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轉換期2:378年 崩解的古代帝國秩序》:要了解拜占庭的世界秩序如何形成,絕對避不開「何謂拜占庭」

《歷史的轉換期2:378年 崩解的古代帝國秩序》:要了解拜占庭的世界秩序如何形成,絕對避不開「何謂拜占庭」
圖為1118年至1143年在位的東羅馬皇帝約翰二世|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管「拜占庭」的定義有多少種,不管是做為單一元素還是複數結合的元素,帝國政府的統治核心都在君士坦丁堡。這是足以貫穿整段歷史、放諸任何時代皆準(除了一二○四至一二六一年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建立拉丁帝國這段時期),最為重要的特徵。

文:南雲泰輔

世界秩序在何種背景下形成

何謂「拜占庭」

要了解拜占庭的世界秩序如何形成,絕對避不開「何謂拜占庭」這個問題。這個問題在相關研究中更加具體,例如「拜占庭」代表的時代或地理位置(拜占庭帝國到底是從君士坦丁大帝即位開始起算,還是從君士坦丁堡創建之初,抑或從三九五年羅馬帝國東西分裂開始,還是從西羅馬帝國瓦解的四七六年開始,又或者從查士丁尼大帝的時代起算,還是要推遲至更後面的七世紀才開始? 拜占庭帝國是在一二○四年還是一四五三年結束?此外,「拜占庭」的統治範圍到底有多大?拜占庭帝國是在一二○四年還是一四五三年結束?此外,「拜占庭」的統治範圍到底有多大?拜占庭人是否明白所謂的實質統治範圍?)抑或拜占庭人的自我認同(「拜占庭人」到底是哪些人,以及這些拜占庭人又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問題。

在相關研究中最膾炙人口的「拜占庭」之定義,是拜占庭史研究巨擘奧斯特洛.格爾斯基(George Ostrogorsky)於鉅著《拜占庭帝國史》(1940)中提出的一段話:「羅馬帝國、希臘文化與基督教信仰是孕育拜占庭帝國的生命之源;這三個元素缺了其中一個,拜占庭帝國實難形成。三者融為一體,才是眾人口中的拜占庭帝國,其歷史意義也才完整」。換言之,奧斯特洛格爾斯基眼中的拜占庭帝國,是由信奉基督教的希臘人所建立的羅馬帝國。雖然有些人對此提出不同意見,但時至今日此定義仍可成立。

例如彼得.薩利斯(Peter Sarris)在《拜占庭極速入門書》(2015) 提到,在四世紀之際,羅馬自我認同、希臘文化、基督教以及君士坦丁堡的創立,這四個元素定義了拜占庭文明。有許多研究學者也以此來定義「拜占庭」。不過,將拜占庭帝國歷史分成三大時期的格爾斯基認為,拜占庭初期(三二四至六一○年)仍帶有後期羅馬帝國的濃厚色彩,因此他將羅馬後期視為拜占庭初期,並認為「拜占庭」這個國家於七世紀才真正成立,「拜占庭」應該從拜占庭帝國中期開始起算。如他一般將七世紀視為拜占庭帝國成立之始的論點在學界十分可信。

看來不論是哪種「拜占庭」的定義,要找到滿足所有人的答案,可說是難如登天。其實「拜占庭」一詞算是近代歐洲的產物,原本是十六世紀德國人文主義者赫羅尼姆斯.沃爾夫(Hieronymus Wolf)提出,來指稱羅馬帝國瓦解後於帝國東部殘存的歷史實體。至於拜占庭人本身,直到帝國滅亡前,有時仍自稱「羅馬人」,認為自己是羅馬帝國的繼承人,有時則直接稱自己為「基督徒」。

十二世紀的東羅馬帝國公主安娜.科穆寧娜(Anna Komnena)就曾形容夾在西方海克力斯之柱(直布羅陀海峽)與東方戴歐尼修斯之柱(與印度之間的國界)之間的「羅馬帝國」擁有偉大的權力。(《阿歷克塞傳》六.一一)。縱使這段敘述只不過是種溢美之詞,但足以證明帝國領土隨著時代縮小之際,「羅馬人」的認同意識仍深深紮根於統治階層的心態(即使帝國統治範圍從未觸及過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以東)。

話說回來,在薩利斯提出的「拜占庭」四大元素之中,只有一個並未在四世紀之前出現,就是君士坦丁堡這座城市。不管「拜占庭」的定義有多少種,不管是做為單一元素還是複數結合的元素,帝國政府的統治核心都在君士坦丁堡。這是足以貫穿整段歷史、放諸任何時代皆準(除了一二○四至一二六一年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建立拉丁帝國這段時期),最為重要的特徵。

對拜占庭帝國而言,君士坦丁堡不只是「首都」,更是得以存續的根據地;沒有這座城市,拜占庭帝國將無以為繼(波爾馬格達利諾)。正確來說,君士坦丁堡就是「帝國本身」(井上浩一)。有鑑於此,在描述拜占庭世界秩序時將焦點放在君士坦丁堡,是十分合理的。

「首都誕生」時期的狄奧多西王朝

四世紀末狄奧多西大帝即位,定都於君士坦丁堡,此後這座城市才成為拜占庭帝國實質上的「首都」。從狄奧多西大帝即位的三七九年到狄奧多西二世去世的四五○年,這七十年被認為是羅馬帝國轉型為拜占庭帝國的關鍵時期。所有羅馬帝國後期的歷史特性與元素都在此時顯現,促使帝國轉型的基礎也於此時奠定。

一般來說,拜占庭帝國被視為皇帝君臨國家之上,中央集權的君主專制政體。當時的國家社會以君士坦丁堡的宮廷為核心,整合皇權與東正教兩大軸心意識型態,下有精密繁複的官僚體制與軍事機構,以及完善的稅收與法律體制。皇帝就像是創造「宇宙」(希臘語的kosmos)的神,負責維持「秩序」(希臘語的taxis)。像這樣的拜占庭世界秩序,基本架構源自羅馬帝國後期,也就是源自狄奧多西王朝在君士坦丁堡建立的統治制度。

早在君士坦丁大帝(三一一到三三七年在位正帝)時期,民政軍政就已分離,羅馬帝國後期也重新建構了行政機構的基本官職體系。在四世紀末到五世紀初、君士坦丁堡成為實質「首都」的這段期間,行政體系變得更臻完善。然而改革過程並非一路順遂。除了有東西帝國宮廷對立的問題,各自內部文武官員與宦官間也相互鬥爭,例如西羅馬宮廷有斯提里科與奧林匹烏斯(Olympius)相爭,東羅馬宮廷也有魯菲努斯與宦官歐特羅庇厄斯、安特米烏斯(Anthemius)互鬥。

歷史的轉換期02_P_153【羅馬帝國後期的國家制度】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提供

這些官僚或宦官可賣官鬻爵,行眾人視為「腐敗」的貪汙之舉;他們的「腐敗」,也讓英文「byzantine」一詞被冠上「複雜」、「難以理解」、「權謀」、「卑鄙」這類負面意涵。然而,帝國行政機構的完備,也在這官僚如同在泥沼打滾般的權力鬥爭中盡皆顯現。

東羅馬宮廷由執事長官(Magister officiorum,行政總理,掌管全國官員升遷)、司法大臣(Quaestor sacri palatii,最高司法長官)、國庫監(Comes sacrarum largitionum,管理國家公庫)及內府監(Comes rerum privatarum,管理皇帝私庫)這四名官員組成,一同主持有時大區總長(Praefectura praetorio)或陸軍總司令(Magister militum)會共同參加的御前會議(Consistorium)。透過御前會議,這群官僚一手形塑了國家的樣貌。美其名是御前會議,但會議的主角卻不是皇帝。在中央集權君主專制的帝國後期,皇帝就像是個能行使一切權力的暴君,但在這樣的政治體制下,皇帝根本不必是「專制君主」。

從十一歲即位的阿卡狄奧斯及七歲即位的狄奧多西二世就可以知道,即使是沒有施政能力的「年幼皇帝」也無妨;他們不需要親自統治帝國,只需要「君臨」高位,後續由完善的行政機構治理,帝國就能毫無遲滯地發展。正因為行政體制如此完備,在狄奧多西大帝去世後, 東西羅馬帝國才會各自步上不同的道路。對此,最透澈了解羅馬帝國後期國家制度、也最具象徵意義的史料,便是在狄奧多西王朝編撰的《百官志》(Notitia Dignitatum),內容分成東羅馬帝國篇與西羅馬帝國篇。

再者,狄奧多西大帝死後,宦官與皇室女性的勢力在東羅馬帝國皇帝阿卡狄奧斯及其子狄奧多西二世時期不斷增強,與軍人影響力較強的西羅馬帝國形成了強烈對比。五世紀東羅馬宮廷有幾位著名的宦官,包括讓「蠻族」將領包托之女尤多西婭與阿卡狄奧斯成婚、率領軍隊擊敗匈人並不斷擴充宦官職權的歐特羅庇厄斯,擔任狄奧多西二世家庭教師的安提阿克(Antiochus), 企圖暗殺匈人之王阿提拉的克里沙斐烏(Chrysaphius),以及從主教帕拉狄烏斯(Palladius of Galatia)手中領受聖人傳記《拉烏索斯史》(Historia Lausiaca)的拉烏索斯(Lausos,目前無法從同時代的史料論定他是否為宦官)。

歷史的轉換期02_P_155【狄奧多西世系圖】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提供

拉烏索斯除了擔任陪侍於皇帝身邊的宮廷內務總管(Praepositus sacri cubiculi),也負責管理宮廷,所以他既可隨時接觸皇帝,更擁有決定誰能晉見皇帝的特權。後來有不少宦官仿效歐特羅庇厄斯或克里沙斐烏,介入職務範圍之外的政事,藉此累積龐大財產,只不過他們最終都因此在政爭中受刑慘死。

「君臨」帝國的皇帝被身邊的宦官百員及越來越繁瑣的官廷禮儀包圍,漸漸被隔離在一般帝國子民之外,成為遙不可及的存在。但另一方面,皇帝的正統性也被這種遠離國民、一脈相承的王朝血統而強化。或許狄奧多西大帝認為最能讓帝國安定的方法就是交由宗親統治,這樣的統治理念也讓皇室女性(拉丁語為Augusta,希臘語為Basileia)成為不容忽視的存在。

狄奧多西大帝的第一任皇后弗拉吉拉(Aelia Flaccilla)、兩人的女兒普爾喀麗亞(Aelia Pulcheria,阿卡狄奧斯的姐姐)、阿卡狄奧斯的皇后暨狄奧多西二世之母尤多西婭,連續三代的皇室女性透過宮廷權力流放了與其對立的宦官歐特羅庇厄斯及克里沙斐烏;不僅如此,阿卡狄奧斯的姐姐普爾喀麗亞與皇后尤多西婭也彼此對立。

當時向帝國人民宣傳的手段之一,就是將統治者的樣貌刻在民間流通的貨幣(索利都斯金幣)上,因此她們也將自己的肖像放上去(皇室女性肖像被刻在貨幣上的例子並不少見,羅馬帝國前期也有類似情形)。此外,狄奧多西二世在赫布多蒙戰神教練場(Hebdomon,距離君士坦丁堡以西約七哩的郊區)豎立了高達十七公尺的花崗岩勝利紀念柱(四二一年),紀念柱的底座至今仍留存;底座上頭銘文的中間部分雖然已缺損大半,但可判讀的部分應該是「依妹妹們(的要求)」之意。儘管無法斷定,卻已充分顯示出狄奧多西二世妹妹們的重要性。

相關書摘 ►《歷史的轉換期2:378年 崩解的古代帝國秩序》導讀:邁向比較視野的「中古早期」歐洲史與中國史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歷史的轉換期2】378年 崩解的古代帝國秩序》,臺灣商務出版
作者:加納修、南雲泰輔、佐川英治、藤井律之
編著者:南川高志
譯者:許郁文

想理解歷史,轉換視角是不夠的
這套書,讓你完全扭轉世界史的理解方式!

——給我一個年分,我就給你全世界——

創新橫切式敘事 多空間的比較視野 著眼關鍵年分的全球史通述
打破單一國族語言,展現跨地域的相遇和連結
歷史教科書權威 日本山川出版社70周年紀念鉅獻

西元378年,人類歷史的轉捩點——
西方:日耳曼民族大遷徙,西羅馬帝國步向滅亡,古典時代晚期開啟,拜占庭世界的建立
東方:西晉滅亡漢人南遷,北方游牧民族進駐,多元混雜的南北對立之勢

這一年,由西羅馬皇帝親自率軍出征日耳曼民族的亞德里安堡戰役,最後以大敗收場。至此,羅馬再無力抵擋北方「蠻族」進入帝國,過往的榮光也一去不返。差不多同一時代,由「五胡」之一的氐族人苻堅率軍攻打東晉的淝水之戰,最後也無功而返。至此,分裂成南北兩塊的對立局面逐漸定型,中國同樣無法重現大一統盛世。兩場戰役都宣告了帝國秩序的崩解,各地呈現分裂之勢。

這是一個時代的結束,也是一個時代的開始。在亂局之中,各地人們共同面對這個新的世界,從掙扎中求生、摸索,並逐漸萌生出新的秩序。

除了帝國的崩解本身,舊秩序的崩壞,跟人群的大幅移動有關。這個時期無論是東方還西方,來自北方的游牧民族都深深衝擊了帝國。匈人西進牽動了日耳曼民族大遷徙,華北一帶也樹立了許多胡族政權。多元文化的碰撞,羅馬化(漢化)/日耳曼化(胡化)的折衝,也是當時代人們面對的重大課題。

因此,我們可以看見日耳曼民族進入羅馬帝國後,帝國如何接納這些人,他們又如何在帝國找到自己的位子;我們可以看見一個日耳曼民族建立的羅馬式王國,內部如何運作;我們可以看見承繼羅馬、成為新世界中心的拜占庭帝國,其首都君士坦丁堡如何一步步地成為日後西方文明的燈塔;最後,魏晉南北朝時期的華南華北概況為何,本書也將分別介紹。

確認差異是學習歷史的基本功,但找出東西世界的共通處,卻讓我們能細細品嘗世界史的箇中滋味。在尋找各地的共時性之際,說不定還能發現同時代生活的人們奮力解決共同課題的痕跡。

getImage-2
Photo Credit: 臺灣商務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