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井頭畫海報》:台灣手繪電影看板的傳統,與廣告社發展有緊密關聯

《大井頭畫海報》:台灣手繪電影看板的傳統,與廣告社發展有緊密關聯
Photo Credit: 陳伯義攝影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國寶畫師顏振發50年手繪看板生涯、首部不藏私傳奇全紀錄。描繪顏師傅的生命小史、手繪技藝,並首度彙整其精彩的看板和油畫作品。

海報藝術新浪潮

法國藝術家朱爾斯.切雷(Jules Chéret)將他在英國學到的彩色石版畫技術帶回到法國,更為輕便且隨手就能在石板上進行作畫。一八六七年,他以馬戲團海報作為發想靈感,為巴黎劇院設計首幅顏色大膽、線條靈活、人物富有戲劇張力的海報,並開始一系列劇場、娛樂活動的海報設計,數量高達上千幅,因而有「現代海報之父」之稱。

同個時代裡還有為人熟知的阿爾豐斯.慕夏(Alfons Maria Mucha)、羅特列克(Toulouse- Lautrec)、金.塞繆爾.格拉塞(Eugene Grasset)、泰奧菲爾.亞歷山大(Alexandre Steinlen)等藝術家也都爭相投入,以藝術手法創新海報設計。大約在一八九○至一九一○年代,這波海報熱潮與整個歐洲掀起的「新藝術運動」(Art Nouveau)並起,他們丟棄過往時代的包袱,迥異於學院派的傳統風格,以創新的藝術風格且具國際性的設計置放在一張張海報紙上,更具時尚感與裝飾性。

在世紀末的交會點上,「新藝術運動」成形不久後,一九○○年初德國出現「海報風格運動」(Plakastil),不同於新藝術的張力風格,設計上以極簡的圖像與色彩,加上鮮明的文字來達成商業宣傳目的。這個運動代表設計師有路德維希.霍爾溫(Ludwig Hohlwein)、朱利葉斯.克林格(Julius Klinger)、漢斯.魯迪.爾特(Hans Rudi Erdt)等人,揭示了現代主義設計的前奏。

在世紀末的交會點上,「新藝術運動」成形不久後,一九○○年初德國出現「海報風格運動」(Plakastil),不同於新藝術的張力風格,設計上以極簡的圖像與色彩,加上鮮明的文字來達成商業宣傳目的。這個運動代表設計師有路德維希.霍爾溫(Ludwig Hohlwein)、朱利葉斯.克林格(Julius Klinger)、漢斯.魯迪.爾特(Hans Rudi Erdt)等人,揭示了現代主義設計的前奏。

二十世紀初多樣的藝術潮流影響著海報設計的發展,如立體主義、達達主義、未來主義、超現實主義等文化思潮交互作用。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戰時的募兵海報成為平面設計的大宗,分別有藉象徵圖像進行強烈表達的表現主義,以及喚醒愛國情操的寫實主義為兩大路線,海報呈現出當時代的社會氛圍。

前者以德國威瑟(Yupp Wiertz)設計的「捐出妳的長髮」為標語的海報作為代表,表達戰時別再浪費時間在頭髮上,一起以行動備戰;後者美國插畫家詹姆斯.蒙哥馬利.弗拉格(James Montgomery Flagg)有以山姆大叔為主角的系列徵兵海報,其中就以用手指向觀者,直接指示:「我要你為國家入伍。」(I Want YOU for U.S. Army)最廣為人知。

Unclesamwantyou
Photo Credit: 維基百科

正當歐洲新藝術海報浪潮的風起雲湧之際,一八九五年台灣成為日本的殖民地,日本將內地明治維新努力學習西方文化的成果帶入島內,從制度、器物、觀念、飲食……幾乎涵蓋生活各層面,從而啟動了台灣近代化與商業化的發展,這時海報在台灣也成為商業廣告、政令宣導的最佳利器。

台灣總督府為了宣揚殖民治台的成果,而仿效西方的萬國博覽會,在台舉辦大型展覽活動,作為「殖民台灣」的國力展現。從一九一六年的「台灣勸業共進會」、一九二六年的「中部台灣共進會」到一九三五年的「始政四十周年紀念台灣博覽會」,後者是台灣史上最大型的博覽會活動。

日本與世界博覽會的歷史悠遠。日本首次參與的是一八六七年巴黎世博會,當年浮世繪、園藝、茶葉濃濃的東洋文化風靡全歐洲。一八七三年(明治六年),維也納舉辦萬國博覽會,當年日本派遣代表團參加博覽會,希望學習西方新穎的科技,其中陶磁技術官納富介次郎將博覽會「Design」的理念創造出「圖案」一詞,隨後日本大學陸續成立「圖案科」,逐步展開設計教育。

博覽會是集結各式文化、科技與國家力量等各種生活範疇的大型展覽,也是倡導正面與未來前瞻主題宣言的大平台。在這個熱鬧非凡的會場中,各方無不運用強烈的視覺元素與媒介傳達訊息,爭取現場觀眾的目光。

在「始政四十周年記念台灣博覽會」中,台灣總督府為了展示日本治理台灣成果的宣傳,投注了大量的宣傳預算,而印製了各式文宣品,如鳥瞰地圖、明信片、紀念戳章、邀請卡、摺頁、手冊等,當然還有活動海報。當時在縝密的活動策劃下,採取三波的海報露出宣傳,前兩張海報都由塚本閤治設計,分別以香蕉樹、廟宇、總督府與白鴿作為設計元素,第三張海報則以公開徵件方式,最後由藤佐木繁設計,一張高舉展覽會館的金黃色臂膀為主視覺的海報獲得首獎。

「扛棒」在哪裡?

海報作為政策宣導、商業廣告與資訊傳遞的重要利器,電影海報是觀眾觀看電影的第一道介面,吸引著人客買票進場,一探究竟。一張平面上頭交會著電影、廣告、海報、美術、設計等不同的西方視覺產物,隨著電影在台灣普及,逐漸成為島民重要的娛樂媒介,日本原裝的海報也隨片飄洋來台。

當現代戲院跟隨著電影商業化一一建置,位於末端的映演事業也構成一個產業鏈。從電影放射出來包括報紙廣告、電影海報、本事簡介、踩街放送等不同型態的宣傳方式也在島上誕生,其中手繪電影看板也是在這樣的背景一同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