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大老爽坐商務艙的背後,是政黨輪替也難解的體壇結構

體育大老爽坐商務艙的背後,是政黨輪替也難解的體壇結構
情境圖,非代表隊成員搭乘之機艙 |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成績的選手是搖錢樹,決定了多少資源可以入袋,所以每當有重要國際賽事,披上國家隊服是無上光榮成了選手的宿命,縱然大幅改革的機會不大,但如果政府繼續沒有作為或進展,實在無法跟體育人交代。

因為COVID-19疫情延宕一年的東京奧運終於要登場,台灣國手們也已啟航前往參賽,雖然最受國人矚目棒球項目,台灣因為疫情考量而放棄前往墨西哥打晉級賽,終致無法爭取進入奧運賽事,遺憾之餘,仍有許多項目有機會奪牌取得佳績,選手多年來的努力為了能在國際最高殿堂上一展長才。

可惜的是,台灣選手包機前往東京卻沒有得到該有的禮遇,在官僚思維的餘孽下,原本應該是奧運主角的選手們竟然被安排在經濟艙,而乘坐商務艙的人等卻是那些坐享其成的官員和體育界高層。這種陋習雖然根深已久,但五年前蔡總統信誓旦旦要給選手的禮遇,如今不但跳票還被打臉,縱然總統連同蘇揆先後對外表示道歉,但卻止不了輿論的抨擊,體育界沉痾已久的問題再次被檢視。

交錯複雜的體壇網絡關係,是最大的挑戰

必須說,國際奧委會是人民團體,內部成員並不會因為政黨輪替而有所更替,中華奧會主席林鴻道、榮譽主席蔡辰威可以一直把持著奧委會及各單項協會的資源,就算改朝換代都是不動如山。

長期以來,這些人透過協會的運作與各種政商熟捻的關係,從選手選訓、資源分配到選手生涯發展等都逃不過他們的掌控,只要把運動當成生涯的重心,除非成了知名的職業選手可以單打獨鬥,否則任憑他們處置,稍有不聽話或自以為是,前途勢必受到影響,要轉行恐怕也是難上加難。

這樣的宿命早已是許多體育人內心的痛,要改革不是沒有是過,有人在外另起爐灶成立新協會,但資源早被壟斷,不是慘淡經營玩沒多久摸摸鼻子收山,不然就是淪為主要協會的二包廠商,專撿剩下的殘餘資源。

疫情影響東奧 首都圈比賽場館採閉門賽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政府也試著改變這樣的扭曲生態,2017年大張旗鼓進行體育改革,雷聲大雨點小,敵不過各單項協會「以退為進」的要脅,最後做做樣子默默提出不痛不癢的國體法修法收場,給資源不過問使用的政府,只能繼續當冤大頭,因為這些協會有專業必須尊重,結果沒有改變,選手依舊是這些體育高層的附屬品。

在這樣的邏輯之下,給資源的跟分配資源的一定高高在上,那些初生之犢怎麼可能不畏虎,能圓國手夢又能站上奧運舞台,沒人敢說話,說了不會改變什麼,甚至還得罪「前輩們」,還有讓自己的學校、館場、教練失去機會,進而賠上自己的選手生涯,下次國手名單恐怕會名落孫山。

這種綿密的利益網絡關係,要破除絕對不可能單靠選手自己來,說白了,政府有多少魄力決定改革的真假。

選手的哀歌:成為體育大老獲取資源的附屬品

這些體育大老們一定會說「以選手為重」這種屁話。

當然他們不可能不重視選手,因為有成績的選手是搖錢樹,決定了多少資源可以入袋,否則怎麼分配資源來大小聲,可悲的是,體育署就是一個行政官僚,跟其他部會一樣,早已仰賴習以為常的關係網絡,就算政黨輪替都無法破除這樣結構。

所以每當有重要國際賽事,披上國家隊服是無上光榮成了選手的宿命,為國征戰是祖上積德的義務,誰跟你談「權利」,所以只有「意願調查」,沒有符合權益的「契約保障」,道盡了台灣體育人的悲哀。回到頭來,政府又能做些什麼呢?

蔡總統授旗東奧代表團(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其實還沒那麼悲觀,政府營造有利的體育環境,促進職業化及商業化的發展,或許會遭受假道學愛國主義者的批評,但唯有如此才能些微改變陳年的窠臼。

電影《少林足球》中,那個掌握所有資源的魔鬼隊經理,一場不公平的賽局,就猶如當前我國體育生態,只是電影裡那些架海擎天的少林隊不可能在現實場景中出現,因為誠如前述所言,國內體壇的水實在很深,要一一排除曠日廢時,甚至還會惹得一身腥。

但是,這也是民選政府該有的使命,沒有理由抗拒改革,也不該隨著這些沉痾向下沉淪,而這次奧運選手擠經濟艙一事,體育署實在責無旁貸,或許在不久的將來,另一次的體改盛會又會登場,縱然大幅改革的機會不大,但如果政府繼續沒有作為或進展,實在無法跟體育人交代,也會讓社會大眾覺得政府的改革決心不足。

持平而論,不只是體育事務,台灣實在有太多積深已久的陋習,改革不可能有停止的一天,就怕信念與初衷被環境跟權力給改變。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