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每張照片都有一個「趴下的上班族」:你是「白領」還是只是「薪水人」?

為什麼每張照片都有一個「趴下的上班族」:你是「白領」還是只是「薪水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日本上班族的高工作負擔更是大家眾所皆知的,常常需要超時工作,位階低但卻必須背負著許多壓力,日本人將這樣的白領階級稱為「サラリーマン」(Salaryman)

作者:Yusuke Sakai|翻譯:Fumi

在這個功利主義當道的社會,汲汲於金錢的儼然成為重要的行為準則。其中,日本上班族的高工作負擔更是大家眾所皆知的,他們常常需要超時工作,其位階低但卻必須背負著許多壓力,日本人將這樣的白領階級稱為「サラリーマン」(Salaryman),而在《白領的憂鬱》(Salaryman Blues)攝影系列作品中,Yusuke Sakai便描繪了這些上班族的內心危機。

origin (12)

Yusuke Sakai作品《白領的憂鬱》(Salaryman Blues)

每張照片中都有位拿著公事包、身穿⻄裝的男士,以臉向下的方式倒在地上,如同他剛跌倒一般,同時他亦將這些主角放在不同的場景之中,從雪地到大馬路上,又或是從能眺望海景的港口到沙丘的頂端。

origin

Yusuke Sakai作品《白領的憂鬱》(Salaryman Blues)

一開始,這些畫面看起來十分幽默,不禁使人咯咯暗笑,而更頗具巧思的是,通常這些上班族會隱身於畫面中,並非一瞥就能看到他們的滑稽模樣。然而,當我們進一步想的話便會發現這些照片中所隱含的訊息,以及這些上班族心理的感受。儘管感到空虛、急需要休息,最終還是無能為力而崩潰。

Yusuke Sakai對《白領的憂鬱》的詮釋

被工作填滿的忙碌日子持續著,我每天都變得更加勞累,當我看著傳統時鐘時,我甚至無法立即判斷到底是AM還是PM。

但經過一段時間,我已逐漸習慣,感官也變得麻木,我感到煥然一新,頓時,我竟再也不感到疲憊。

我覺得輕飄飄的,就像我正舒坦地漂浮著,而同時我的意識也開始離開自己,我覺得我好像變成另一個人,一個和正在打字的我截然不同的人。

於是,我失去了意識。

用不了多久,我的意識離開了辦公室,我發現我就像在看著別人一樣,看著躺在不知道哪裡地上的自已。

拍照,讓我得以面對另一個自己。

我得以面對自己的心。

此即我對內心自我的自拍。

origin (5)

Yusuke Sakai作品《白領的憂鬱》(Salaryman Blues)

origin (7)
Yusuke Sakai作品《白領的憂鬱》(Salaryman Blues)

而在以下訪談中,攝影師更透露許多關於本作品的發想與故事。

您是在何時、如何與攝影相遇的呢?

我於4年前開始拍照,當時的我26歲,出社會也已經過了兩年,因為朋友要辦婚禮,於是我便買了一直以來很有興趣的數位單眼。儘管起初我只在網路社群上投稿我的作品,但隨著參加雜誌的比賽徵選,我開始更進一步覺得攝影作品不僅僅是一張照片,而是「作為一個系列」的呈現,這樣的想法也越來越堅定。爾後,我也參加了各種聯展、作品集回顧等活動。

攝影對您來說是?

攝影對我來說,就是吐露我腦海所想的行為。我周遭的世界以及我心中的世界都激勵著我去拍照,同時我也喜歡運用攝影本身無法預測的特質來拍照,不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

當攝影作為面對世界而做的一種行為時,若按下相機快門的瞬間,攝影師的視角成為相片的最終結果,那麼我或許不會想從事攝影。

即便如此,攝影對我來說還是必須的。因為「拍照、用攝影來創作」這樣的行為,我得以面對自己腦中的想法,可說是藉此去面對這個世界,同時,對我而言,攝影亦是幫助我繼續生活下去的方式。

origin (15)

Yusuke Sakai作品《白領的憂鬱》(Salaryman Blues)

您目前有為自己設定什麼目標嗎?激勵您的是什麼呢?

我希望可以出攝影集,好讓全世界都可以閱讀。而近期的目標則是期望自己拍出更出色的新系列作品。

請問你目前有哪張作品是最滿意的嗎?原因是?

雖然我也有幾張我認為拍得還不錯的照片,但對我來說,一張照片在系列中能夠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才是最重要的。而由於作品系列還在進行中,照片的角色也有可能改變,因此,我現在還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

origin (6)

Yusuke Sakai作品《白領的憂鬱》(Salaryman Blues)

origin (14)
Yusuke Sakai作品《白領的憂鬱》(Salaryman Blues)

除了攝影之外的興趣是什麼呢?為什麼呢?

想試試看拍電影或畫漫畫。因為畫圖、編故事、寫台詞、運鏡等等都是和作品的構成息息相關。

是如何又為何想到要做《Salaryman Blues》這個主題呢?您自身也有當上班族的經驗嗎?

說到 「上班族」,一開始是如何想到這個題目的呢?大概是因為自己過去沒有上班族的經驗,而這個作品就成為了我的真實經歷。

當我被派到工作量很大的部門時,讓我有段時期幾乎沒有時間拍照,這讓我陷入幻覺,好像自己從遠離工作場所的地方注視著自己,當時的感受也成為我做這個作品的契機。

本文獲RINSE授權刊登,訪談原文請見:World around me, world inside me,作者自述請見:Salaryman Blues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