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berg的中國教科書:美國前財長新作《與中國打交道》

Zuckerberg的中國教科書:美國前財長新作《與中國打交道》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除了帶領高盛雄霸華爾街,「中國通」保爾森更被《人民日報》稱他「患難之中見英雄」,難怪一心想親近中國的Mark Zuckerberg要拜讀他的新作。

哪一本書剛面世就吸引各大媒體爭相報導,並且獲臉書創辦人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即時點名成為年度書單之列?

答案是美國前財長亨利保爾森Henry Paulson的著作《與中國打交道:内幕人揭秘新經濟超級大國》(Dealing with China: An Insider Unmasks the New Economic Superpower)。祖克柏將該書收入他的年度書單,又說自己一直在學習中國文化、語言及歷史,急不及待要了解保爾森對中國的看法!

My next book for A Year of Books is Dealing With China by Hank Paulson.This book is about Paulson’s experience working…

Posted by Mark Zuckerberg on Wednesday, April 15, 2015

保爾森是美國第74任財長,即是布什總統George W. Bush的年代。坊間盛傳小布什當年為了招攬這位華爾街大行高盛一哥(Goldman Sachs),下了不少功夫,也被拒絕了好幾次,原因是保爾森認為,當時的財長一職純粹是一名「推銷員」,甚至「傳聲筒」,直至布什答允讓財長一職擁有更大的國內和國外經濟決策權,才能說服保爾森放棄當年3830萬美元年薪,加入只有20萬美元收入的布什政府。

U.S Treasury Secretary Henry Paulson and Secretary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s Zhejiang Provincial Committee Xi Jinping take a walk in Hangzhou

SARS時訪談北京

保爾森不單曾帶領高盛成為華爾街最賺錢投資銀行,更是一名中國通,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於2008年的報導曾指出,保爾森在高盛時代已同中國建立緊密關係,曾經訪問中國不下70次。所以,當他一上任財長,跟其前73任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最了解中國。分析也指,他把自己定位為美國國會與中國之間的中間人。

「九一一事件」發生時,保爾森正在訪問中國、2003年沙士肆虐,很多人避之則吉,但保爾森如約到北京訪談,《人民日報》海外版頭條說他是「患難之中見英雄」。如此重量級人馬談中國問題,無怪乎一心想更親近中國的Mark Zuckerberg要拜讀他的新作。

人民日報:患難之中見英雄

當然,為配合新書出爐,保爾森最近也頻頻現身,昨晚才接受多個美國媒體訪問,相信還陸續有來。這位中國老朋友對近期中國經濟發展提出了警告。「中國靠著一系列政策,的確帶來一段長時間的好日子,但若說這就證明中國已發展出一套較出色的資本主義,那恐怕是錯誤的。」他對CNBC表示,「高估中國力量的風險,絕對大於低估中國。」

說的是強勁經濟增長、一黨專政、愈趨強大的外交影響力。然而,這一切已開始褪色。保爾森在接受財經網站Quartz訪問時說,中國面對最大的問題是如何重新燃點起經濟動力。「以往那套經濟增長模式已經失效,同時又面對一大堆問題-城鎮化、貪腐、環境污染、食品安全、土地改革,還有收入不平衡產生的社會壓力。為應付這堆問題,習近平政府出手最重的一招就是打貪,然而,這本來就是一個充滿貪腐的體制,而他也缺乏現代化機制,例如完善的司法制度和法律,去管治社會。」

不驚訝習近平上任

保爾森跟習近平早已認識,對於他出任領導人並不感到驚訝,但習上任後展現出的改革藍圖卻也令保爾森意外。「他所提出的改革規模之大是前所未見⋯⋯對美國人來說,是很難理解的,因為方向好像有點不一致。既要增加市場自由度,又要加強管控互聯網、媒體以至政治管治。」「習近平是鄧小平以至毛澤東以來,最迅速鞏固權力的,也是毛以來最強意識形態的領導人,他一開始就表明,絕無興趣追求西方價值、或任何類近西方的多黨制民主社會。」「要明白的是,對習來說,共產黨就是穩定國家的力量。」

他指出,習近平無疑已展示出強大的改革決心,但他認為外間總是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以為一個強勢領袖說一句,其他人就言聽計從。事實是,習近平也要面對內部多個利益團體的壓力。保爾森說,對於習近平能否成功完成改革,還是審慎樂觀的,但相信那得用上一段頗長的時間。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很多人怕中國威脅美國

被問到寫這本書的原因,保爾森說,美國與中國的關係是極其重要的,人類面對的重大問題:氣候變化、地緣政局,以至維持經濟增長,沒有一個不是「只要中美關係好一點就較好辦的」。然而,今天中國似乎成了美國的競爭對手,很多人都害怕中國崛起威脅美國地位,那就回到「高估或誇大中國實力引發的問題比低估嚴重」的論點上。他指出,競爭是不用怕的,更何況中國正面對很大的挑戰,「我們應該關心的是她能否解決這些難題,否則全世界都會受拖累。」「唯一威脅美國地位的是美國自身的政治體制,這正是我在新著作想帶出的重要訊息;必須審視這個體制是否窒礙了我們重建經濟競爭力。」

金融海嘯備受質疑

雖然保爾森在美中關係上曾扮演重要角色,但不得不提的是,他在金融海嘯一役所作的決定,備受市場質疑。2009年BBC製作的雷曼兄弟的最後日子The Last Days of Lehman Brothers、2011年HBO攝製的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還有紀錄片Inside Job,統統都描述保爾森在任財長期間,美國政府為了避免一時之痛,斥鉅資挽救金融業,以至引發一連串的問題,包括影響至今的量化寬鬆政策。時代雜誌選25個要為08金融海嘯負上責任的人,保爾森榜上有名。

有趣的是,保爾森在新作中也有提及金融海嘯,一方面為自己說好話,一方面又嘲諷自己。他在A Global Reckoning一章中道出了幾個「內幕」故事:2008年的8月,大約是美國政府出手打救兩大房貸機構(Fannie Mae、Freddie Mac)的前兩個星期,他從中國方面得知俄羅斯有意沽售兩房股份。他說,當時給嚇呆了(當然,俄羅斯後來否認),幸好中方也表明不會沽貨,「而我們(美國政府)最終接管了兩房,避過一場大災難。」

王岐山:你曾是我們的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