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可以救得了你」:自殺者身後,仍承受巨大創傷的遺族們

「我以為,我可以救得了你」:自殺者身後,仍承受巨大創傷的遺族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一場自殺事件中,痛苦的不只是逝者,還有許多被留下來的生者。這些「自殺者遺族」因為對自身的責備,以及大眾對自殺的負面觀感等因素,無法開口述說自己的壓力與困擾。他們該如何繼續生活下去?

文:林佳儀(OVER BLUE 跨越憂鬱團隊成員)

如果把生命比喻為時鐘,那麼有預期的死亡可能是你看到時鐘逐漸走得慢了,你知道它總有一天會停止運轉。

對遺族而言,自殺的發生有時很突然,時鐘好像一直以來都正常運作著,但有天它忽然就停下了,而你甚至沒有察覺到裡面的零件哪裡不對勁。

當一起自殺事件發生時,人們會關注在自殺事件中的死者,祈求他能夠安息。然而還有一群人──他身旁親愛之人,還活著、承受著失去至親之痛的人──經歷了這樣一場災難之後,他們該怎麼活下去?

「自殺者遺族」指的是因為自殺事件而遭遇痛苦的重要他人,同樣也是這場事件中受傷的靈魂。

但他們因為對自身的責備感,以及大眾對「自殺」的負面觀感等因素,無法開口述說自己的壓力與困擾。社會的閒言絮語常常夾雜偏見和批判,不適當的關心反而會形成額外壓力,帶給遺族更多傷害。面對外在的不可控,有些遺族會選擇先將自己孤立起來,不向外求助。

如果身為遺族的你也不知道該如何開口,如果你也曾因此徬徨無助、甚至動過想死的念頭。希望這篇貼文可以給你一些慰藉、可以給你一些指引的方向。也希望讓你知道,你不是唯一被留下來的人。你並不是孤獨的。

沒有經歷過以上事件的你,也可以一起來關注自殺者身後,仍承受著巨大創傷的遺族們。你的關注、分享,都可能讓他們有更多機會被看見和理解,告訴遺族們,你並不孤單。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姐姐在自殺之前的幾個月,曾經打過電話給我。當時她問我,能不能過去跟她一起住一段時間。但是,想起之前跟姐姐住在一起的時光後,我拒絕了。

我覺得好疲憊。姐姐發病時候的模樣、說自己想死的模樣,家人們只關心生病了的姐姐也讓我覺得很不公平⋯⋯我想我沒辦法再承受下去了。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姐姐自殺後,遺書中唯一提到的家人只有我。她總是掛念我,希望我在外地也仍然能過得好好的。

但看到這封遺書的我,只覺得當初的我好自私。我好後悔自己所做出的選擇,為什麼我當初不願意去姐姐身邊陪伴她?我不斷責備自己,我覺得我永遠沒辦法原諒自己。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儘管我努力想要維持正常的生活,可是我總是忍不住在想:當初要是我能回去的話,事情會不會變的不一樣?要是我能幫助姐姐的話,她是不是就不會死了?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在一場自殺事件中,痛苦的不只是逝者,以及許許多多被留下來的生者。他們需要承擔的傷痛像烙印,永遠存在他們的心中,卻相較不受到大眾的關注。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自殺者遺族很難向其他人述說自己的經驗,也因此難以向他人尋求安慰。這是因為自殺常常會被視為是可預防的,遺族常陷入認為自己當初明明就可以拯救對方的自責感中,而不敢跟外界述說。且自殺帶有汙名,外界評價跟看法更形成向外求助的壓力。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自殺者遺族所要面對的複雜情緒,跟平常親友死亡的情況相比可能更為特殊。許多複雜的情感交互影響,像是一張複雜的網,將遺族緊緊纏繞其中。下一頁將簡單介紹有哪些常會出現的情緒。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自殺者遺族的失落悲傷有其特殊性,帶有更多震驚、無法相信、憤怒、恐懼、污名感及困惑。

  1. 震驚:遺族在逝者自殺發生前可能會有預期,但真的發生時仍很多震驚及無法相信「隱約覺得他會出事,但沒想到是自殺」。
  2. 憤怒、內疚:有時他們會帶有巨大的憤怒,對外如:對鑑識/驗屍人員、其他親友等;對內如:自責內疚,感覺自己見死不救,或是有許多的「早知道,就不該⋯⋯或早知道,我該⋯⋯」遺留許多悔恨。
  3. 恐懼:這是創傷壓力後症候群(PTSD)症狀反應之一,如見到大體時的驚嚇、解離;後續不斷闖入腦海的死亡畫面、兩人曾有的對話揮之不去,也會迴避想起死亡相關的人事物反應;過度警覺或者解離無感,睡眠受到影響;可能產生類似幻覺,誤以為對方還沒有過世,或是有靈魂在身邊環繞不得安寧。
  4. 污名:這更是讓遺族難以調適的一個社會處境,因自殺帶有污名,遺族不易向他人尋求安慰,他人安慰常伴隨評價,過度可憐遺族或過度責備逝者,反而成為壓力,乾脆緘默不說,以免傷口再次撕裂,進而越來越孤立自己。
  5. 困惑:逝者「為什麼」要選擇這樣的死亡方式,或者「為什麼」是現在⋯⋯等等問題,無法獲得解答,遺族就被留在某個時刻,不停回溯可能的原因,但一方面又進行否決,進入無限的困惑迴圈。

參考資料:〈自殺者遺族複雜性悲傷之心理治療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如果你是自殺者遺族,或許你可以試著這麼做:

  1. 接納:正視自己的失落、悲傷等複雜的情緒感受;
  2. 改變:調整與轉化自己的生活和思考的方式。

以下將一一說明該如何實踐這兩個部分。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在接納的第一個步驟中,需要你認清死亡的事實,面對和死者的分離,去感覺哀悼的情緒。並且坦然面對自己的失落,不過度評價或渲染自己的悲傷。這將可以幫助你有意識地回到當下,知道自己為何而難過並正視自己的悲傷。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在第二個步驟中,想邀請你適時地喘息。面對巨變,情緒有時也會來不及反應,而你可以允許自己在這樣的時刻休息。

如果將哀悼視為一個空間,在承受因死者而帶來的傷痛之外,也肯定會有不被失落侵擾的時刻。想提醒你,可以好好地保留並允許自己也能有自己的空間。

你可以試試看跟自己旅行,將關注的焦點、生活的重心回歸到自己的身上,與自己好好相處。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接納的第三個步驟是描述與感受回憶。希望你可以回憶過往與死者的相處,並重新感受與死者的關係。希望讓你在想起死者時,並非著重在其自殺的細節上,而是跟死者之間的美好回憶。

在這個步驟中,很有可能會因為感受到「失去」而不太舒服,但這也能幫助你有意識地學習如何跟痛苦相處。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進入到改變的第一個步驟,你可以嘗試用各種方法,跟死者建立永恆的連結。可以表達自己的思念(如寫作、繪畫等創作),藉由你們之間的回憶、理念與愛等等,讓連結得以延續,讓你們不會因為死亡而分離。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來到最後一個步驟,想要你思考的是:從現在開始,你打算如何帶著這個死亡經驗繼續生活?

這個死亡經驗可能會激發一些新的體悟。你可能會更珍惜眼前與親友的相處、可能會將死亡的悲憤化作創作的動力,也有可能會想要分享你的經驗,來幫助曾經與你一樣深陷痛苦的人們。

1
Photo Credit: OVER BLUE 跨越憂鬱

最後,想邀請你可以聽聽看別人的故事。希望能讓你從中得到共鳴,知道自己並不是孤身一人。

  1. 倖存者的餘聲──自殺者遺族的漫長旅途
  2. 國際自殺者遺族紀錄片故事
  3. 馬偕醫院自殺防治中心

參考資料

  1. 把哀傷放進口袋──聽見自殺者遺族(一)
  2. 倖存者的餘聲──自殺者遺族的漫長旅途
  3. 自殺者遺族複雜性悲傷之心理治療
  4. Worden:四個哀悼任務模式
  5. Rando:三期6R悲傷復原任務

延伸閱讀

本文經OVER BLUE 跨越憂鬱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