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黑寡婦》:兼顧娛樂性與藝術性,《美國隊長2》之後漫威最好的超級英雄個人電影

【影評】《黑寡婦》:兼顧娛樂性與藝術性,《美國隊長2》之後漫威最好的超級英雄個人電影
Photo Credit: 《黑寡婦》劇照|Marvel Studi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篩選了數十位女性導演後,皆未尋得合適人選,女主角史嘉蕾・喬韓森力薦她喜愛的女導演Cate Shortland,讓《黑寡婦》意外地成為了一部全面且具藝術性的優秀電影。而《黑寡婦》的厲害之處,要回歸到超級英雄「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身上。

(本文涉及劇情討論,請斟酌閱讀)

全面且兼顧藝術性的優秀電影

美國漫畫的超級英雄向來就是歐美男性青年的次文化象徵,自問世以來,內容、精神都以男性「陽剛」喜好為本。自漫威與DC兩大集團的作品架構日漸龐大,從角色到故事也漸次宏觀,吸納了許多現當代的思潮與價值。當兩大漫畫集團開始走向電影工業,超級英雄的電影版本,也在高度商業化的狀態下,將作品與角色的內涵「全面化」。

這所謂的全面,更多成分來自於市場考量。美漫超級英雄本身即有次文化認同與商業上的兩大價值,但它的受眾畢竟是漫畫愛好者這樣的小眾路線,一旦電影化後,票房目標就是「在分眾策略下,讓受眾極大化」。當代政治、暴力、多元、性別、種族、科幻想像等,都在製片商捕捉市場偏好的狀況下,將漫畫原著改編成以賺錢為目的的商品(也不是說漫畫本身沒這目的,但藝術家的「個人堅持」會因此更為受限)。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女性超級英雄的個人電影。傳統上,超級英雄電影鎖定的目標群眾,就是動作、科幻片迷與追求好萊塢大片刺激感的一般觀眾。這類群眾扣除小孩與青少年,泰半還是中年男性族群,以及喜愛明星(但不是熱愛漫畫元素)的女性影迷。而喜愛通俗劇、浪漫愛情片的女性觀眾,擁有可與動作片匹敵的市場,一直是其他片種的片商極力拓展、跨界的區塊。這個區塊向來就與「男性陽剛、冒險動作」類的超級電影絕緣。

而在DC電影成功運用神力女超人的icon,獲得全球女性觀眾喜愛之後,漫威自然也開始著重旗下的女性超級英雄,試圖在市場上分一杯羹。在男性市場的主線(例如眾多英雄登場的《復仇者聯盟》系列)下,超級英雄之首《驚奇隊長》率先推出個人電影,學DC《神力女超人》的策略,找來女性導演,透過女導演的詮釋,要讓漫威女超級英雄成為新世代女性喜愛的文化icon。而在漫威電影世界出場已久的「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也找來了藝術片女導演Cate Shortland執導個人電影《黑寡婦》,目的當然還是延續搶佔女性觀影市場的概念。

因為在篩選了數十位女性導演後,皆未尋得合適人選,女主角史嘉蕾・喬韓森力薦她喜愛的女導演Cate Shortland,讓《黑寡婦》意外地成為了一部極為全面,並兼顧藝術性的優秀電影。

《黑寡婦》上映後,不但獲得全球影評人的普遍好評,它同時也幾乎是繼《美國隊長2》之後,漫威最好的超級英雄個人電影。

黑寡婦
Photo Credit: 《黑寡婦》劇照|Marvel Studios

《黑寡婦》厲害的地方,要先回到超級英雄「黑寡婦」娜塔莎・羅曼諾夫身上。在漫威的設定中,羅曼諾夫是蘇俄冷戰期間培育的女特務,因緣際會加入復仇者聯盟,跟鷹眼一樣,沒有超能力,以平凡人類的狀況成為超級英雄。

這也讓羅曼諾夫在過去漫威電影中,很難成為亮眼人物。因為在宇宙星際戰爭等級的場面下,面對北歐諸神、外星人、超能力者,甚至還有彈指可消滅宇宙一半人口的薩諾斯,普通人類能做的事並不多。在《復仇者聯盟》中,羅曼諾夫跟鷹眼沒有金剛不壞之身,沒有鋼鐵人般的科學工具(鋼鐵裝或山姆的飛行翅膀)或特異功能,也不會飛,卻巧妙與其他超級英雄協助下,發揮了殲敵的效果。這可說是平凡人類能做到的極限。在《復仇者聯盟4》這種宇宙大戰的最終場面中,鷹眼只能成為跑龍套的角色,羅曼諾夫只能成為交換靈魂寶石的犧牲者。

在羅曼諾夫的個人電影中,能強調的必然是她的角色特質,就是冷血無情的女特務,善於說謊、偵查、暗殺、諜報等,如《美國隊長2》那樣,片中不會出現超能力,並以解決「人類等級」的世界事件為主。

這是漫威影迷與娛樂片觀眾期待的點,想像的是《美國隊長2》那種,主要靠一系列槍戰動作戲,然後上演心理戰,跟邪惡組織或嫉惡政權對抗,繼而拯救世界的故事。

但Cate Shortland並沒有照影迷的期望走。以這個路線與羅曼諾夫的背景,拍出來就是類似安潔莉娜・裘莉《特務間諜》那樣的女特務英雄動作片。Cate Shortland反而捨棄了《美國隊長2》裡九頭蛇那種強調摧毀世界的宏觀性。她在電影敘事上,讓羅曼諾夫的焦點放在追尋自我、珍惜家庭、展現善良等價值上,摧毀邪惡組織的重頭戲反而只用來陪襯。

如果去看《黑寡婦》的結構,電影開場一如《復仇者聯盟4》的開場一樣平淡。雖然花的時間很短,但就是父母跟兩個小孩吃飯,然後帶著小孩逃亡的情節。但這個無聊開場到了後面,卻顯得無比重要,因為它跟後面這四人的重遇場景成了對照,反而隱喻了羅曼諾夫日後成為超級英雄的起源。

《黑寡婦》的故事可說極為簡單,幾句話可以講完。羅曼諾夫跟其他黑寡婦一樣,從小就被帶離家人,進行訓練,成為蘇聯特務。在蘇聯瓦解後,原本訓練黑寡婦們的機構「紅屋」應該就此消失,但羅曼諾夫卻從另一個黑寡婦葉蓮娜・貝洛娃處得知紅屋並未消失,並在被紅屋派出的其他黑寡婦的追殺中,一起化解了這個邪惡組織。

如果按照《特務間諜》那種諜報片走向,《黑寡婦》的電影重心應該會變成007那般,羅曼諾夫不斷發揮自己的特長,一路找尋線索,一路殲敵,然後最後幹掉大魔頭。劇本是這樣寫沒錯,但敘事比重上,導演反而放很多時間在「情感戲」上。從羅曼諾夫跟葉蓮娜相遇後開始相互鬥嘴,到分享自己期望的虛構家庭,以及處理人跟人之間的感情,每一個動作戲轉文戲的場景,處理的不是線索跟表現人物的帥,而是在處理「無法擁有家庭的女特務」的心理缺憾。

1
Photo Credit: 《黑寡婦》劇照|Marvel Studios

細膩的感情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