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槍女王》:我不覺得有性癖的客人就是變態,但我還是覺得戀童很母湯

《手槍女王》:我不覺得有性癖的客人就是變態,但我還是覺得戀童很母湯
Photo Credit: 水晶孔。大辣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是一本笑淚交織――手槍女王「涼圓」的自白書,為我們揭開平常那些道貌岸然男子,可說是猥褻與低俗的一面,如果你也想要一窺八大行業,這本絕對是首選,讓人瞠目結舌!

文:涼圓

【性癖】

基本上「性癖」分成我能理解的/我不能理解的,我覺得性癖嘛,應該就那樣吧,只要A片有拍出來的應該都有一點大/小眾族群有偏好。總之就是有需求才有供給,所以謎片上有的哏就算是我能理解的,女僕啦、女刑事啦、手銬噗累啦、69啦、還是BDSM……但戀童,我就真的不太能接受。

我不覺得有性癖的客人就是變態,我反倒認為每個人都會有那麼一兩項性癖,只是常見不常見,理解不理解而已。不過我覺得來半套店要求特殊性癖服務不是很好……有些真的建議多花點錢去專業一點的地方玩。

1. 講鹹濕話

這個很通用絕大部分的男人,有情趣又能滿足征服慾,但很少有小姐能辦到,真的要點恥力跟表演天分。

打手槍不比全套,有時候男人還是要一點想像空間的。裸體接觸不夠力的時候,叫他們想像一下最喜歡的片情節,不知道救我多少回。

至於這部分能做到什麼程度,真的就不是技術問題,在於妹能放下多少身段了。

我曾經做過一個很怪的客人,他當時在我和另一個小姐中猶豫很久,最後勉為其難地選了我。

然後在我按摩的時候一直問我:

「欸,妳覺得X小姐服務好嗎?她也會這樣幫男人按摩嗎?她也會這樣幫男人做輕功嗎?」

我:「呃我不知道耶……不然現在還來得及,你要不要換小姐來?」

客:「不用啦!妳就很好啊,不然我怎麼會選妳。那所以妳覺得X小姐一個禮拜要做愛幾次?她可以接受嗎?她喜歡什麼體位?她喇舌的時候舌頭都怎麼擺?她覺得肛交爽嗎?她喜歡用道具嗎?跳蛋好還是按摩棒呢……」(無限延伸)

我:「……」

這傢伙就這樣問到了後半段,我邊打他還邊問。我眼神死著機械性動手擼鳥,突然,一個柯南式靈光閃現,我打斷了滔滔不絕的客人:「欸,你聽我說,」我用最平板的語氣和最面無表情的棒讀(棒読み,原指以日語無次序地閱讀中文,後衍伸為缺乏情感波動與表現)語氣說道:

「我上個禮拜被七個男人拖進草叢裡輪姦而且我覺得超爽的。」

「——哦哦~真的假的,噢!」就這麼射了。

「……」我也就隨口一試,沒想到這傢伙還真射了。

大概是我臉上的鄙視太明顯,客人滿臉不可置信:「妳剛騙我?」

覺得被七個男人拖連草叢輪姦超爽才不可置信吧!「廢話,怎麼可能是真的啦!」

雖然我不會加值,但那不代表我的老點到別的小姐手上是一定好處理的。我就被同事抱怨過我的老點難打得要死,又死不加值……相對地我做過別的妹的老點也是不好搞,從包廂出來我都很佩服那個小姐……到底要怎麼用台語跟客人演鹹濕劇?

那還是我第一次聽到「哇賣拆破妳林呸啊」,然後才知道「林呸啊」就是「奶罩」,然後還要克制住「賀,你拆呼哇跨麥,拆破宰立。」的衝動接著講:「啊,郎糾歡喜耶,緊用力拆破哇林呸啊,撞破哇雞掰∼」……生無可戀。

男人,真沒妳想像的這麼難。

2. 強暴哏

客:「來,妳躺在床上,假裝是午休中的人妻,然後我是闖空門的痴漢。等一下我進來妳就裝睡,然後我說:『太太穿這麼少午休好下流哦∼』的時候就會摸妳,差不多摸到腳踝妳就醒來,大喊:『你這個變態!』然後把我踹下床。」

客人拉著我實地演練,連我等一下踹他哪裡、他會怎麼跌倒都先套好。

我:「……噢…好……然後我就被強暴了嗎?」

客:「當然不是,這樣太沒深度了!妳先騎上來甩我兩個巴掌,然後說:『哦呵呵呵呵,像你這種變態就該讓姐姐好好教訓一頓,我要強暴你!』懂嗎?」

我:「……可是我沒有加值……」

客:「不用加值啊,這只是演戲,又不要妳真的做,等一下妳坐我身上搖的時候會拿毛巾隔著。」

說完還用一副「只是演戲妳還想當真啊」的鄙視眼神看我。

我:「……」

3. 戀足癖

客:「妳的腳趾好可愛哦,圓圓潤潤的,腳底又不粗糙,完全是我的菜,我可以舔嗎?」

我:「呃……是可以,那我先去洗一下?」

客:「不用洗沒關係的。」

我:「蛤?」

我還沒反應過來,他已經跪到我腳邊抓起我的腳開始舔,還是連趾縫都不放過的那種。

被含住腳趾的感覺很怪異,也不知道算不算舒服,但我很緊張:「會不會很臭啊?」

客:「不會,沒有味道。」 我放下心:「那不就還好我都穿透氣的鞋——」

客:「可是我比較喜歡有味道的,真希望妳有腳臭味。」

我:「……」

客:「妳可以用腳幫我打嗎?」

我:「足交嗎?可是我真的沒試過……」

客:「沒事,我教妳,我請教過別的小姐了,她真的用腳把我打射。」

我:「…好……」為了足交認真到這種程度,我服。

4. 戀童癖

我一進去就是長長的沉默:「那個……我看起來像小孩子嗎?」

客:「不像,可是妳看著我笑得很開心,我覺得妳不會嫌棄我。」

我:「我真的不會嫌棄人家的性癖好。」但是我還是覺得戀童很母湯。

前半段都還好,有說有笑氣氛融洽,後半段就尷尬了。

我真的不是他的菜,不管我怎麼努力,客人依舊半軟不硬的。生理上對成熟女人就不行。這時候客人安慰地拍了拍我,說:「沒關係。」

我眼神一亮,沒關係是不用打了嗎?

客:「我用我的手機邊看色情網站,妳一邊打吧。」

我:「……」 他的手機裡滿滿都是八到十二歲,那種將發育未發育的小女生,穿著死庫水(日語泳衣)、和暴露的衣服、擺出各種不雅姿勢,還一臉無辜的照片。

「妳會不會很瞧不起我,覺得我是個變態。」

「不會,你不是變態,你不是想辦法尋求紓解的管道了嗎?」我笑著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