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相信國產疫苗的陳建仁,跑去打AZ的楊志良能別用「小人之心」來看待人性的高貴嗎?

比起相信國產疫苗的陳建仁,跑去打AZ的楊志良能別用「小人之心」來看待人性的高貴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民黨說,陳建仁提前自行解盲是特權。但事實上根本沒有提前,多位民眾出面表示他們更早接到通知,以便他們可以選擇要先施打AZ、莫德納或是繼續接受高端試驗。

最近有兩位國產疫苗受試者登上新聞版面。

第一位是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他在4月15日接受聯亞疫苗試驗,期間受試者不會知道自己是施打疫苗(實驗組)或生理食鹽水(對照組),藉此比對兩批人接種後的反應來評估安全有效性。

楊志良在6月時因擔心疫情,等不及解盲就先行施打了AZ疫苗,在近日獲知自己屬於實驗組後,他成了可能是史上第一位混打聯亞跟AZ疫苗的人類。

楊志良接受廣播專訪(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另一位則是前副總統陳建仁,他在3月17日接受高端試驗後,於7月14日接到通知自己屬於對照組,當初只打了生理實驗水,而他則選擇了接受延伸性試驗,準備補打兩劑高端疫苗。

我認為楊志良放棄實驗而施打AZ是情有可原。台灣4月與6月的疫情截然不同,作為高齡高風險受試者,在無法提前解盲的情況下,楊志良為了保護自己而選擇施打AZ,雖然引來嘲諷跟批評,但把國產疫苗測試看得比自己更重要的人,我想是寥寥無幾。

陳建仁正好是其中之一。

陳建仁曾多次在媒體上提及國產疫苗的重要性。病毒正不斷地變種,疫苗幾乎成為國防的一環,而台灣特殊的國際地位,也讓我們必須要擁有產製疫苗的能力。

在國產疫苗各期試驗中,由於擔心無法承受副作用,高齡受試者總是最缺乏的,因此今(2021)年3月初,當友人向陳前副總統提及65歲以上受試者嚴重不足時,原本只是希望他登高一呼,沒想到,陳建仁卻決定與夫人親身參與試驗,並在3月中接種第一劑高端疫苗。

很多人不知道陳建仁是1名癌友,曾在2015年因肺腺癌接受胸腔鏡手術,而他參與國產疫苗試驗時總統大選早已結束,準備卸下副總統重擔回到研究領域的他,完全沒有必要為了政治或個人利益承擔接種的風險,他也一直沒有公開操作這個議題,直到疫情爆發後,為了鼓勵民眾施打疫苗和支持疫苗國造,才在專訪中提到這件事。

在卸任副總統職務時陳建仁就曾說過,做研究才是令他感到快樂的事。在得知自己屬於對照組後,已經70歲的他沒有選擇趕緊補打AZ或莫德納,而是繼續參與國產疫苗的進一步實驗。這次他說,他相信臺灣的生醫研發,必能在世界上發光發熱。

陳建仁出席台捷線上論壇  分享台灣抗疫經驗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而他得到的評價呢?

國民黨說,陳建仁提前自行解盲是特權。但事實上根本沒有提前,多位民眾出面表示他們更早接到通知,以便他們可以選擇要先施打AZ、莫德納或是繼續接受高端試驗。

還有人批評,陳建仁過去說打完國產疫苗沒有副作用是做假見證。但事實上,他在專訪中清清楚楚提到「不知道自己打的是疫苗還是對照組。」

甚至,同樣作為國產疫苗的試驗者,楊志良卻反酸陳建仁說,不知道他高調支持高端疫苗是基於個人信念、支持發展國家生技產業,還是另有圖謀?

人終究有動物性的一面,我們的求生本能,必然會讓許多人像連戰、黃昭順、丁守中、賴士葆和楊志良一樣,無論之前為了政治利益而如何嫌棄,遇到危險時仍是先補上一劑AZ再說;但人也有超越動物的一面,我們有可能為了更大的理想而做出跟動物不同的選擇,就像陳建仁,即使身為高風險群又已遠離權力中心,仍繼續參與實驗支持疫苗國產。

危機中,正是檢驗這些人性的時候。看見他人的可貴與高潔,我們可以自嘆弗如,把他當成榜樣繼續努力,也可以小人之心,把他抹得跟自己的心腸一般黑,藉此安慰自己世上早已只剩利益而沒有好人。

但真正的人性有這麼糟嗎?對我來說,這些針對陳前副總統持續的、無理的攻擊與質疑,只不過是墮落的人們,不願相信世上還有不甘墮落的人罷了。

延伸閱讀:

本文由林艾德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羅元祺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