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排外主義盛行,要從英國殖民時期「遮地銀行」帶來的恐懼感說起

緬甸排外主義盛行,要從英國殖民時期「遮地銀行」帶來的恐懼感說起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聚焦在緬甸殖民地的金融業,特別是「遮地銀行」於下緬甸的演變,闡明英國在緬甸的殖民統治是怎麼一回事,進而是怎麼影響到戰後緬甸的軍事政權、排外情結跟經濟國有化政策。

英國殖民統治影響了今日的緬甸政局嗎?

出於軍事政變,緬甸於今(2021)年初又躍上了國際媒體的視野。台灣有不少人在談論英國殖民究竟對緬甸當今的政局有什麼影響。

以幾個月前在臉書上的談論為例。八旗出版社的富察先生,認為英國的統治「尊重地方秩序」,以懷柔統治為先。但富察的說法,遭到了以研究台灣二二八事件而在網路上知名的張若彤先生反駁。張若彤先生對緬甸事務則有親身經歷的體會(張先生甚至有家人在緬甸果敢開學校,即緬甸臘戌果文中學),認為英國強行將印度教徒與穆斯林帶到了緬甸,替緬甸今日的紛亂種下了遠因。

台灣少有文章探討緬甸從殖民時期以來的發展,這一篇文章便是要補足這一點。我將聚焦在緬甸殖民地的金融業,特別是「遮地銀行」於下緬甸的演變,闡明英國在緬甸的殖民統治是怎麼一回事,進而是怎麼影響到戰後緬甸的軍事政權、排外情結跟經濟國有化政策。

殖民時期,所有的銀行都是印度人開的

在英屬緬甸有非常多地區,其放貸市場,是由來自南印度坦米爾納杜邦(Tamli Nadu)的遮地人(Chettiar)所壟斷了。遮地人是四大種姓中吠舍的一支,在1920年時,全世界大概只有4萬人,但這4萬人卻佔了緬甸地區9成的放貸金額。

在1920年的仰光,有近400間的遮地銀行。在緬甸獨立後,軍方把遮地人的財產都抄了,大部份的遮地人都轉戰海外。近來最有名的遮地人,就是哈佛大學經濟系的天才教授 :拉傑・雀蒂(Raj Chetty),Chetty就是指Chettiar。

與英國殖民者合作的印度銀行家

遮地人本來是鹽商種姓,在英國東印度公司於印度實施「Permanent Settlement Act」後,將蒙兀兒王朝裡的大地主的地權世襲化,形成了俗稱「柴明達」的超級大地主。柴名達是「Zamindar」,其實就是波斯語的地(zamin)主(dar)。這些柴名達太愛花錢了,常有經濟困難,擁有穩定金流的遮地人開始放貸給他們,換取經營金融業的特許權力。

今天巴基斯坦的大部份總理、高階軍官,都還是柴明達階級的出身。尼赫魯(Jawaharlal Nehru)在印度獨立後積極土改,就是要消滅柴明達。

遮地的起源

遮地人雖然世居坦米爾納杜邦,但「遮地」其實是稱號,他們真正的氏族名則是「Nagarathar」,他們並不被當地的坦米爾人認為是當地人。仔細看「Nagarathar」這前面幾個字,便是「Naga」,就是電玩遊戲裡常出現的納迦族,「Nagarathar」這一族相傳是從斯里蘭卡附近的納迦島(Naga Nadu)遷徙到南印度去的,他們擁有極不一樣的文化、習俗跟崇拜的神明。

遮地銀行在下緬甸的擴張

在英國透過兩次英緬戰爭,將緬甸整合到印度殖民地後,隨著蘇伊士運河開通,全球的稻米需求上漲,緬甸在總督的規劃下,變成全世界最早的「出口導向經濟體」,將伊洛瓦底江三角洲規劃成世界上最大的稻米種植區。

殖民地又通過了土地法案,允許原本種植稻米的農人,只要連續支付田租給地主12年,就會成為地主,並且可以抵押新取得的地權。

遮地人抓住了這機會,他們取得了從渣打銀行等英國國際銀行熱錢,來到緬甸放貸,在下緬甸地區瘋狂放貸,每一筆借貸都要有土地作為抵押品。遮地人的銀行在仰光開到有多密?在下緬甸,所有的緬甸小地主只要走半天的路,一定會遇到可以借你錢的遮地銀行。

AP_4108051162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狂龍吞地:不到1%的外來人口持有30%的緬甸土地

在1930年代,出於金融危機,稻米銷不出去,農民破產,還不出錢來,根據英國實施的法律 ——英國有關土地抵押的法律極為嚴格——遮地人短時間便可以取得抵押品用以償債。遮地人不到緬甸0.1%的人口,頓時取得了緬甸30%的土地,引起了緬甸社會巨大的衝擊。

緬甸人感到恐慌,覺得他們要被印度人統治了。

此事件引發了緬甸人強烈的排外情緒,薩耶山(Saya San)是出生於瑞波(Shwebo)的緬族僧侶。瑞波是貢榜王朝的開國首都,貢榜王朝的開國國君雍笈牙(Alaungpaya)即是出生於此,在貢榜第二任君主囊陀基(Naungdawgyi)時,貢榜首都遷到實階地區(城址於今日曼德勒附近)。儘管如此,瑞波地區在貢保一朝,仍是最忠誠於貢保王朝的一個地區,並長期提供了大量的軍力,歷任太子多有駐於瑞波的經驗。

可想而知,貢榜王朝遭英國征服後,瑞波便成為了復國運動的一大聖地。薩耶山成長於瑞波的一個貧窮家族,從小在佛寺受教育,後來為了謀求生際,便輾轉來到了下伊洛瓦底江地區,利用傳統的草藥來幫人治病。在1930年代的經濟危機中,薩耶山便聚集了許多失意的農民,登高一呼,自稱會「重拾貢榜開國君主雍笈牙的榮耀」,要領導緬人來驅逐外邦人。

有一些歷史學家把薩耶山之亂(Saya San Rebellion)視為一場重要的「反殖民運動」,但這場起義實際有強烈的排外色彩。薩耶山起義的一個訴求,便是要驅逐所有緬甸境內的印度人跟伊斯蘭教徒。

也有些學者將這場起義類比於中國的「拳亂」,這些農民在身上畫符,只持刀槍,相信在符咒的保護之下,可以戰勝英國殖民地的現代化軍隊(這些軍人多半是印度人)。在機關槍的掃蕩之下,起義很快就被鎮壓了,薩耶山隨即被處死。

英國殖民政府鎮壓了這場起義之後,卻進一步激發了緬甸大眾的民族主義。包括翁山(Aung San)在內的諸多緬甸大學生,接連發起了更為激進的民族獨立運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