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篷兒童的白金階梯:在才藝的競技場上金錢並非萬能,但依舊是十足威能

天篷兒童的白金階梯:在才藝的競技場上金錢並非萬能,但依舊是十足威能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深感導向成功的超高效方法經常是非常違反人性的,不能好逸惡勞、必須長期忍耐、犧牲享樂或做其他事情的時間,甚至要拉上其他人——通常是母親——傾盡人生的精華歲月去追求一門藝術,願意犧牲到這樣的地步,也著實值得敬佩。

文:陶曉嫚

要能夠登上大舞台,從小就要習慣比賽,縱使是天才兒童,也無法全憑天分因應賽事的繁複規定和臨場壓力,家長必須擔任操盤手去研擬各種比賽的全攻略,最少也要找到可以託付的指導者分進合擊。

huwk7mnwqw2syzew36625pjku23bv5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無論是音樂、美術還是體育,家長必須從孩子應該獲得哪些成果開始,決定要參加那些比賽,以此回推應該做哪些練習、準備,要找怎樣的老師或指導教練,如何打造有效的訓練計畫、分別規劃日、月、年為計時單位的進度查核表。

導向成功的超高效方法經常是非常違反人性的。

才藝養成:孩子、家長與財富的持久團體戰

「坊間的團體班頂多當安親班,都是用來安慰那些沒錢、不懂音樂的爸媽,孩子要去比賽,當然要找一對一家教,會帶學生的老師時段一下子就被搶光光,做爸媽的動作一定要快,有時候晚一步,捧著多少錢去求對方都沒用。」

交響樂貴婦理所當然地說著,工藝貴婦不斷點頭,直說找老師不易,尤其在藝術界,每個老師都有鮮明的個性與特色,孩子也是如此,要在短時間內多帶孩子給幾個老師試教,最有名、比賽成績最好的老師或許在技巧方面很厲害,卻不見得能帶到孩子的心、讓孩子維持學習意願,也不見得樂意配合家長的需求。

媒合與評選師資是家長的工作,在天篷社群金錢不是問題,問題是花了錢之後有沒有得到符合期待的成果。即使幸運遇上值得信賴的老師,家長還是不能完全放著孩子自己去忙其他事,依舊要隨時關心進度,而好不容易搞定了家教與補習,還要努力把孩子送進音樂班、美術班,家長必須做大量功課了解各學校的排行與師資。

雖說天篷人普遍認為團體班顧得了平均值,顧不了落後和資優超前的極端值,但在生命這條賽道上,人除了和對手較量高下,總需要友伴同行,孩子有了一起學音樂、家庭背景相近的朋友,家長也透過其他孩子的父母獲得更多消息,同溫層彼此交流新知與八卦,諸如某名師只錄取私下找他補習的學生,在評選會上拉幫結派挺自己人,一堂家教課要價多少錢,根本是獅子大開口云云。

「你要評估孩子的程度到哪裡,去參加哪些比賽有機會得獎,難度高的比賽何時該去挑戰,還有哪些獎項一定要去爭取。」

交響樂貴婦指出,到處都有賽事,以音樂為例,就有各種私人或官方單位舉辦的演奏程度鑑定與比賽,但千萬不要以為有晉級、有獲獎就可以申請到理想的音樂班,或是能當作申請世界一流大學的資歷,畢竟內行人都看得出門道,兵家必爭之地如台北市政府教育局舉辦的五項藝術比賽——音樂、舞蹈、美術、創意戲劇、鄉土歌謠,獲得了台灣的代表性獎項後,自然而然會將目標轉向國際。

現代數位科技進步,國際級賽事、演奏會通常會要求參賽者先繳交自選曲目、指定曲目的錄音錄影,在書審通過之後,再到現場進行演出。這時天篷父母除了去搶約專業的影音團隊時程,訂做孩子的演奏服,並敦促孩子拼命練習指定曲、抓破腦袋挑選最有贏面的自選曲,讓一切按部就班進行,在截止日期前把影音資料寄出,還要同步規劃出國比賽的行程。

「訂好一點的飯店,而且要多訂幾天,孩子搭飛機到當地都很累了,住好一點才能調時差、放心休息,上場時才不會因為精神不好失常。」交響樂貴婦分享,一確認比賽地點就要趕快弄好訂房、包車那些庶務,因為競爭對手也是打同樣的主意,「不提早搶的話,其他人就會把房間訂光,而且有時候比賽是一個接一個,今天在這裡比完,明天就要飛到下一個城市,不把這些全部準備好,一定會開天窗。」

我想像著在比賽會場附近的五星級、六星級飯店裡,住滿了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神童和他們的富豪爸媽,每個人都在沙盤推演幾點到現場試音、演奏完要去拜訪評審的老師教授刷存在感,人人都對奪牌摩拳擦掌,這樣他們在飯店大廳、餐廳或電梯廳不期而遇時,會不會火花四射?而且具有公信力的獎項所有人搶破頭,比賽結果也是赤裸裸血淋淋,即使技藝僅差之毫釐,仍舊有輸贏之分,如果一直無法在名次上超前該怎麼辦?

「你如果非要一張獎狀不可,就去買貴一點的樂器,這樣在樂器行舉辦的比賽中多少可以得到名次。」

俗語說有錢好辦事,就算在才藝的競技場上金錢非萬能,依舊是十足威能。至於貴一點的樂器要價多少、可以考究到什麼地步,足以寫出一部百科全書,同樣的道理,付出貴一點的家教指導顧問費用、貴一點的器材設備、贊助賽事大會的這些那些衍生出的其他對價關係,又可以超展開成說不完的故事。

「所以說,這些哪裡是小孩子的比賽?根本是在考驗我們做父母的!」交響樂貴婦幾乎是用控訴的語調,飛快講完這一串話。

燃燒金錢燃燒青春,能否以藝能為終身職志?

過往我有聽聞天篷人願意為下一代的教育不惜血本,但對預算規模外的細節沒有詳細探究,深入訪談後得知他們的學藝之路是這樣走,讓我深感導向成功的超高效方法經常是非常違反人性的,不能好逸惡勞、必須長期忍耐、犧牲享樂或做其他事情的時間,甚至要拉上其他人——通常是母親——傾盡人生的精華歲月去追求一門藝術,願意犧牲到這樣的地步,也著實值得敬佩。

以莫大的犧牲進入藝術的殿堂後,那下一步呢?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