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獸講人性,何君堯講文化

禽獸講人性,何君堯講文化
圖片來源:ViuTV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自古以來,從皇帝宰相、墨客騷人,以至於尋常百姓,都有大量「男色」故事,這就是「中國傳統文化」。

今時今日,尊重同性戀已是世人共識,中國也不例外。但香港有一個建制派立法會議員何君堯,最近卻不遺餘力,大肆抹黑ViuTV同性愛情喜劇《大叔的愛》,把劇集喻為「糖衣入面包住大麻」,更胡亂扯上《國安法》,不知居心何在?

何君堯說:「我哋唔係針對或者歧視任何性取向,但係我冇責任將佢推廣。中國傳統價值同家庭觀,係一男一女。我哋而家就係要推動三孩政策,你就要推動嗰啲無孩家庭,咁完全係背道而馳,違反咗中國國安法,需要弘揚中國傳統文化,防止不良思想。」[註]

RTS2M94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何君堯

本來踩這類垃圾一腳,你也嫌弄髒鞋底,但這番話牽涉到「國家安全」和「中國傳統文化」,我作為「愛死中文網」總裁和良好公民,就覺得有義務講兩句。

首先是邏輯問題。拍一部以同性戀為題的劇或電影,等於「推廣」同性戀?按此邏輯,《監獄風雲》是推廣監獄、《賭神》是推廣賭博、《無間道》是推廣臥底、《教父》是推廣黑手黨嗎?若拍同性戀是「推廣」,而「推廣」又「違反國安法」,那麼《霸王別姬》、《春光乍洩》、《斷背山》等電影,是否一律定性為禁片?

第二是常識問題。講得出「中國傳統家庭觀係一男一女」的,我們有理由相信不是中國人。至於同性戀,根本是中國文化自古以來不可分割的部分。中國人常自稱「炎黃子孫」,「黃」即黃帝,而清代大學者錢大昕曾引經據典,告訴紀曉嵐:「孌童始黃帝。」意思是,BL是始自黃帝的。

同性戀是否始自黃帝,跡近神話,信不信由你,但歷代BL故事確實數之不盡:衛靈公與彌子瑕的分桃、漢哀帝與董賢的斷袖,固然人所共知,還有鄂君繡被、龍陽泣魚,也是千古佳話。中國自古以來,從皇帝宰相、墨客騷人,以至於尋常百姓,都有大量「男色」故事,這就是「中國傳統文化」。

至於「國家安全」問題,不知道何君堯有否聽過《珍愛生命——小學生性健康教育讀本》?這是中國大陸的小學性教育教材,六年級上冊有一單元講述「性別與權利」,說性傾向不止一種,不管是同性戀還是雙性戀都屬正常,絕不是疾病。請問這套中國官方認可的教材,是否也在「推廣」同性戀?

二〇一八年四月十五日,有人在網上寫:「或許,我們可以更多地學會理解『不一樣的煙火』。羅素曾言,『須知參差多態,乃是世界本源』。在很大程度上,同性戀的存在,也正是人類在性意識、性傾向上『參差多態』的體現。從《荷馬史詩》中英雄阿喀琉斯和同伴的情誼,到湯瑪斯·曼名著《魂斷威尼斯》中對同性之美的熱烈讚歎,許多文藝作品在探索人類心靈的過程中觸及同性戀的主題,更讓人看到,人類最寶貴的情感,本就是在性別界限之上的。」

以上一段明顯支持同性戀的文字,何君堯知道出自哪裏嗎?是《人民日報》評論。請問《人民日報》是否「推廣」同性戀?

至少在措辭上,同性戀還是受中國官方尊重的;大陸也沒有人夠膽說那是「違反國安法」。但何君堯作為建制派議員,竟無視中共對同性戀的「中立」原則,抹黑同性戀為「大麻」,更變相將《國安法》扭曲成打壓小眾權利的工具,是不是公然造反?

對於這類「如果吞到一隻蒼蠅,肚子內的腦含量還要比頭殼裏多」的垃圾,中央政府到底什麼時候才清理呢?真的很為「國家安全」擔心。

註:何君堯:《大叔的愛》如糖衣大麻 推廣同性戀違反國安法(18-7-2021,立場新聞)

文章獲授權轉載,原文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