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634》:好的設計能衍生大賣的周邊,東京奧運會徽充滿了野老朝雄的風格

《東京奧運634》:好的設計能衍生大賣的周邊,東京奧運會徽充滿了野老朝雄的風格
Photo Credit: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時報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東京奧運會徽其實也充滿野老朝雄個人的設計風格。他涉獵的領域跨越藝術、建築和設計,在二○○一年推出名為「朝雄模式」設計圖案,特色就是以幾何圖形為原點,手法雖為極簡,但能組合出多樣化且令人驚豔的作品。

文:劉善群

來自江戶時代的格紋—東京奧運會徽

奧林匹克運動會的會徽設計,從傳播的意義上而言,它是世人對當屆奧運的第一個記憶點。好的會徽設計可以博取觀眾的好印象,當然由會徽衍生出的周邊商品相對地也能大賣,因此受到各主辦國的重視。

奧林匹克運動史上,第一屆到第七屆奧運會只有海報沒有會徽(第六屆因第一次世界大戰停辦),從定義上來說,奧運史上第一次有會徽的出現應該是在一九二四年的第八屆法國巴黎奧運會。這屆奧運會的海報和會徽是分開使用和張貼,可以說是奧運會徽的濫觴。

二○二○年東京的會徽由三種不同的長方形組成,代表來自世界各地參加奧運的隊伍各有其國家、文化和思想,也就是採用「和而不同」(Unity in diversity)方式,來呈現奧運和帕運的多元性,並串聯為四海一家的深遠意涵。東京奧組委表示,格子的設計在世界各國早已流行甚久,東京奧運會徽上的格子圖案有著濃厚的日本特色,優雅中兼具成熟。

東奧_關鍵_圖1
Photo Credit: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時報出版
2020年東京奧運會徽。(攝自日本奧林匹克博物館)
東奧_關鍵_圖2
Photo Credit: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時報出版
2020東京奧運及帕運會徽設計。(攝自日本奧林匹克博物館)

東京的舊名為江戶,會徽上的組市松紋來自江戶時代(1603-1867)廣為人知的市松模樣(ichimatsu moyo),就是將傳統和現代的東京做連結。組市松紋在國際已是代表日本的符號之一,用日本傳統的靛藍色設計格紋,透露出江戶文化的風華和底蘊。一位不願具名的會徽選拔相關人員表示,組市松紋之所以能夠雀屏中選,圖案容易辨識且方便開發各種周邊商品是關鍵之一。

二○二○年東京奧運會的會徽設計人是野老朝雄(1969-),東京造型大學建築系畢業,後來又取得英國建築協會學院(AA School, UK)碩士。目前成立「朝雄工作室」(Tokolo.com),並兼任武藏野大學講師。他在會徽抄襲風波後加入設計稿競賽,壓力更為沉重。他自己形容說,想到整個頭髮都花白了!事實上這次東京奧運的會徽徵選競爭非常激烈,共有一萬四千五百九十九幅作品參與角逐。

東京奧運會徽其實也充滿野老朝雄個人的設計風格。他涉獵的領域跨越藝術、建築和設計,在二○○一年推出名為「朝雄模式」設計圖案,特色就是以幾何圖形為原點,手法雖為極簡,但能組合出多樣化且令人驚豔的作品。這項設計理論在東京奧運會徽上,明顯能看出野老朝雄概念斧鑿的痕跡。野老運用特有的設計理念在建築和設計的個案中,也多次獲得國際大獎肯定。

東奧_關鍵_圖3
Photo Credit: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時報出版
1964年東京奧運會徽,在火紅的圓形太陽下,用金色呈現TOKYO和奧運五環。(攝自日本奧林匹克博物館)
東奧_關鍵_圖4
Photo Credit: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時報出版
日本奧林匹克博物館陳列歷屆奧運會徽。(攝影/劉善群)

說到簡單,令人不得不提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會徽,它是奧林匹克運動史上最成功的會徽。在火紅的圓形太陽下,用金色呈現TOKYO 和奧運五環,特別的是「五輪」(日本人稱奧運五環為五輪)不用官方傳統的紅、黃、藍、綠、黑五種顏色,而是全部用金色,讓設計更能凸顯一體感。如此極簡的設計的確讓人看了就印象深刻,加上當年東京奧組委廣泛使用在各式官方文件和宣傳物上,開創今後奧運會徽系統設計的新時代。

時至今日,在二○二○年東京奧組委官方的周邊產品商店中,帶有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會徽的海報、T恤、旗幟等紀念品,依舊非常搶手,可見好的設計是商品長尾化的要素。

一九六四年和二○二○年東京奧運會的會徽設計都非常出色,但二○二○年這屆的會徽設計一開始發生了抄襲事件,最後不得不撤換,使會徽的設計過程中出現瑕庛。

二○一五年東京奧組委曾公布由佐野研二郎所設計的二○二○年東京奧運會徽,但公布後不久就鬧出了全球關注的抄襲風波。比利時列日劇場(Theatre Deliege)的律師發函給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由於會徽設計與劇場的LOGO 太類似,要求立即撤換。

一開始,國際奧委會以會徽已經申請商標註冊確認,並沒有問題;佐野研二郎也召開記者會,強調對被指稱作品剽竊一事十分吃驚,這根本就是空穴來風。直到列日劇場以著作權遭侵害為理由,向比利時當地法院提出訴訟,要求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撤換會徽,否則每使用一次就求償約新台幣一百五十萬的代價,事件越演越烈。

最後佐野研二郎以事務所名義發出聲明並道歉,聲明中表示設計團隊成員在作品中有一部分參考了第三方設計,他為此事感到抱歉。東京奧組委在二○一五年九月一日正式宣布,撤換原先公布的二○二○年東京奧運會徽,另行舉辦徵選活動,會徽抄襲風波才告一段落。

不過另有一件有趣的東京奧運會徽設計,雖非正式,但在網路傳播發達的現代,這件作品反倒成了「網紅」,被全球大量網友轉發、評論和點讚,聲勢凌駕於正式東京前奧運會徽之上。

這個非正式LOGO 在Google 搜尋比正宮還搶眼,以「2020 Olympic logo」關鍵字高居搜尋排名第一。國際權網路數據統計機構數據也顯示,這個非正式會徽圖案,被瀏覽了將近有二億次。另外它在Twitter 上獲得六.五萬個喜歡,Reddit 上也有超過三萬個點讚。這樣的結果讓東京奧組委有點傷腦筋。

LOGO 的設計人達倫.紐曼(Daren Newman)來自英國,是一名設計師和插畫家,他的設計純屬個人興趣,與國際奧委會或東京奧組委並沒有任何關連。他只是在二○一九年六月把這個作品貼在他的Twitter 和Instagram 上,沒料到這個無心插柳的舉動竟然引起全球網友的關注。還有網友到國際奧委會和東京奧組委的官方Twitter 帳號留言,要求用紐曼作品取代已公布的會徽。

東奧_關鍵_圖8
Photo Credit: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時報出版
英國的達倫・紐曼所設計的「非正式」東京奧運會徽,關鍵字搜尋高居排名第一。(取自Daren Newman Twitter)

紐曼的設計特點也是簡約,巧妙地結合奧運五環、二○二○和日本國旗中的太陽,贏得廣大網友的喜愛。但也有人指出,紐曼的作品不能成為正式的奧運會徽,原因是國際奧委會在五環的使用上有嚴格規定,設計上不能破壞五環的完整性,紐曼的作品讓標準的五環出現兩個缺口,並不符合要求。

相關書摘 ▶《東京奧運634》:大坂直美、八村壘等「新日本人」將帶領日本重返榮耀?
相關書摘 ▶《東京奧運634》:共諜給的飲料,毀了「亞洲鐵人」楊傳廣的金牌夢?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時報出版

作者:劉善群

【作者介紹】

1964年東京奧運當年出生於台灣宜蘭,國立政治大學經營管理碩士,台北體育學院運動科學碩士,世新三年制編輯採訪科。

曾任:

  • 民生報體育記者
  • 台視體育主播
  • 台視首任駐北京特派員
  • 鴻鷹動畫策略總監
  • 中天電視協理兼發言人
  • 中時電子報總編輯暨時報資訊總經理
  • 旺旺中時媒體集團公共事務處處長兼發言人
  • 台開集團新天堂樂園總經理、風獅爺購物中心總經理

奧運經驗:參與七屆奧運會採訪作業(1988-2016,2004除外),1996亞特蘭大、2000雪梨、2008北京及2012倫敦等4屆奧運現場採訪、轉播。

【本書特色】

奧運不僅是一場運動盛會,它與國際政治、國家建設和財經預算都息息相關。兩屆東京奧運無論是場內到場外,都有太多的事與物令人期待,尤其是「追求卓越」。劉善群以30年前的「東京印象」為基礎,加上參與過7屆奧運和其中4屆的現場採訪與轉播經歷,從人文、創意設計和科技三部分,和大家分享東京奧運的故事。

CVN0061
Photo Credit: 東京奧運634:TOKYO 1964‧2020/時報出版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