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井頭畫海報》:台灣手繪電影看板的傳統,與廣告社發展有緊密關聯

《大井頭畫海報》:台灣手繪電影看板的傳統,與廣告社發展有緊密關聯
Photo Credit: 陳伯義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國寶畫師顏振發50年手繪看板生涯、首部不藏私傳奇全紀錄。描繪顏師傅的生命小史、手繪技藝,並首度彙整其精彩的看板和油畫作品。

海報藝術新浪潮

法國藝術家朱爾斯.切雷(Jules Chéret)將他在英國學到的彩色石版畫技術帶回到法國,更為輕便且隨手就能在石板上進行作畫。一八六七年,他以馬戲團海報作為發想靈感,為巴黎劇院設計首幅顏色大膽、線條靈活、人物富有戲劇張力的海報,並開始一系列劇場、娛樂活動的海報設計,數量高達上千幅,因而有「現代海報之父」之稱。

同個時代裡還有為人熟知的阿爾豐斯.慕夏(Alfons Maria Mucha)、羅特列克(Toulouse- Lautrec)、金.塞繆爾.格拉塞(Eugene Grasset)、泰奧菲爾.亞歷山大(Alexandre Steinlen)等藝術家也都爭相投入,以藝術手法創新海報設計。大約在一八九○至一九一○年代,這波海報熱潮與整個歐洲掀起的「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並起,他們丟棄過往時代的包袱,迥異於學院派的傳統風格,以創新的藝術風格且具國際性的設計置放在一張張海報紙上,更具時尚感與裝飾性。

在世紀末的交會點上,「新藝術運動」成形不久後,一九○○年初德國出現「海報風格運動」(Plakastil),不同於新藝術的張力風格,設計上以極簡的圖像與色彩,加上鮮明的文字來達成商業宣傳目的。這個運動代表設計師有路德維希.霍爾溫(Ludwig Hohlwein)、朱利葉斯.克林格(Julius Klinger)、漢斯.魯迪.爾特(Hans Rudi Erdt)等人,揭示了現代主義設計的前奏。

在世紀末的交會點上,「新藝術運動」成形不久後,一九○○年初德國出現「海報風格運動」(Plakastil),不同於新藝術的張力風格,設計上以極簡的圖像與色彩,加上鮮明的文字來達成商業宣傳目的。這個運動代表設計師有路德維希.霍爾溫(Ludwig Hohlwein)、朱利葉斯.克林格(Julius Klinger)、漢斯.魯迪.爾特(Hans Rudi Erdt)等人,揭示了現代主義設計的前奏。

二十世紀初多樣的藝術潮流影響著海報設計的發展,如立體主義、達達主義、未來主義、超現實主義等文化思潮交互作用。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戰時的募兵海報成為平面設計的大宗,分別有藉象徵圖像進行強烈表達的表現主義,以及喚醒愛國情操的寫實主義為兩大路線,海報呈現出當時代的社會氛圍。

前者以德國威瑟(Yupp Wiertz)設計的「捐出妳的長髮」為標語的海報作為代表,表達戰時別再浪費時間在頭髮上,一起以行動備戰;後者美國插畫家詹姆斯.蒙哥馬利.弗拉格(James Montgomery Flagg)有以山姆大叔為主角的系列徵兵海報,其中就以用手指向觀者,直接指示:「我要你為國家入伍。」(I Want YOU for U.S. Army)最廣為人知。

Unclesamwantyou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正當歐洲新藝術海報浪潮的風起雲湧之際,一八九五年台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日本將內地明治維新努力學習西方文化的成果帶入島內,從制度、器物、觀念、飲食……幾乎涵蓋生活各層面,從而啟動了台灣近代化與商業化的發展,這時海報在台灣也成為商業廣告、政令宣導的最佳利器。

台灣總督府為了宣揚殖民治台的成果,而仿效西方的萬國博覽會,在台舉辦大型展覽活動,作為「殖民台灣」的國力展現。從一九一六年的「台灣勸業共進會」、一九二六年的「中部台灣共進會」到一九三五年的「始政四十周年紀念台灣博覽會」,後者是台灣史上最大型的博覽會活動。

日本與世界博覽會的歷史悠遠。日本首次參與的是一八六七年巴黎世博會,當年浮世繪、園藝、茶葉濃濃的東洋文化風靡全歐洲。一八七三年(明治六年),維也納舉辦萬國博覽會,當年日本派遣代表團參加博覽會,希望學習西方新穎的科技,其中陶磁技術官納富介次郎將博覽會「Design」的理念創造出「圖案」一詞,隨後日本大學陸續成立「圖案科」,逐步展開設計教育。

博覽會是集結各式文化、科技與國家力量等各種生活範疇的大型展覽,也是倡導正面與未來前瞻主題宣言的大平台。在這個熱鬧非凡的會場中,各方無不運用強烈的視覺元素與媒介傳達訊息,爭取現場觀眾的目光。

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中,台灣總督府為了展示日本治理台灣成果的宣傳,投注了大量的宣傳預算,而印製了各式文宣品,如鳥瞰地圖、明信片、紀念戳章、邀請卡、摺頁、手冊等,當然還有活動海報。當時在縝密的活動策劃下,採取三波的海報露出宣傳,前兩張海報都由塚本閤治設計,分別以香蕉樹、廟宇、總督府與白鴿作為設計元素,第三張海報則以公開徵件方式,最後由藤佐木繁設計,一張高舉展覽會館的金黃色臂膀為主視覺的海報獲得首獎。

「扛棒」在哪裡?

海報作為政策宣導、商業廣告與資訊傳遞的重要利器,電影海報是觀眾觀看電影的第一道介面,吸引著人客買票進場,一探究竟。一張平面上頭交會著電影、廣告、海報、美術、設計等不同的西方視覺產物,隨著電影在台灣普及,逐漸成為島民重要的娛樂媒介,日本原裝的海報也隨片飄洋來台。

當現代戲院跟隨著電影商業化一一建置,位於末端的映演事業也構成一個產業鏈。從電影放射出來包括報紙廣告、電影海報、本事簡介、踩街放送等不同型態的宣傳方式也在島上誕生,其中手繪電影看板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一同出現。

日本第一家電影放映常設館「電氣館」在一九○三年開設,位於東京淺草。現存一張一九一四年的老照片記錄下戲院正上演著義大利史詩默片《安東尼與克麗奧佩托拉》(Antony and Cleopatra, 1914)的首日。戲院外人山人海,把街道擠得水洩不通,而建築物外觀則包覆著多幅懸掛在上頭的巨幅電影看板,出入口樹立了幾張直式的廣告詞看板,場面相當浩大。可見一九一○年代全球掀起默劇熱時,各地的劇院都會聘請繪師繪製新片海報,期望攫取觀眾的目光。

對照李火增在日治時期拍攝的幾張台灣戲院的照片,可以看見相同的宣傳配置出現在日後的台灣。一九三○年代的台北西門町上頭有三間大戲院:橢圓公園前的「新世界館」,在一九二○年落成,同個位置為今天捷運六號出口的新世界大樓,上頭有真善美戲院;沿著西門町往西走,可以找到一九三六年開幕的「大世界館」,原址就是今天的星聚點;斜對面是一九二四年開幕的「芳乃館」,也就是位在今天成都路上的國賓大戲院。

若將視角先放在「新世界館」,在戲院與隔壁的「高砂食堂」間有一大面橫幅的看板牆,上頭的電影廣告是出自「大世界館」,而照片上頭的電影廣告是一九三八年由東寶電影公司所發行的《世紀の合唱 愛国行進曲》,左側邊則有舊世界館之稱的「第二世界館」的看板牆,戲院原址位於今天的昆明街上。

另一張照片則攝於約一九四○年初,看板被切割成「大世界館」所上映的多部直幅電影廣告,同樣地側邊貼著「第二世界館」,在上橫幅出現「祝皇紀二千六百年」的賀詞,右側則有提醒路人「保密防諜」的警示招牌。從街道佈置可感受到戰時的皇民化運動與提倡愛國精神的氛圍。

循著廣告看板,往西門町向西走,可以抵達真正的「大世界館」。跟著一群台北高校學生來此看電影,放映的是一九三七年由東寶映畫公司發行的《怒濤を蹴って—軍艦足柄渡欧日誌》,講述足柄號重巡洋艦的戰爭故事。在戲院外頭仰望一看,一幅由木板製作的浩大軍艦在波濤海浪上前行,上方掛著大日本帝國的旗幟,動態感十足,做工精細令人嘆為觀止。

時間切換,來到休閒的正月時節,陽光和煦,西門町街道充滿著悠哉的漫遊路人與單車騎士。幾位穿著和服端莊的女子站在「大世界館」的亭仔腳下,閒話家常,可能在談論著剛剛看完的電影。望向斜右對角,「芳乃館」側邊也懸掛著正在放映的電影看板,或許還可到對面趕上下一場電影。

再將視角稍微從西門町轉向大稻埕,在一九四二年擴大舉行的「台灣神社祭」祭典遊行來到太平町,神輿和人潮來到德記商店前,在商號底下的門口一側可見置放了西門町「國際館」(今萬年商業大樓)的電影海報看板,向大稻埕來來往往的商人與過客打廣告。

看板在台語唸作「扛棒」(Kan Ban),由日語「かんばん」直翻而來,是台灣熟悉的日常語彙與常見的街道風景。這樣的轉譯也可從中看到看板文化從日本內地移植到台灣島內的過程。一幅幅巨大的廣告招牌懸掛上戲院建築外頭,成為新興商業區內最醒目的街道風景,也是島內人民抬頭仰望最新鮮的奇觀經驗。

除了大型的手繪與手工海報看板,我們還可發現戲院門口或騎樓處則貼上手繪電影海報,或工整地置放手寫筆劃的廣告詞看板。小張海報與巨幅看板一個主內、一個主外,不同尺度的廣告相互輝映,招攬觀眾來看戲。

這樣的廣告配置一直延續到戰後台灣。李火增也來到西門町圓環邊,跨至五○年代,「新世界館」轉手變成中國國民黨的「新世界戲院」,上頭的看板逐漸鋪滿整個建築外觀,日文看板變為中文字,並懸掛著反共標語。一九六七年,「新世界戲院」原址改建為八層樓高的「新世界商業大樓」,由姚元中設計、天壇營造廠承造,整棟建築物由鋼筋混凝土造成,立面外牆包覆著巨幅手繪電影看板,成為西門町重要的城市記憶,而後則以廣告電視牆取代。

這樣的時代輪轉同樣也出現在各個時期的台南全美戲院,不同的是今天的全美戲院仍保存著舊時代的看板配置,建築體被大大小小、五花八門的電影文宣層層包覆起來,成為戲院現成的裝飾物,和諧而自成一格。

全美戲院的外觀立面鋪滿四大幅由顏振發手繪的電影看板,佔據戲院二到三樓的外頭面積。另外下方三分之一是由四根柱體支撐出的載客空間,立柱四面都成為現成張貼電影文宣使用;面向路邊一側是直書訂製的電影廣告燈箱,側邊則是張貼當期放映的海報佈告欄。再往內部一層,除了售票亭和放置明信片的本事櫥,其他空間皆貼滿片商現成的數位印刷海報,與上頭手繪看板形成有趣的對比。

0-3-8
Photo Credit: 陳伯義攝影
0-3-8-2
Photo Credit: 陳伯義攝影

手繪看板的前輩們

巨大的電影看板畫面源自於一張張海報原稿,二戰後好萊塢電影公司開始將印刷海報輸往全球。海報跟著電影從歐美與日本原裝來台,直接套用原裝設計,而後將廣告的文字從外文翻譯成中文,但也有因為認為原版海報不夠吸引人,而請台灣本地繪師重新設計而成的。

後來台灣開始有自產的國台語片風潮,電影產業也需要屬於台灣自己的電影海報設計,海報畫師與設計家逐漸成為的專業職業。當時電影公司會委託相關廣告社或是畫坊製作電影海報與看板,因此這些公司培養了許多專業畫師,像是知名的手繪海報畫師陳子福先生。

在陳子福的傳記中,他提及最初他曾短暫於白天賜所經營的「白日畫房」畫過廣告看板,一九四七年到國泰影業工作,主動修繪《血濺櫻花》(一九四五)電影海報,完成他人生中第一張海報,並且一炮而紅。後來大同電影公司老闆柯媽媽委託他製作四十多部電影海報,他因而展開職業海報畫師生涯。他回想當時自己仍是新手,而業界早已有十多位前輩,他只能算是「業餘」。

0-3-9
Photo Credit: 陳伯義攝影
全美戲院對面騎樓下的鐵皮門成為顏振發現成的招生與宣傳用的公佈欄。

從這條線索可以發現,日治時期商業活動興起,手繪海報、看板與招牌成為廣告社服務的一環,在那個還沒有正規的廣告代理公司的年代裡,這些廣告社成為台灣廣告業的雛形。戰後一九五○年代末,台灣的經濟逐漸復甦,工商活動蓬勃發展,幾間與設計發展有關的廣告公司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如一九五九年溫春雄成立了東方廣告社、一九六一年同時出現國華廣告公司與台灣廣告公司,廣告設計與美術在產業和學院裡的應用也相繼建制化。

這樣的過程在金都美術廣告公司董事長陳王根先生以前的專訪中也提及,一九四六年出生的他,因為從小喜愛看漫畫進而引發他對繪畫的喜愛,但因為家境困頓,國小一畢業就到不同的畫坊和廣告公司當學徒,學習畫廣告看板。他在因緣際會下到金峰廣告任職,承攬許多戲院看板的繪製。後來他在電影產業累積了足夠資歷與人脈,而機會成立金都廣告設計公司,除了承接手繪電影看板,也開始製作電影手繪海報。

這段在金都廣告的記憶,也留存在目前仍苦心經營台南麻豆戲院的錡清祿的腦海中。自一九七三年起,他開始在西門町桂林路的金都半工半讀,他的業務主要是廣告印刷、海報設計與戲院佈置,業主包括國賓、獅子林、欣欣等多家戲院,從此他與戲院結下不解之緣。一九九八年,他開始接手虎尾白宮戲院,兩年後又承接麻豆戲院,一直經營至今。

早期台灣手繪電影看板和海報的文化,與廣告社在台灣的發展有著緊密的關聯。從美術史的角度看,早期許多大型電影手繪看板來自一間間美術社與畫坊。許多畫師為習得一技之長,在低工資又高競爭的生態下,大多數畫師仍秉持著對繪圖的興趣堅持下去,期待有朝一日能真正成為藝術家。

在陳子福的記憶裡,台北以他曾經待過的「白日畫房」、以及王水金經營的「東和畫房」最為有名。另一位看板前輩簡錫欽出生於日治時期的桃園大溪,早年曾在東京多摩美術學校學習。戰後初期他回到台灣,適逢電影看板行業蓬勃的年代,他加入「天龍畫房」,承接中央製片場各戲院的看板,也成為他後來創立金藝廣告社的契機。在《出神入畫》的紀錄片中,簡錫欽提及過去曾為萬國戲院繪製看板,工作室位於中央市場附近。

曾任三重鎮長的洪水塗,是政治家也是藝術家,但很少人知道他曾經是電影手繪看板師,曾在三重重新路市中心內開設東海畫社,專為三重戲院製作看板與吊掛。在電影黃金盛世時,工作應接不暇,在地的金都戲院、三重戲院、大明戲院、天台戲院等都是他們的客戶。後來洪水塗因從政而逐漸淡出看板事業,由他底下的畫師簡國清、李國明傳承東海畫社。

0-3-11陳伯義攝影
Photo Credit: 陳伯義攝影

台南著名的民間彩繪大師潘麗水善於繪製門神、壁畫,他曾短暫轉行為戲院繪製廣告看板。在日治時期皇民化運動期間所發動的「寺廟整理運動」、「鋤佛運動」,讓台灣傳統寺廟對於宮廟彩繪的需求大量降低,像潘麗水這樣的畫師因生計受到影響,戲院的廣告看板便成為他們賺錢養家的途徑。

在一九四○年前後,他先後為戎館和宮古座繪製海報看板,雖然只是兼差外快,但可精進彩繪畫工。因為壁畫與看板都講求畫面的構圖經營,在人物、動作、場景的調配上可相互轉換變通,還有對於色彩的掌握度,這樣的看板手繪經驗影響了日後他對大型壁畫的施作。

相關書摘 ▶《大井頭畫海報》:手繪看板被視為文化資產,顏振發從無名繪師變「台灣國寶」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大井頭畫海報:顏振發與電影手繪看板》,遠足出版

作者:王振愷

  • momo網路書店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作者介紹】

王振愷,台南永康人,1993年生,畢業於國立台北教育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經營學系、藝術理論與評論研究所,現任台灣影評人協會理事。他長期從事電影與當代藝術的獨立研究與評論書寫,並關注書寫與影像間的跨媒介,實踐一種獨特的策展方法。策展作品有「菲林轉生術」電影文物特展、「觀光記」當代影像展覽(獲得2020年第三季台新藝術獎提名)。著有《大井頭放電影:台南全美戲院》。個人網站請點此

【傳者簡介】

顏振發,台南下營人,1953年生,目前擔任全美戲院電影手繪看板首席畫師。從十八歲開始在延平戲院向陳峰永師傅學習繪製電影手繪看板,已累積五十年的職業生涯,先後登上《美聯社》、《紐約時報》等國際媒體。從2013年開始,為保存與傳承手繪技藝,開設「手繪看板文創研習營」,也透過異業委託合作進行推廣。2018年獲頒台南市卓越市民的殊榮。

【本書特色】

  • 「大井頭」系列《大井頭放電影:台南全美戲院》續集。
  • 台灣國寶畫師顏振發50年手繪看板生涯、首部不藏私傳奇全紀錄。
  • 描繪顏師傅的生命小史、手繪技藝,並首度彙整其精彩的看板和油畫作品。
  • 攝影藝術家陳伯義親自操刀貼身記錄。
  • 優美的文字充滿感情,搭配300張精彩海報和圖片,圖文並茂。
pic_1625011210_99087_1
Photo Credit: 遠足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