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系統早已示警多日,德國為何沒能提前準備、避免慘烈洪災?

洪水系統早已示警多日,德國為何沒能提前準備、避免慘烈洪災?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德國西部洪災觸目驚心:死亡人數已經攀升到160多人,許多人失蹤,成千上萬人失去了房屋和家園,基礎設施遭到極大破壞,財產損失不計其數。人們不禁要問,德國的防災系統是否沒有奏效,哪裡出了問題。

文:德國之聲中文網

「在災害防控的問題上,我們和大流行病預防一樣準備不足」,德國社民黨政治家勞滕巴赫(Karl Lauterbach)這樣評論道。德國經濟部長阿特麥爾(Peter Altmaier)表示,必須找到災難防範中出現的錯誤,以應對今後會更加頻繁出現的自然災害和大流行病。

左翼黨呼籲內政部長辭職

而德國在野自民黨和左翼黨的批評就不這麼溫和了。自民黨在聯邦議院的議會黨團副主席邁克爾・特烏拉(Michael Theurer)表示:「這是重大的系統性失敗,聯邦內政部長傑霍夫(Horst Seehofer)對此負有直接的個人責任。」

德國左翼黨甚至呼籲傑霍夫辭職。該黨認為,政府沒有認真對待相關警告,或者沒有以必要的重視程度將其傳遞給主管部門,「這兩種情況都是不可原諒的,是一個嚴重的政治錯誤。鑑於災難的嚴重性,應該負責任的部長辭職是再合適不過了。」

英國水文學家:「體制的巨大失敗」

早在7月10日,歐盟洪水警報系統(EFAS)就已經發出了警告。德國氣象局的專家也對洪水到來的時間和程度並「不感到驚訝」。

據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7月18日報導,「一個科學家小組向德國當局發出了一系列準確的預測,以至於現在讀起來就像一個可怕的預言:萊茵蘭即將受到『極端』洪水的襲擊,特別是在埃爾夫特河(Erft)和阿爾河(Ahr)沿岸,以及哈根和阿爾特納等城鎮。」

該報援引英國雷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水文學教授漢娜・克洛克(Hannah Cloke)說法,一種「體制的巨大失敗」導致了戰後德國最嚴重的自然災害之一。她說,有些山洪暴發很難詳細預測,但「肯定有時間」讓較大的城鎮做好預警或者疏散準備。

克洛克在接受德國電視二台採訪時指出,「早在幾天前,就可以看到即將發生的事情。」曾參與歐洲洪水警報系統EFAS建立的克拉克強調,氣象部門已經發布了所有必要的警告,然而,「這個警告鏈在某處斷了,所以這些訊息沒有到達人民手中。」

克拉克還認為,德國缺乏一個全國範圍內的統一的洪水風險處理方法,以及應對不同情況的不同的洪水計劃。

內政部下的聯邦公民保護局有辱使命?

德國作為一個聯邦制國家,防災救災任務是由聯邦、各州和地方政府共同來執行的。各州政府主要管轄災難控制,緊急救援和處置、民事保護等;而聯邦政府只在德國基本法規定的某些領域承擔相應的職責,主要應對州和地方政府無法應對的重大危害事件。

2004年,德國成立了災害管理的專門機構——聯邦公民保護與災害救助局,簡稱聯邦公民保護局。該局歸聯邦政府內政部的領導,主要負責自然災害、事故災難、傳染病疫情等重大災害的綜合協調管理。

德國聯邦公民保護和災難援助辦公室主任阿明・舒斯特(Armin Schuster)為此次的災難預警辯護說:「我們的預警基礎設施在聯邦政府中已經發揮作用,」他向德國電視二台表示,德國氣象局已經提供了相對較好的警告。「我們通過我們的應用程式,通過媒體發出了150條警告。」他說,問題是,你往往在半小時前無法判斷哪個地方會受到什麼量的雨水襲擊。

在接受德意志電台採訪時,阿明・舒斯特還表示,他認為問題不在於預警系統的缺陷,而在於地方當局和民眾處理預警的敏感度。他稱,從上週三到週六,聯邦公民保護局發出了150條警告。「整個預警系統完全都在運作。」不過他也表示,需要混合使用不同的警告方法,純粹的數字警告不是正確的方法。「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也希望好的老式警報器回歸」,他說。

舒斯特還表示,德國政府將通過一項9000萬歐元的計劃,和聯邦各州一起在適當的地方安裝警報器,但該計劃需要好幾年的時間才能完成,而且,9000萬歐元也是不夠的。

災情嚴重的北威州內政部長羅伊爾(Herbert Reul,基民盟)向《圖片報》表示,根據他目前的瞭解,並「沒有重大的原則問題」,不過他呼籲改進預警系統,讓那些沒有預警應用程式的人也收到警告。

德國鎮縣聯合會警告說,不要對德國的災難防控系統提出「根本性的質疑」。該聯合會主席萊因哈德・薩格(Reinhard Sager)說,「在某個時刻,人類在這種閃電般的自然力量面前根本無力應對。我們應該意識到這一點並接受它。」不過,薩格也贊成通過行動電話改善警告的可能性。「現有的技術可能性目前仍然沒有得到足夠的利用」,他說。

去(2020)年9月,德國舉辦了一次全國「預警日」活動,在一次模擬的自然災害中向全國人民發出警報。但令人震驚的是,大部分技術都沒奏效。

儘管聯邦公民保護局替自己辯護,自民黨聯邦議院議會黨團副主席邁克爾・特烏拉則認為該局有嚴重過失。他說,「氣象學家的及時警告,既沒有通過當局、也沒有通過公法廣播公司充分傳達給公民。」

綠黨總理候選人安娜萊娜・貝爾伯克(Annalena Baerbock)贊成在極端天氣事件的預防措施問題上,給予聯邦政府更多權限。她向德國電視一台表示,有必要「大規模地」加強風險防範,和應對新冠疫情一樣,聯邦政府必須在跨地區事件中發揮更有力的協調作用。

與此同時,她認為,除了風險防範外,還必須採取更多「氣候適應措施」,包括改建城市,給予河流「更多空間」,必須做更多工作來保護氣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