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流行疾疫彰顯的科學極端主義,造成一種「趕盡殺絕」的恐懼

《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流行疾疫彰顯的科學極端主義,造成一種「趕盡殺絕」的恐懼
Photo Credit:  Julia Koblitz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無論如何,近代科學主宰了人類面對宇宙的認知,已是事實,這是人性的趨利求功所致,無可奈何。但是近時一些生態世事顯現的衝擊,倒可以引為我們對於科學價值的反思。

回到懷海德對科學的定性論述,他曾經說,近代科學的產生是歷史的偶然,是當時歐洲天時地利人和的巧遇造就。他的這個歷史偶然說的另一面意思,就是科學不是人類面對自然思維的唯一選擇。

由近時流行疾疫所顯現的對於自然現象的科學極端主義思維,以及因此造成的一種「甚於防川」似「趕盡殺絕」的恐懼,都可以給我們帶來對科學的許多省思。

相關書摘 ▶《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較勁於誰能打出漂亮的抗疫戰爭?疫情中科學的理性之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一生必修的科學思辨課》,天下文化出版
作者:江才健

在科學建構的世界裡,是否存在真理?
一堂學校不會教的科學思辨課

古時技術遙遙領先歐洲的中國、埃及、印度等地,為什麼沒有發展出近代科學?
傳承自希臘的近代科學,究竟又有什麼特質,才會一方面看似繁花似錦,一方面卻像窒礙難行?

一般常認為,科學有著客觀思考、充滿理性的特質,但事實並非如此,科學既不真理性,也不全客觀,大科學家戴森說的好,「科學更接近藝術,而非哲學」。

江才健四十多年浸潤科學文化天地,與一流大科學家往還對話,見識他們的高貴與卑微、卓識與偏見,深刻了解科學知識進展的真相,相較之下,真正的大科學家對科學有更多的質疑,與我們一般的科學認知有相當大的差異。

本書論列頂尖科學家的思言行識,深究科學與不同文化的承傳和衝突,佐以癌症醫療、全球暖化、新冠流行疾疫的實證盲點案例,重塑我們的科學啟蒙之思,進而闡明,懷疑才是看待科學的正確之道。

getImage
Photo Credit: 天下文化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