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島原爆76週年重看《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 戰爭時代活著比死亡更加艱辛

廣島原爆76週年重看《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 戰爭時代活著比死亡更加艱辛
Photo Credit: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告訴我們,鈴被炸彈波及之後活了下來,外甥女卻因此喪命,只是讓活下來的她更加痛苦,還得承受更多心理的壓力。

文:鹿刻Luke

最近,2020東京奧運如火如荼的舉辦,民眾也難得可以一掃疫情嚴峻的陰霾,雖然沒辦法進場替選手加油打氣,在電視機前的我們卻又遠遠的聯繫在一起。若不是疫情攪局,這場東京奧運原先是象徵日本走過2011年的311大地震災後復甦的盛典,代表著新生與希望,透過奧運希望向世界宣告日本沒有被擊倒,而且再次重新站起來。

h8lng7ornhduqhz5yfknzz4rf9tcpo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這也不是東京第一次舉行奧運會,1964年東京首次舉辦奧運,是奧運第一次在亞洲國家舉行,當年的奧運就成了日本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改革自新的象徵,戰敗的日本雖然嚴重受創,但他們的經濟快速復原,並大舉推動現代化建設,同時也從軍國政府轉型成民主和平的國家。

二次世界大戰對全人類而言是一個傷痕的記憶,關於家人戰死、關於家鄉毀滅,也關於兩顆原子彈落在了日本的廣島與長崎,8月6日是廣島原爆76周年,《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帶我回到76年前,重新理解傷痕,也努力走在痊癒的路上。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故事發生在日本昭和初年,鈴出生在廣島,離海邊很近,家裡以曬海苔維生。某天,她被父母親告知要嫁到吳市,與一個從未見過面的人結婚,吳市與廣島僅約20公里,但嫁出去就是一輩子。

跟廣島比起來吳市是鄉下地方,港口作為軍港使用到處都是軍人,鈴的丈夫與公公也都替軍隊工作,她曾見過幾次壯觀的戰艦船隊風光出征,但後來看到的多是破敗的船艦被拖回港內維修,那是二次世界大戰末年。

鈴一直不太適應婆家的生活,生活在鄉下太辛苦了,而且隨著前線戰火緊迫,配給的食物也愈來愈少,村子裏頭三不五時就會響起空襲警報,她們在後院挖了一個防空洞,從起先的幾天一次,到後來一天好幾次,戰爭讓鈴的生活喘不過氣,她想念著家鄉廣島,想念著母親與父親,但鈴沒有想到,一場慘絕人寰的災難即將降臨。

《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改編自日本漫畫家河野史代2007年的作品《這個世界的角落》,以一個平凡的廣島女孩的成長故事,側寫二次世界大戰對日本人的影響,像是《淑女鳥》依樣講述一個少女的成長故事,卻透過這些故事展現了戰爭的無情。

有別於戰爭電影的宏觀史詩,故事從細微的庶民視角,去觀看戰爭這一件事,更為樸實也更加具有人情味。這部漫畫兩度被改編為電視劇,並於2015年透過募資的方式改編為動畫電影,由片淵須直擔任導演與編劇。

這部別出心裁的戰爭作品,不以悲慘、傷痛、殘酷的故事作為主題,反而以更多篇幅去刻劃戰爭時期人們的生活,他們刻苦艱辛、努力求生的過程,廣島的原子彈爆只是一個歷史事件,作品完整的還原了事件發生前、後的完整脈絡。

Non與真木太郎製片人於電影背板前合照
Photo Credit: 前景娛樂提供
女星能年玲奈(左)和名製片真木太郎(右)來台宣傳《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

二戰的歷史早已被拍過多次,優秀的電影卻仍從中發掘出不一樣的觀點,在細微之處展現出動人的光輝,戰爭時期的人們生活,與非戰爭時期的人有截然不同的樣貌,他們生活在死亡邊緣,讓每一次的相遇都更顯珍貴。

電影中,有一段鈴的青梅竹馬來到吳市找鈴的橋段,那個男孩畢業後從軍了,那天剛好是他們船隻在吳市補給,那是鈴嫁來吳市多年後第一次見到熟人,鈴的丈夫說:「我從未見過這樣的你。」那天晚上他允許這位男人睡在倉庫,更讓鈴送暖爐去給他。

光是這一細節就有許多可能意涵,他或許是要展現體貼,讓妻子能與對方「敘舊」,二來當時戰火無常,他與這個男子與死亡隨侍在側,隨時都可能再也見不到鈴,與其計較這一時的情感,不如別留下任何遺憾,這也是他對妻子的信任,代表他完全接納她的過往與煩惱,他相信這個男人與鈴有著他無法介入也無法替代的情分。

此外,《謝謝你,在世界的角落找到我》也告訴我們,在戰爭時代,很多時候,活下來比死去更加艱辛。電影裡,鈴被炸彈波及之後活了下來,外甥女卻因此喪命,只是讓活下來的她更加痛苦,還得承受更多心理的壓力。

「你有辦法活下來,太好了。」
「康復的很快,太好了。」
「沒有爆炸,太好了。」
「及時撲滅,太好了。」
「退燒了,太好了。」
大家都說太好了 鈴卻覺得:「到底有什麼好的,我完全不明白」

鈴是一個從戰爭當中活下來的人,因為她嫁去了吳市、因為她沒有回到廣島,這是幸也是不幸,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她的人生,戰爭在她身上留下來傷,不只是手臂被炸斷的傷痛,更是家鄉面目全非的殘忍,她回到廣島之後,遇到了一個孤兒,當時的廣島肯定到處都是孤苦無依的人們,她與丈夫決定收養這個孩子,即便他們是戰爭的受害者,也只剩下彼此了。

76年前的8月6日,是廣島原爆的日子,當時除了軍人在籌備防砲、軍火,還有許多平民在努力生活,他們可能正準備要出門去工作、要早一點去排隊領配給、要到田裡去務農或是做早餐給孩子吃,那天早上的8點從高空中墜落在廣島市,轟起人類前所未見的蕈狀雲,造成十萬多人死亡。

76年過去,許多經歷過戰爭的人的離開了,戰爭的記憶卻仍留在我們心中,觀看與理解戰爭有關的作品,不是為了仇恨與哀慟,不是為了去看那人類難以承受的悲劇,而是必須從中記得戰爭教訓,並努力讓戰爭不再發生。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丁肇九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