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可能導致日本提早四年跌破一億人口數,更糟的是還減少人們戀愛結婚的機會

疫情可能導致日本提早四年跌破一億人口數,更糟的是還減少人們戀愛結婚的機會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疫苗接種進展順利,全球疫情得到了控制,但無需在現實世界與人見面就能處理大多數事情的遠距辦公方式,也可能從此扎根人類社會。人們失去面對面的機會,這將對未來人口產生什麼樣的影響呢?

文:星野卓也

疫情蔓延導致懷孕人數減少

始於去(2020)年初的由新型冠狀病毒帶來的危機,其影響也波及到了人口動態。日本厚生勞動省去年底公佈了2020年截至10月底的懷孕人數。隨著疫情蔓延,懷孕人數呈現出低於往年的趨勢,特別是第一次發佈緊急事態宣言的2020年5月,與上年相比減少了17.6%,同比減少近兩成。

再看看5月之後的變化,6月同比減少5.7%,7月減少10.9%,8月減少6.0%,9月減少1.0%,10月減少6.6%。緊急事態宣言解除之後,相比下減少的態勢仍在持續。

懷孕申報件數
Photo Credit: nippon.com

由於懷孕申報大多是在孕後11週之內完成的,所以申報數大致相當於此後7至8個月時即將出生的嬰兒數。2020年懷孕人數的減少將顯現為2021年出生人數的減少。資料2,是在對2020年11月之後的懷孕申報數設定了某些假設條件,推導出2020年和2021年的日本人出生人數。

結果顯示,日本出生人數從2019年的86萬5000人連年遞減,2020年為84萬人,2021年則為76萬9000人,跌破80萬人大關。而之前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以下簡稱「社人研」)發佈的人口預測(出生、死亡人數為中位假設數)中,日本人的出生數要到2034年才會減少到這個水準。疫情加速了出生人數的減少趨勢。

疫情從多個方面影響了懷孕人數的減少。

首先是經濟環境惡化。日本的完全失業率在2019年12月到達谷底為2.2%,2020年12月則上升到了3.0%。由於工作時間和獎金減少,2020年日本人平均薪資比上一年減少了1.2%。特別是那些面對面服務行業,深受外出限制要求的約束,所受影響很大。隨著家庭經濟收入環境惡化,可以想見更多人推遲生育。

其次是,為了避免感染,人們儘量減少去醫院就診。隨著老齡化發展,日本國內醫療費用的結構性成長態勢仍在持續,但2020年4至9月卻低於上年同期水準。醫療費用轉為減少的原因是,更多人為了避免感染,在不必要、非緊急情況下就不去醫療機構就診了。懷孕、生育也面臨同樣問題,可以想見,有更多的夫妻為了避免去醫療機構就診而推遲生育孩子。

第三則是,人們互相結識機會和結婚數量減少,而這是生育的前提。2020年日本結婚登記數為53萬8000配,比2019年減少了12.7%。可以認為,受外出限制要求的影響,人們面對面接觸的機會減少了,這也影響到結婚人數。

出生人數變化預測值
Photo Credit: nippon.com

出生人數「持續」減少是個大問題

問題在於,出生人數減少這種趨勢是否止步於2021年?如果出生人數減少只是暫時的,那對日本將來人口的影響不至於太大。因為,以一年為期減少10萬人和今後10年每年持續減少10萬人(10年×10萬人=100萬人),兩者對未來人口的影響是完全不同的。

讓我們來深入思考一下上述三個負面因素是否具有持續性。

首先,疫情對於經濟的負面影響,關鍵是普及疫苗接種。從疫苗在日本國內接種,其效果得以驗證,到政府判斷能像疫情前那樣不需要避免「三密」,應該還需要一段時間。另外,隨著經濟活動恢復,政府的就業扶持政策和資金補助會隨之減少,這將抑制經濟恢復趨勢。經濟層面對出生人數的影響,預計會隨著疫苗接種的普及逐漸緩和,但在一定時間內仍有很大可能繼續存在。

而第二點減少去醫院就診的問題,也取決於疫苗接種的普及程度。雖然人們對去醫院就診的抵觸心理也會逐漸減緩,但至少年內仍有影響。

恐怕影響會長期存在的是第三點,即對人們相互結識機會和結婚的影響。如果沒必要自主限制外出了,人與人面對面的機會自然會增加。不過,遠距辦公和學校線上授課等方式,在疫情平息之後有可能部分得以延續。這些方式具有減少人們面對面交流機會的一面。面對面交流機會的減少,會導致結婚和生育減少,存在長期影響出生數量的風險。

如果影響長期持續,日本人口將提前四年跌破一億人

我們來試做一個簡單的模擬推演。假設下行壓力長期持續,也就是說,假設壓低2021年出生人數的三個因素長期持續,那日本未來人口將會怎樣變化呢?其結果如以下圖表所示。

日本未來人口模擬
Photo Credit: nippon.com

據此可以看出,日本總人口數值,會比社人研預測的出生中位值向下波動,接近最壞情況下的出生低位值(死亡均假設中位值)。2065年人口模擬推演值為8353萬人,比出生和死亡皆為中位假設的8808萬人少450萬人左右。而日本人口跌破1億人的時間為2049年。這個結果,比社人研的中位假設預測的2053年提早了四年。

我們這一模擬推演假設的前提是,疫情的影響長期持續,乍一看大家可能會覺得過於悲觀了。因為疫情本身會隨著疫苗接種的普及逐漸平息。不過,前面所提的第三個影響因素——面對面機會減少對人們相互結識和結婚的影響會持續多久,仍是個未知數。

避免再次出現就業冰河期

從工作方式彈性化、勞逸結合等觀點來看,遠距辦公讓很多人受益。政府需要做的,不是針對遠距辦公趨勢做文章,而是要採取更加治本的措施,以緩解生育帶來的家庭經濟困窘問題。為此,首先要確實保障因疫情而停滯不前的實體經濟良性發展。

日本政府計畫在2021年度逐漸縮減去年出臺的就業補助金等財政政策運用。在疫情影響尚存的情況下,如果迅速收緊支援政策,恐怕會對經濟產生很大影響。日本曾經因為經濟極不景氣催生了就業冰河期,導致出生人口成長乏力。為了避免疫情再次引發就業冰河期,必須推行周密的戰略以度過難關。

從緩解家庭經濟困窘的角度出發,也需要向育兒家庭提供政策支持。應該積極研究長久以來廣泛呼籲的必要措施,比如完善對多子女家庭的扶助等。菅義偉政府提出將不孕治療納入醫保,減輕了不孕治療的費用負擔,將激發更多人的生育意願。

但也必須承認,這只不過是對生育孩子前期階段的補助。而生育孩子在經濟方面的不安,比起生產本身,更多來自於孩子出生後的教育撫養費用等。因此對育兒家庭實施扶助時必須考慮到這一點。

2021年日本人出生人數減少幾乎已成定局。如何讓今後的出生人數切實恢復到新冠肺炎疫情之前,避免筆者模擬推演的情形成為現實,對於遏制未來人口急劇減少極其重要。應對少子化問題的舉措決不可緩。

作者介紹: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經濟調查部主任經濟學家。2011年3月畢業於一橋大學經濟系,同年4月進入第一生命保險公司,同年6月起調人第一生命經濟研究所工作。2021年3月畢業於一橋大學研究所經營管理研究科金融戰略與經營財務課程。所負責的研究領域為日本經濟、財政、社會保障、勞動制度的分析與預測。日本證券分析師協會檢定會員、國際註冊投資分析師、社會保險律師。

本文經《nippon.com 繁體字》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