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產業觀察】盼來疫情警戒降級,奄奄一息的遊樂園敞開大門之前,還有很多得煩惱的問題

【街頭產業觀察】盼來疫情警戒降級,奄奄一息的遊樂園敞開大門之前,還有很多得煩惱的問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而對於遊樂業者而言,不論是主動降載或縮減設施服務人次,都會顯著影響到門票與餐飲的收入,此外還有落實防疫、清消所增加投入的人力與物力費用,在可預見的未來裡,遊樂園業者若堅守防疫指引,將面臨營業收入下降與成本費用提升的巨大壓力。

在疫情的三級警戒裡,我們可以感受到街道上的車流和商圈中的人流巨幅降低,因此,我們能很容易地理解餐飲、服飾零售、百貨公司等這些得靠著密集人流,且在室內聚集而維生的產業,是受到何等的衝擊。

但是有一個產業,它們的主要營業場域是在戶外,而遇到三級警戒時,無法像餐飲業可以暫時轉型外帶或外送、或者像百貨零售業靠著僅剩的人流來創造一些營業收入,它們只能像KTV一樣被迫暫停營業,業績歸零,一直到「微解封」時,媒體、輿論才出現它們的聲音。它們是——遊樂園。

舉一個現實的例子,股票掛牌上櫃公司「劍湖山」6月份的合併營收25.3萬元,相較於5月衰退97.90%,並且較2020年6月衰退99.38%。

儘管「劍湖山」主要經營位在雲林古坑的劍湖山世界遊樂園和劍湖山渡假大飯店,但飯店事業不僅面對國旅停擺的衝擊,在遊樂園封園的狀態下,更無法為飯店事業帶來相輔相成的效果。因此,整家公司在面對疫情的三級警戒下,營收幾近歸零。然而,當我們盼來「微解封」、甚至期待警戒等級「降級」的到來,「遊樂園」就能夠回到往日萬頭鑽動且自在歡樂的日子嗎?

遊樂園需要認列大量硬體設施攤提、維修費用、以及人事管銷費用

在探索疫情警戒降級或解封後、關於遊樂園的未來之前,我們先粗淺地瞭解遊樂園的營運模式。

首先,一座遊樂園需要廣大的腹地,如此才能容納大量的遊樂設施和遊客。然而,業者幾乎不可能將遊樂園設置在都會區或都會區的近郊,一方面是土地取得成本過高,另一方面是都會區及其近郊的土地,尚有「更值得」的開發項目。因此,遊客們只能跑個大老遠去遊樂園瘋狂玩樂一整天,而具有一定規模的遊樂園,也幾乎會在園區附近經營渡假飯店,將遊樂園的人潮導入飯店,兩者相輔相成。

再來,遊樂園需要許多不同種類、不同刺激程度的遊樂設施,除了服務年輕、學生族群,也服務親子和家庭客群。

但遊樂設施的資本投資非常大,除了動輒五年、十年的折舊攤提,每年還得認列固定的維修費用,才能讓遊客們玩得安全又開心。但觀察台灣各家大型遊樂園,近年已少有大型的資本支出、建設嶄新的遊樂設施;儘管少了新設施的折舊攤提,舊設施的維運費用卻可能因各種因素而逐漸提升,例如:原廠停止生產各種維修料件、或停止支援各種更新。

二二八連假最終日  2000人湧入新竹主題樂園
Photo Credit: 中央社
2021年3月疫情升溫前,六福村的人潮

第三,遊樂園的營運需要支出大量人事管銷費用。除了遊客較無法看到的幕後英雄、也就是各種設施的維護人員,遊樂園營運現場還需要大量的售票、餐飲、設施…等等的服務人員,甚至是在大型的遊樂園裡,還有一群在遊樂設施之外增添樂趣的遊行或表演人員。另外,各種慶典或活動安排,亦須一群行銷人員做支援;更別說尚有在廣大的腹地裡,用水、用電的各種支出。

遊樂園靠入園人次創造門票、餐飲、與周邊商品等營收

在龐大的成本費用結構裡,台灣遊樂園業的主要營收來源卻非常單純:門票和餐飲,頂多再加上個周邊商品。儘管這三類營收來源看似獨立,但都是來自於同一群客源、也就是買票進場的遊客身上。因此,當入園人數受到各種因素衝擊,三種營收來源也都會一併下降。

而會衝擊到入園人數的因素,除了業者本身可以控制的「產品力」或「行銷、促銷」,不可控的外力因素也不可小覷。

以往,「天氣」因素會是衝擊入園人數的最主要外力,像是夏天的颱風、冬天寒流、五月的梅雨、甚至各季節裡出現的多雨天氣,皆會影響遊客長途跋涉、入園遊玩的動機;儘管只是居住地大雨、但遊樂園所在地是大晴天,仍會顯著影響入園人數。如今,這種不可抗力又增添一項:疫情,以及和疫情相關的「群聚」風險。

排隊、聚集、近距離互動,遊樂園裡充滿著疫情管控原則中最不討喜的行為

親子、青少年、大學生、以及20出頭歲的年輕人,一直都是遊樂園的主要客群。在以往,尤其當天氣好、又適逢假期時,蜂擁入園的景象是所在多有。

儘管遊樂園佔地廣大,但就跟看電影、吃夜市一樣,總是有特定幾個設施是必玩、必排隊;不僅是戶外的設施如此,有些室內的遊樂設施會額外使用頭戴式裝備,所以會產生排隊之外的近距離接觸,還有裝備的間接接觸。

另外,遊客大多是一次玩一天,吃喝也多在遊樂樂園裡解決,為解決餐飲的需求,要不是聚集在樂園附設的餐廳裡用餐,就是「邊走邊吃」;若是遊樂園安排各種街頭表演活動、與遊客近距離互動,又會增添更複雜的社交接觸。不論是排隊群聚、裝置的間接接觸、又或者是邊走邊吃,這些恰好都是疫情管控原則中,最不討喜的行為。

不論未來疫情警戒走向如何,遊樂園業者將為「防疫新生活」準則付出更高成本

當我們迎來三級警戒的「微解封」、又或者盼到疫情緩解的警戒「降級」、甚至是未來與病毒和平共存的「後疫情」時期,遊樂園能夠因此得到解脫、營收回到疫情前的水準,而遊客們也能快樂歡聚、盡情享受刺激嗎?讓我們回過頭來檢視因應疫情各級警戒的注意事項,一探遊樂園的未來。

chart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根據「中央疫情流行指揮中心2021.05.11公告」,在疫情出現「社區零星感染病例」、也就是一級警戒、最低的警戒指示時,各營業場所及公共區域執行實聯制、社交距離、體溫量測、消毒等防疫措施;而若是在二級警戒期,則是要進一步落實人流管制、總量管制、動線規劃等措施,甚至是必要時,可關閉休閒娛樂相關之場所與公共區域。

不論接下來將迎來警戒降級至何種程度,甚至是疫苗的接種率是否能達到所謂的「群體免疫」,以目前「病毒」不可能消失、以及「流感化」的前提下,全程戴口罩、維持社交距離、公共場所加強清潔消毒,都將會是與病毒和平共存時的因應措施基本款,然而,這些基本款的因應措施,讓遊樂園業者得付出更多的人力和物力,但卻無法恢復到往日的人流水準。

科技能協助解決排隊與群聚,但「社交距離」的管控將限縮設施服務的量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