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的轉換期1:前220年 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導讀:東西兩端的羅馬帝國和秦帝國,兩種世界史的面貌

《歷史的轉換期1:前220年 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導讀:東西兩端的羅馬帝國和秦帝國,兩種世界史的面貌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要做的,並非再一次重複世界通史都會提到的內容,而是挑選該轉換期的特定人物、地域或事件,看進同時代人們的能動性,從中挖掘各地域的共時性,來回應本書提出的主題「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

文:翁嘉聲(成功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導讀】來自世界史開端的帝國之聲

《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是由四位傑出的日本學者探討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這關鍵之年發生在西元前二二○年。在西方是羅馬帝國,在東方是秦帝國;在比重上羅馬分配到三章,秦帝國一章。第一章討論羅馬如何統一西地中海,集中在羅馬與迦太基爭雄,如何征服伊比利半島。第二章則是地中海希臘東方,這裡有亞歷山大過世後、由「繼業者」(diadochi)所建立的三大希臘化王國;重點在羅馬如何擊敗馬其頓及敘利亞王國,統一整個地中海。

羅馬帝國的世界是環地中海及其周邊腹地的世界,所以第三章討論羅馬如何治理帝國。以伊比利、高盧及不列顛為例,作者強調帝國治理是因地制宜,而羅馬化進程在這三個地方各有其特色。第四章則集中討論秦帝國。就我所能判斷,《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是在台灣日文翻譯的相關出版中,資料上較為準確、論述上相對完整合理的作品,十分值得推薦。以下導讀將集中在羅馬帝國部分,希望提供讀者一個更大的架構, 來協助閱讀本書。

羅馬史有幾個大家耳熟能詳的年分。西元前七五三年羅馬建國,開始王政時期;前五○九年羅馬人建立共和,而前二七年則是帝國時期。這些都是以統治者的憲政地位為根據而做的斷代,但不一定符合其它更重要的歷史事實。近期出現一些採用不同斷代年分的羅馬史敘事,例如哈佛大學新出版的Profile Books古代史系列,自西元前九百多年羅馬出現聚落,到統一義大利、準備跨海與西地中海強權迦太基爭霸的前二六四年;這段時間羅馬完成內部改革及階級整合,以「義大利聯盟」統一半島所有國家,讓臣服盟邦加入羅馬領導,建立起能動員前所未見龐大資源的機制,一起承擔、分享擴張事業。這是完整的歷史時段。

而從前二六四年第一次布匿戰爭爆發開始,這累積的能量旋風式地從西到東擴散至整個地中海及周邊腹地,直到哈德良皇帝(西元一一七~一三八年在位)立下明確國界(尤以北英格蘭哈德良城牆最具象徵性),不再進行擴張。這是帝國時期。羅馬帝國是當時帝國所有子民所認為的已知「人居世界」(oikoumene),而這環地中海的人居世界也是文明世界。即使在人居世界更外圈的地方住著其他族群或國家,但他們是野蠻人,不在文明之列。世界史因此是發生在帝國疆域內的歷史。

回到這本書的脈絡。同樣採用與以往不同的斷代年分,首先洞悉出羅馬迅速擴張、即將統整人居世界的是希臘化史家波利比烏斯(Polybius of Megalopolis,前二○○~一一八年)。他認為在西元前二二○年前後,環地中海的五大政治體——羅馬義大利、迦太基、馬其頓、敘利亞、埃及——逐漸「纏結」(symploke)一起,成為彼此互相牽動的整體,最後在前一六七年由羅馬完成統整,主導世界史的開展。

波利比烏斯本人是反抗馬其頓王國統治的亞該亞聯盟領導人之一,熟悉希臘政治運作。他在前一六七至一五○年期間因故成為羅馬人質,但有機會結識當時羅馬兩大權貴氏族的繼承人,因此能就近觀察羅馬政治運作,站在高點來觀察、反思羅馬擴張的意義。首先,他認為羅馬能完成統一,須歸功於它那兼具王政、貴族及民主政治的混合及平衡政體,宛如一個人有完美且平衡的靈魂。其成果便是在西元前二二○到一六七年的五十三年期間開創出的世界史。這場世界史的形成是人類歷史最大奇觀(thaumasia),而他身為古典史學大家,便是要記錄這過程,不被世人遺忘。

這「纏結」發生的前二二○年前後數年,地中海發生了幾件大事。首先,羅馬與以北非及西班牙為根據地的迦太基爆發了第二次布匿戰爭(前二一八~二○二年)。稍早在東地中海,三大希臘化王國陸續由年輕國王繼位,野心勃勃的馬其頓腓力五世及敘利亞的安條克三世除了各自鞏固疆土積極擴張外,還計劃聯手瓜分幼主即位的埃及。在第二次布匿戰爭期間,腓力五世與迦太基的漢尼拔簽訂密約,聯手對付羅馬,導致羅馬發動第一次馬其頓戰爭(前二一五~二○四年)。

前二二○年左右,地中海東西兩地區的歷史首度連結在一起,波利比烏斯認為這是已知人居世界開始成為互相牽連整體的起點。當時在調停希臘同盟者戰爭(Social War)的前二一七年會議中,已經有人提醒希臘各交戰國須立即停止內戰,要注意飄自西方的烏雲,因為無論最後是羅馬或迦太基勝出, 這片烏雲終將籠罩全希臘,甚至剝奪希臘人自己宣戰媾和的權利。果然在前二○二年第二次布匿戰爭結束後,羅馬為了報復腓力五世的勾結行為,便旋即發動第二次馬其頓戰爭(前二○○~一九七年),擊敗馬其頓,並於次年在柯林斯附近宣布希臘自由,拉攏希臘人心。

另方面,安條克三世將勢力擴張至歐洲色雷斯,引起小亞細亞希臘國家恐慌,包加曼王國和羅德島共和國慫恿羅馬干預,導致羅馬人在前一八九年以解放者之姿進軍亞洲,擊敗並迫使安條克退出小亞細亞。希臘人為了短期政治效益而邀請羅馬,引狼入室,結果羅馬在第三次馬其頓戰爭(前一七○~一六七年)消滅馬其頓後,希臘化世界裡已無任何可能威脅或制衡羅馬的國家,羅馬於是開始要求所有希臘人絕對服從,否則立即懲罰。

舉例來說,羅德島出面調停戰爭就被認定為投機,隨即剝奪其領土及貿易利益;波利比烏斯等千人則被懷疑不忠,遣送至義大利充當人質。敘利亞安條克四世於前一六七年入侵埃及,羅馬因戰事無暇分身,但只需派出三位使節在國王周圍劃個圓圈,命令他在踏出圈外前要答應撤軍,便能完成保全埃及的任務。

包加曼在前一五六年時對於是否要剿滅有如盜匪的加拉太人裹足不前,擔心獲勝會引起羅馬更多猜忌;但若失利,羅馬非但不會出手相助,反而將責怪、嘲笑他們。貴為小亞細亞強國的包加曼,連在邊境剿匪問題上都得事先徵詢羅馬,以絕後患。一般認為,帝國主義需有加害人及受害人;但如果已經有受害人,那何須懷疑羅馬此時是否已在執行帝國主義?這無關設省與否。羅馬帝國的威權在前一六七年時已讓地中海各地自動懾服。

波利比烏斯在他的鉅作中,原本以歡欣鼓舞之情來看待這世界史奇觀,但隨著歷史發展,他在史書中的語氣變得越來越低抑、懷疑。羅馬人發動第三次布匿戰爭(前一四九~一四六年),抹除迦太基任何歷史痕跡,並在同一時間擊潰希臘僅存的政治勢力亞該亞同盟,屠城柯林斯殺雞儆猴。這讓恰好五十年前羅馬在柯林斯附近宣布希臘自由、獨立自主一事變得十分反諷。到了最後,波利比烏斯只能協助緩和羅馬人對自己希臘同胞的憤怒,以降低羅馬統治帶來的衝擊。


羅馬征服各地之後,如何治理是個複雜的歷史問題。如果我們以羅馬為中心來看整個帝國,認為帝國設省(provincia)派任總督治理,那很容易將帝國行省視為鐵板一塊。但如米拉教授(Fergus Millar)認為,帝國是由許多行省組成,各自擁有不同的政治傳統,而羅馬除了有效徵兵及收稅外,彈性及因地制宜是行省治理的基本原則。因此,羅馬在城邦制度盛行的希臘世界,善用發達的城邦為地方治理單位,並由在地議員階級(curial class)來經營地方,為帝國效命。至於有數千年悠久統治傳統的埃及,幾乎沒有城市存在,則利用村落組織及書記官僚來收稅徵兵。

《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兩位羅馬史學者分別以伊比利、高盧及不列顛三地為例,詳細分析羅馬帝國的在地運作以及羅馬化的問題。宮崎麻子教授在伊比利部分強調羅馬超過兩百年的在地征戰經驗,陸續在半島散漫的部落組織中安插許多以羅馬退役老兵為主的殖民地,最後讓半島成為羅馬化最成熟的地區之一,在帝國初期的元老出身地中僅次於義大利本島,甚至出了一位皇帝圖拉真。

南川高志教授則說明羅馬治理高盧是利用凱爾特民族稱為「oppidum」的既有城鎮,發展為羅馬形式的城市來治理地方,並利用帝國的宗教祭祀來整合行省。他另舉不列顛為例,該地屬於戰區,至少有三個兵團駐守,兵團駐紮地因此發展為城市,其它地方則是機能健全的莊園,但整體羅馬化最為薄弱,也是帝國在五世紀崩潰前最先撤守的地區。兩位教授對這些行省個別的描述,讓人更清楚羅馬治理帝國時採取的因地制宜政策,以及各具特色的羅馬化具體進程。

羅馬派任的總督時常執政官或法務官卸任後延任(prorogatio),任期有限,幕僚人手甚少,故極度依賴在地菁英分子的協助。羅馬則投桃報李,保護這些為羅馬效勞的在地權貴社會地位。這是出自必須、不得不然的結果?還是羅馬的政治決定?我想兩者皆有,但更多是出自羅馬的政治智慧。羅馬始終維持原來城邦的格局,尊重地方特色,並逐漸在各地行省發展羅馬式的城市,這是最佳的選擇。

因此,羅馬帝國的世界是城邦的世界,在行政組織上極為扁平、簡單,也一直被認為是歷史上經營成本最低、使用官僚人數最少,但也相對有效率的帝國。這或許是因為在帝國建立過程中,經歷了那些無可避免的殺戮、鎮壓後,羅馬知道最終仍須尊重及回歸各地傳統,邀請臣服的在地菁英一起統治地方,並鼓勵他們將帝國的利益視為自身的利益,成為「願意的子民」(willing subjects)為帝國經營治理地方,而羅馬則保證他們的社會地位及榮華富貴。這些地方菁英與羅馬統治階級因此成為生命及利益共同體。羅馬將共和時期統一義大利的寶貴政治經驗,運用到廣大帝國的治理上。

西元二世紀第二辯士運動(the Second Sophistic)中的演說家亞里士泰得斯(Publius Aelius Aristitdes,約西元一一七~一八一年),在《論統治權力》(On Ruling Power)演說詞中表示:戰爭因為羅馬彷彿是遙遠的傳說,而帝國如同城邦的聯盟。雖然這段話常被嘲笑,但整個帝國彷彿是由許多地方菁英治理的城邦所組成,聽從羅馬指令來執行任務,我認為是合理、但高度理想化的圖像。

我們可以想像,整個帝國或人居世界是由星羅棋布的城邦所構成,這可比喻成許多構造簡單、功能有限的地方電腦,由羅馬從政治智慧演化出的統治技術軟體加以串連整合,並以羅馬法律建立運作規則,形成網路系統,最後由羅馬下達指令,進行同步平行運算,用簡單的方法及機制來解決複雜的問題,治理帝國。這不像有複雜科層組織的傳統帝國,中央彷彿是台強大的主機,由上而下主導帝國運作。羅馬帝國各地因此可以承受羅馬中央改朝換代,但仍享有約兩個半世紀的羅馬和平(Pax Romana)及繁榮,鮮有中斷。

如果波利比烏斯認為西元前二二○年前後地中海的「纏結」是世界史誕生的時刻,因此書寫他的風雨名山之作,那麼在遙遠東方的秦國與羅馬幾乎在同時建立另個帝國,開創另個世界史,就需要站在更高點的史學家來書寫更大的世界史了。《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並未直接回答這兩個世界史何以同時發生,以及兩者是否發生「纏結」來串連、牽動這兩個世界,建立起更廣大的世界史。

秦國與羅馬不同,在政府治理上力採中央集權,如我所言,宛如一部有極強處理器及記憶體的超級電腦架構,亦是可觀的成就。然而,一旦這樣的中央崩潰或改朝換代,接下來的世界將十分動亂,變得無法預測。或許,羅馬帝國和秦帝國恰恰提供了我們兩種不同帝國組織運作的典範,以及兩種世界史的面貌。

相關書摘 ►《歷史的轉換期1:前220年 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戰國七雄相互征伐,「中華」意識也產生了變化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歷史的轉換期1】前220年 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台灣商務出版
作者:宮崎麻子、藤井崇、宮宅潔
編著者:南川高志
譯者:郭清華

想理解歷史,轉換視角是不夠的
這套書,讓你完全扭轉世界史的理解方式!

——給我一個年分,我就給你全世界——

創新橫切式敘事 多空間的比較視野 著眼關鍵年分的全球史通述
打破單一國族語言,展現跨地域的相遇和連結
歷史教科書權威 日本山川出版社70周年紀念鉅獻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助研究員 陳建守 選書企畫
成功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翁嘉聲 專文導讀

西元前220年,人類歷史的轉捩點——
西方:羅馬帝國正式成形,與迦太基的戰爭深化了羅馬做為「帝國」的樣貌
東方:秦始皇大一統中國,採行中央集權開啟日後秦漢帝國近五百年的盛世

希臘政治家波利比烏斯的《歷史》一書從西元前220年開始寫起,記錄了當時他眼中所見的「世界」,也就是羅馬帝國及其周邊地域(人域)的歷史發展。在同時代的他眼中,引領歷史前進的是羅馬人,世界史的軸線即為羅馬霸權的擴張過程,而第二次布匿戰爭對於帝國的成形更是至關重要,他著重描寫此役,書寫羅馬帝國的建立。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東方,秦始皇立下了帝國的基礎,其後也出現司馬遷及《史記》這本鉅著,開啟中國的正史寫作。前220年,不但是世界史的開端,更是帝國的開端。

東西兩大帝國的誕生,被認為大大改變了當時與後代人們的生活,在歷史上別具意義。然而,在這個帝國誕生的象徵年分,對當時的人來說,「帝國」是什麼呢?建立之後造成了怎樣的改變?以及,改變是一瞬的、還是漸進的?各地區的人們又是如何回應「帝國」這樣的龐然大物?本書想做的,就是討論這樣的改變過程。

但本書要做的,並非再一次重複世界通史都會提到的內容,而是挑選該轉換期的特定人物、地域或事件,看進同時代人們的能動性,從中挖掘各地域的共時性,來回應本書提出的主題「帝國與世界史的誕生」。

因此,你可以看見羅馬與迦太基在西班牙作戰時,當地原住民如何主導了戰局成敗,以及他們是如何回應羅馬帝國勢力的進駐;你可以看見希臘化時代多元龐雜的諸王國及各地城市如何戰爭、交涉,最後服膺於羅馬一元化的統治下;你可以看到羅馬公民及各地殖民者如何被內化成帝國之民,如何活得像個羅馬人;最後,從共存到征服,秦始皇大一統國家的想像如何形成,以及如何付諸實行,本書將透過各地出土的秦簡,告訴你統一的虛與實。

在這個歷史知識逐漸普及的世代,想像歷史、敘述歷史的方法有很多種,本書挑選關鍵年分的橫切式世界史敘事,也只是其中一種嘗試。重要的是,保持對歷史的開放心態,以同時代人的角度理解當時的歷史,找出並詮釋其間的共通脈絡。每個人都可以是優秀的歷史學者,都可以跟波利比烏斯及司馬遷一樣,譜出一部令人大開眼界的世界史。

getImage
Photo Credit: 台灣商務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