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地奇家族屍水弄髒米開朗基羅雕像,生物學家利用「肉食細菌」完成修復

麥地奇家族屍水弄髒米開朗基羅雕像,生物學家利用「肉食細菌」完成修復
羅倫佐二世墓下的石雕《昏》|Photo Credit:Michelangelo@Wiki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9年11月,義大利國家研究委員會發現了麥地奇小聖堂大理石雕污漬背後的原因:除了膠水和石膏隨時間積累而成的化合物,還有未經適當防腐處理的亞歷山德羅滲出的體液。

編譯:Yi-ching Kuai

文藝復興貴族屍水汙損米開朗基羅雕像,科學家出動肉食細菌清潔

距今將近500年前,亞歷山德羅・德・麥地奇公爵(Duke Alessandro de Medici)受了與美艷寡婦共度春宵的誘惑,結果遇上了遠房表哥雇用的刺客,一命嗚呼。這位佛羅倫斯統治者的遺體被安放在他父親的墳墓裡。

現在呢?他在「漏水」。

義大利藝術史學家和修復師在2019年注意到,由文藝復興三傑之一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設計建造的麥地奇小聖堂(Medici Chapel)大理石雕像,比過去看起來更髒。雖然早在1595年就有雕像被汙染的記錄,但當時沒有可以除汙的工具。

2019年11月,義大利國家研究委員會發現了污漬背後的原因:除了膠水和石膏隨時間積累而成的化合物,還有未經適當防腐處理的亞歷山德羅滲出的屍水。亞歷山德羅的屍水,滲入了裝飾他父親墳墓的《昏》和《晨》兩座雕像。

Life_of_Michael_Angelo,_1912_-_Monument_
米開朗基羅的《昏》(左)與《晨》(右)|Photo Credit: Michelangelo@Wiki Public Domain

海選最適任菌株擔任清潔工

義大利國家新技術機構(Italian National Agency for New Technologies)的生物學家安娜・羅莎・斯普羅卡蒂(Anna Rosa Sprocati),從她1000多種細菌目錄中,精挑細選了各種細菌測試除汙效果。有些成功有失敗,有的細菌不僅吃人類遺骸,連細緻的卡拉拉大理石(Carrara marble,產自義大利卡拉拉,羅馬萬神殿、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像》皆是使用此種大理石)都吃。但教堂博物館方認為,細菌比刺激性化學物質或研磨劑更有效。

斯普羅卡蒂的全女性團隊挑選出最被看好的八種細菌,在教堂祭壇後面進行了測試,接著才把測試有效的細菌放到朱利亞諾・迪・羅倫佐・德・麥地奇(Giuliano di Lorenzo de' Medici)的墓,《晝》與《夜》兩座雕像上。細菌成功清除了《夜》頭髮上和眼睛裡的殘留物。

Life_of_Michael_Angelo,_1912_-_Tomb_of_G
米開朗基羅的《夜》(左)與《晝》(右)|Photo Credit: Michelangelo@Wiki Public Domain

在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大流行造成的短暫停工之後,斯普羅卡蒂的團隊用微生物凝膠,把她們手上最棒的肉食細菌——無花果沙雷氏菌(Serratia ficaria)SH7——放到被汙染的墳墓上。

麥地奇小聖堂博物館莫妮卡・比蒂(Monica Bietti)告訴《紐約時報》:「SH7吃掉了亞歷山德羅。」修復師瑪麗娜・文森蒂(Marina Vincenti)說:「它吃了一整夜。」

這種待遇搞不好還是頭一遭,因為麥地奇家族通常習慣處在佛羅倫斯食物鏈的頂端。

麥地奇家族與米開朗基羅

1513年,若望・迪・羅倫佐・德・麥地奇(Giovanni di Lorenzo de Medici)成為了良十世(Pope Leo X,或譯利奧十世) ——第一位麥地奇教皇。他有建造新聖器收藏室的宏偉計劃,以供家人安葬,包括他的父親、「豪華者」羅倫佐(Lorenzo de' Medici)。「豪華者」羅倫佐是為文藝復興提供了大量資金的佛羅倫斯強大統治者。

這位「豪華者」羅倫佐現在也被埋葬在這裡,沉眠在裝飾著米開朗基羅的聖母子像的樸素祭壇下,兩側的聖徒像腳趾也被清潔細菌咬過了。當他還在世的時候,他的棺材可能已經放在舊聖器收藏室裡在等著他。不久,良十世的兄弟朱利亞諾和他的侄子羅倫佐二世(Lorenzo di Piero de' Medici,本文主角亞歷山德羅的父親)加入了他的行列。羅倫佐二世是馬基雅維利《君主論》敬獻的對象。

「你有一副棺材等著裝自己,感覺還蠻陰森的。」收藏諸多米開朗基羅作品的巴杰羅博物館(Bargello Museum)負責人保拉・達戈斯蒂諾(Paola D'Agostino) 說。

教皇良十世聘請米開朗基羅設計和建造陵墓,教皇隨即死於肺炎。在往後幾年裡,米開朗基羅雕出了傑作,然後與他的贊助人衝突。

1527年,隨著羅馬的淪陷,包括米開朗基羅在內的佛羅倫斯人支持共和國並推翻了麥地奇家族。被驅逐的王子中,有羅倫佐二世陰晴不定的兒子亞歷山德羅,是歷史學家公認的難搞,米開朗基羅受不了他。等麥地奇家族重返佛羅倫斯,就輪到米開朗基羅跑路了。

1531年,出身麥地奇家族的教皇克萊孟七世(Pope Clement VII)赦免了米開朗基羅,米開朗基羅重返麥地奇小聖堂工作。不幸的是,彼時亞歷山德羅已經成為佛羅倫斯公爵。米開朗基羅很快就離開了小鎮和未完工的小聖堂,一去不回。

「亞歷山德羅太可怕了。」達戈斯蒂諾說。

亞歷山德羅的親戚羅倫奇諾(Lorenzino de' Medici),於1537年將他刺死。公爵的屍體用毯子捲起來,撲通一聲扔進了石棺。目前還不清楚他的父親羅倫佐二世——達戈斯蒂諾形容為亞歷山德羅的「室友」——當時是已經在石棺裡,還是後來才搬進來。

細菌雖奇怪但有用

2016年,修復師之一的文森蒂,參加了斯普羅卡蒂舉辦的生物學家會議。生物學家展示細菌如何清理羅馬法爾內塞宮卡拉奇(Carracci)畫廊中,巴洛克壁畫傑作上的樹脂殘留物。從撒丁尼亞的礦井排水中分離出的菌株消除了畫廊裡大理石上的腐蝕性鐵污漬。

所以當文森蒂需要清潔米開朗基羅的大作時,她尋求細菌的幫忙。

細菌通過測試、完成了工作。完成後,遊客們欣賞米開朗基羅蓄著鬍鬚的作品《昏》,因沉思而低垂的眼簾、昏昏沉沉的《晨》的升起,和現已擺脫亞歷山德羅陰影的羅倫佐二世之墓。

「感覺奇怪,尤其是在疫情時期。」與家人一起訪問佛羅倫斯的斯洛伐克人瑪麗卡・塔普斯卡(Marika Tapuska),在得知細菌清理了石棺時說:「但如果有效,又有何不可?」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