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流行疾疫彰顯的科學極端主義,造成一種「趕盡殺絕」的恐懼

《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流行疾疫彰顯的科學極端主義,造成一種「趕盡殺絕」的恐懼
Photo Credit:  Julia Koblitz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如何,近代科學主宰了人類面對宇宙的認知,已是事實,這是人性的趨利求功所致,無可奈何。但是近時一些生態世事顯現的衝擊,倒可以引為我們對於科學價值的反思。

文:江才健

流行疾疫彰顯的科學極端主義

一九二五年英國著名的科學哲學大師懷海德在美國哈佛大學做了八次洛維爾講座,根據講座他寫成一本小書《科學與近代世界》(Science and the Modern World)。懷海德演講針對造就近代世界的科學所作的定性論述,對於當前流行疾疫以及近時世界其他的一些生態現象,提供了一些深刻視野,值得探究。

懷海德在書中談現代科學的起源時說,宗教改革與科學運動,是形成歐洲文藝復興後期歷史性思想革命的兩個方向。但是如果我們把這次的歷史革命看成是一次提倡理性的革命,那就完全搞錯了,事實正好相反,這是一次十足的反理性運動。

他說,由科學運動而產生的現代科學,在思想上,是對於歐洲中古世紀漫無節制的理性主義,提出糾正的反理性思潮。他還說,這樣的思想反作用都是走極端的,雖然因此產生了現代科學,科學也就承襲了這種源流的偏執思想。

懷海德的哲思語言難免深奧,簡單來說就是指近代科學所造就的歷史革命,是人類對於自然宇宙的認知,由原本全然倚靠人類自然推理的理性思維,糾正轉而採行其他的作為,這種糾正作用一方面產生了近代科學,但由反理性而來的偏執思想,也就為近代科學所承襲。

由近代科學認知的本質可知,近代科學是在自然思維之外,強調採行人控的方式來認知宇宙。換言之,近代科學不是以自然哲思的純粹推理,也就是所謂的理性思維,做為認知外在宇宙的依據,而是以採行人控方式,也就是在局限的環境條件中,探究人控的因果關聯,從而建立起所謂「認知」的準則。這也是近代科學所自詡的實證優越性,近代科學正是因著這種實證優越性,成為人類認知宇宙的主流思維。

如果我們進一步探究近代科學的實證作為,當能瞭解其所獲致的實證結果,是在局限空間內的探究所得,也由於在局限空間中探究因果關聯的「簡明接近」,易於觀見察明,近代科學才能因著這種簡近因果的認知,創生出諸多易於引為致用之發展,成就為近世顯學。如果以一句話來說,近代科學的一個極端趨向,就是立竿見影。

無論如何,近代科學主宰了人類面對宇宙的認知,已是事實,這是人性的趨利求功所致,無可奈何。但是近時一些生態世事顯現的衝擊,倒可以引為我們對於科學價值的反思。

科學實證成功關鍵的因果關聯探究的簡近特質,在面對諸如生命現象等一些本質上複雜多因的問題,便常要顯現出困境。近代醫學曾經有一種「神奇子彈」的思維,這種思維最顯著的代表產物就是抗生素,二十世紀二〇年代發展成功的盤尼西林,正是近代醫學神奇子彈最有名的一個代表產物,原因就是在對抗細菌感染的發炎方面,確實發揮了巨大的即時功效。

但是抗生素在近代醫學上的運用,卻也產生了抗藥性超級病菌的醫療危機,看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的資料,二〇〇〇年到二〇一四年的敗血症感染,由六十二萬例增加為一百七十萬例,死亡人數由十五萬四千人增加到二十七萬人,聯合國的世界衛生組織也認定抗藥性細菌是未來最不可預測的嚴重健康威脅。

建基於近代科學思維的近代醫學的挑戰,其實還不僅止於此,近代醫學近年面對的主要致死挑戰,是諸如癌症等的一些系統功能性疾疫,由於這些疾病的特質是複雜多因,過去近代醫療「堅壁清野」式趕盡殺絕的極端治療思維,便引起了反省和質疑。

美國癌症治療專家蓋特比(Robert Gatenby)二〇〇九年五月在《自然》雜誌的〈抗癌戰爭策略的改變〉(A change of strategy in the war on cancer),是一篇最有代表性的專文,文章主旨強調的正是面對癌症並不存在所謂的神奇子彈,自然演化的機制才是根本關鍵。

同樣的,近代醫學主流領域的期刊《美國醫學會雜誌》(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在二〇一三年八月也刊登〈癌症的過度診斷與過度治療〉(Overdiagnosis and overtreatment in cancer)專文,檢討以往數十年來癌症治療的診斷思維,提出過往認為早期診斷可以減少造成晚期癌症,以及減少致死率的思維,在實際臨床檢視中,並沒有得到肯定。專文提出的結論認為,關鍵就在癌症的複雜多因特質。

除此之外,近年還有一個受到國際關注,也與科學極端思維相關的議題,那就是全球暖化。

地球溫度的改變是一個人類可以主觀感受,也可以由科學方法測得的自然現象。不過,全球暖化是一個標準多因果關聯的複雜問題,但是近代科學的思維很簡單,就是把這個複雜的問題,簡化為是由一個主要單一因果所造成的現象。目前主流的思維論述,是把氣溫測量數值的改變,直接聯結上碳排放,然後再針對這個思維,擬定減少碳排放的策略。如此正是一個標準的科學極端主義思維。

就近代科學的思維來看,這是最自然合理的方法,就是為一個問題,建立起一個主要的單一因果關係。但是地球溫度的改變,卻是高度複雜,其所牽涉到的,不應該只有目前主流思維所著眼的二氧化碳,還有許多其他的因素。而在這個思維的背後,我們又可以看到所謂科學方法測量溫度環境空間的局限性、測量溫度時間長度的相對短暫性,以及對於像地球如此龐大系統中,影響溫度複雜多因效應思維的極端簡化,這都影響了我們對於溫度變化意義的認定,也影響著我們面對此事的態度與對策。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