸周冠威離開香港,或是在紀錄片當中匿名、撤出,但周冠威反對這些做法,堅持公開自己的名字,並表示不想輸給這些恐懼,「我不想推測底線在哪裡,只有這樣,我才能保有自由,這部電影應該是一部受言論自由保護的合法電影。」周冠威在《華爾街日報》的訪問中如此表示。

RTXDRGZ5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周冠威

不過,《時代革命》的相關工作人員,包含剪輯師、攝影師等等,有的選擇匿名,有的則是結束合作關係,至於在片尾字幕的工作人員名單,則化名提到該片是由「香港人製作」(By Hongkongers)。

周冠威進一步在訪問中說明:「拍攝《時代革命》期間,我曾被水砲車的水砲攻擊,也曾被橡膠子彈擊中,甚至在剪接室情緒崩潰,不得不停止剪輯,在最終剪輯版交給坎城的隔天,我甚至夢見被警察追捕、毆打的噩夢。」至於,在得知周冠威製作紀錄片《時代革命》後,周冠威下一部電影的主要投資者就撤回資金,猜測此舉是擔心與周冠威得牽連,都將帶來與中共相關的審查與麻煩。

香港政府為了配合國安法,6月初才宣布修定《電影檢查條例》,要求在香港上映的電影內容受檢查時,要考慮電影內容「可能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罪行」。之前電影檢查內容並未涉及國家主權等政治因素,僅就暴力、罪惡、不雅等內容檢查。

上個月,台灣首部婚姻平權紀錄片《同愛一家》原訂將於香港放映,但經過審查之後撤銷放映,各界都在猜測與港區國安法有關。其餘像是早前的《理大圍城》、《風再起時》、《執屋》等片皆陸續撤銷放映,而以「反送中」為題材的《時代革命》,在香港或中國放映的機會更是微乎其微。

對於作品沒辦法在中國上映,周冠威也有其經驗。2015年,周冠威和郭臻、黃飛鵬、歐文傑、伍嘉良等新銳導演共同創作的《十年》,以5個短篇故事《自焚者》、《浮瓜》、《冬蟬》、《方言》、《本地蛋》勾勒對2025年香港的想像,但由於影片大膽討論了香港的政治,探討九七回歸後的變異,遭到中國全面封殺。

不過《十年》當時仍然獲得香港業界的力挺,在2016年時榮獲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甚至開啟《十年泰國》、《十年日本》、《十年台灣》的相關計畫,在這三個地方的創作者,都以各自的想像,試圖理解「十年後的未來」。

而根據《綜藝報》指出,對於能在坎城放映《時代革命》,周冠威表示:「很榮幸《時代革命》能在坎城做世界首映,我想對坎城致上衷心的感謝。香港的失利遠遠超出任何人的預期。而坎城的選映安慰了許多活在恐懼之中的香港人。這世上為正義和自由而戰的人,都與我們同在,香港人保持堅強。」

然而,對於坎城影展來說,選映《時代革命》會是一場與中國意識形態的抗爭對立,雖然今年坎城影展官方放映的中國電影皆以播放完畢,中國已來不及撤映相關影片,但未來中共極有可能採取強硬手段,全面封殺抵制坎城影展,影響中國電影參展的態勢。回溯過往,中國強硬封鎖電影出國的例子,不勝枚舉。

第55屆金馬獎17日晚間在台北國父紀念館頒獎,最佳紀錄片由「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摘下,導演傅榆(左)致詞時難掩激動落淚。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傅榆(左)在金馬獎的得獎發言引起軒然大波。

舉例來說,3年前第55屆金馬獎,以《我們的青春,在台灣》拿下最佳紀錄片的傅榆導演,得獎上台時發言:「我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作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就引發後續的政治風波,中國進而抵制金馬,而眾多商業取向的香港電影也裹足不前,僅剩少許獨立製作的電影參展。

此外,在今年奧斯卡頒獎典禮,更能看見中國的強勢手段。本屆奧斯卡入圍名單公佈之際,由挪威導演哈默(Anders Hammer)執導的反送中運動紀錄片《不割席》入圍了最佳紀錄短片;而北京出生而後旅居歐美的趙婷,雖以《游牧人生》強勢問鼎奧斯卡,但卻爆出「辱華」的相關爭議。種種因素皆觸動中共敏感神經,當時中共中宣部便下令中國媒體避開相關的敏感言論,且隸屬官媒的央視也取消直播奧斯卡頒獎典禮。

當然,坎城影展官方也理解放映《時代革命》會掀起什麼樣的漣漪,仍不畏中國大膽選映,《綜藝報》猜測其原因是坎城影展藝術總監泰瑞法莫(Thierry Fremaux)和坎城影展電影部總監克里斯蒂安揚(Christian Jeune),在反送中抗議活動期間走訪香港,穿過街道戰場,他們成為這場痛苦內戰的目擊者。

新聞來源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