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式歧視登峰造極,「人下人」的命不如「人上人」的狗

中國式歧視登峰造極,「人下人」的命不如「人上人」的狗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官方和民間不時鼓噪西方世界對其種族歧視和有色眼鏡,殊不知中國內部才是全球最不平等、最不公平的地方之一。中國人長期生活在不公平、不正義的環境中,他們無力也無願去構建一個普遍自由、機會均等的社會,他們不懈追求地是有朝一日能騎在別人頭上耀武揚威。

中國高考剛過去不久,現在成績公布後,幾家歡喜,幾家憂。

高考對於不少中下層家庭來說是一次鯉魚跳龍門的機會,只有越過了龍門,才有成為人上人的可能。如果不能成為人上人,那麼所有的斯文和尊嚴都可能掃地。

最近,徽州宴事件在中國鬧得沸沸揚揚,起因是一位飯店老闆娘遛狗不牽繩,狗撲向鄰居家女兒,雙方發生口角糾紛,老闆娘怒駡:「敢弄我的狗,我就給你孩子刺死」、「沒我狗值錢」、「不就是要錢嗎,老子幹了幾個徽州宴,幾千萬我都賠得起。」

這樣的富人用錢可以砸死人的案例在中國並不罕見,一些暴發戶的囂張跋扈早已有跡可循。財富似乎給了他們一張成為人上人的門票,獲得了凌駕於他人人格與尊嚴之上的特權。那些暫時沒有獲得門票的人,他們也大多汲汲營營,希望有朝一日也能進階為其中一員。

在中國的傳統文化裡,似乎沒有一種自由、平等、博愛的精神,更多強調一種尊卑有序、各安其位。《論語・學而篇》有子曰:「道千乘之國,敬事而信,節用而愛人,使民以時。」意思是治理一個擁有千輛兵車的國家,就要嚴謹認真地辦理國家大事而又恪守信用,誠實無欺,節約財政開支而又愛護官吏臣僚,役使百姓要不誤農時。

這句話雖然體現了儒家的民本思想,但是也硬生生將人和民區別為兩個不同群體,在統治者眼中,民不是需要平等對待的「人」,只不過是可供役使的工具,也並不需要特別愛護他們。

時至今日,這樣的不對等關係並沒有改觀。中國官方和民間不時鼓噪西方世界對其種族歧視和有色眼鏡,殊不知中國內部才是全球最不平等、最不公平的地方之一。中國人長期生活在不公平、不正義的環境中,他們無力也無願去構建一個普遍自由、機會均等的社會,他們不懈追求的是有朝一日能騎在別人頭上耀武揚威。

西方人比中國人更喜歡寵物狗,他們不會吃狗肉,他們將狗視作家庭成員之一。他們更會盡到一個寵物監護人的責任,不會縱容自己的寵物去傷害別人,遛狗牽繩是常識,狗狗如果在外面方便了,他們還會用專門的口袋來處理。

那位徽州宴老闆娘的行為,看似護狗心切,其實不過是仗著自己的權勢欺人,她關注的僅僅是狗的幾十萬身價可以標記她高贵的身份和地位,她其實並不愛狗,因為沒有一個寵物主人會放縱自己的寵物去撒野,然後引起周邊人畜共憤。

在她的心中,從來不會有平等待人的意識,更不可能去愛護寵物。據她的員工披露,她家開店賺了很多錢,但是對於員工卻很刻薄,也是經常辱駡他們。當今的中國,人人生而平等的思想沒有市場,現實社會本來就是不平等的,人打從娘胎裡就分三六九等,社會上瀰漫著弱肉強食的思維,一個不能成為強者的人被他人凌辱是可恥且活該的。

這樣的不平等不僅是歷史文化遺產,也是官方的政策使然。中國官員的權力來自上峰,沒有經過民意洗禮,他們的骨子裡不會以民為本、為民服務,人民有時是道具,有時是韭菜,有時是洪水猛獸。如果不是這樣,就不會有官員質問記者:「你是為黨說話,還是為老百姓說話」,也不會有官員一邊享受著特權,一邊叫囂:「領導就得騎馬坐轎,老百姓想要公平?臭不要臉!」

今(2021)年初,內蒙古某市信訪局局長在一次信訪維穩會議上,大言不慚地教下面的人作惡:「有的地方公安不為成功找辦法,只他媽為失敗找理由,歲數大的不能打,這個糖尿病的、高血壓的、孕婦等等不能打,我告訴你,必須打往死裡打,死了我負責。」

有這樣的官員主政,他們制定的政策怎能體現以民為本、公平公正呢?有些中國人的命,真不如有權有勢人家的狗值錢,京城、魔都人的命比其他地區人的命值錢,大城市人命比小農村人命值錢。

要不然,不會有人凡爾賽式地炫耀自己雙國籍,上了不是有錢就能上的清華附中,本可以不參加高考直升清華,但是自己偏偏喜歡央戲;也不會有坐公車的北京大媽炫耀自己是正黃旗,正宗北京二環戶口,於是有了辱駡別人「臭外地的、上北京要飯來了」的資本。更不會有開豪車撞死城市人的賠償金額遠比農村人高,官方的解釋是城市人均收入要比農村高,肉食者們的思維,大概還停留在農村人進城是盲流的階段。

那些暫時晉升人上人的人更容易耍弄特權,但並不意味著那些處於人下人位置的人,就多麼渴望真正的平等。

魯迅先生早在《二心集》中說過:「奴才做了主人,是絕不肯廢去老爺的稱呼的,他的擺架子,恐怕比他的主人還十足,還可笑。」中國底層社會之惡早已觸目驚心,人下人一旦有了一點權利就會將它利用到極致。那些中國小官巨貪的例子可以說比比皆是,那些移民國外的中國人之間,還經常上演已晉升人上人的老移民,在新移民面前擺一擺主人架子的滑稽戲,每當有人問你來多久了?大概就是在思量韭菜的長成怎麼樣了。

最近,中國頒布的加強基層社會治理規定,特別提到了賦予鄉鎮(街道)、村(社區)執法權,此舉被不少海外媒體解讀為「朝陽大媽也將擁有執法權,底層互害加速。」這其實並非空穴來風,近期中國人之間的舉報風氣盛行,有媒體人感慨「好人」也開始舉報了,四川大學新生参加軍訓,「一連」舉報「二連」,被稱為「舉報的内捲」。

想當年,武則天稱帝之前就是通過設銅匭,鼓勵天下的老百姓告密,來讓天下人噤若寒蟬。舉報之人還會得到嘉獎,一旦舉報坐實,舉報之人一律授官,就算舉報不實,也沒有關係,無需承擔任何責任,而且還會受到朝廷的保護,所以來俊臣、周興這些原本名不見經傳的人下人粉墨登場,搖身一變為令人聞風喪膽的酷吏,維持了武周王朝幾十年的恐怖統治。

孔子之後的儒學思想家們,也曾告誡歷代君主關於王朝興亡更替的規律:「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者載舟,水者覆舟。」民如水,可以風平浪靜、如詩如畫,也可以驚濤駭浪、暗潮洶湧,但是民很少擁有自己獨立的主體地位。

中國歷史上有數不清的農民起義,他們打出的旗號也符合樸素的平等思想,但是最後成功的屈指可數,成功後還能做到的更是鳳毛麟角。

徽州宴事件曝光後,事發地安徽蚌埠徽州宴每天都迎接一大波憤怒的群眾,他們或是退訂、退卡抵制,或是開視頻直播增熱度,或是活捉老闆娘來一場人民的審判。他們到底是恨老闆娘,還是恨老闆娘不尊重人,或是恨這個不平等的社會,我們不知道。可能他們中有人圍觀後離去,接自己的孩子放學,等紅綠燈時,看見一位穿著不體面的環衛工,隨即轉換為社會人的角色教育子女:「你不好好學習,不考上好大學,就會像他一樣,被人瞧不起!」

魯迅在《聰明人和傻子和奴才》一文中說,奴才總不過是尋人訴苦,只要這樣,也只能這樣。如果能遇到可以同情和安慰他的聰明人,已經舒坦得不少了。如果遇上幫他破窗的傻子,他是絕不會依的,還會千方百計做主人的幫凶,獲得那可憐的獎賞。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