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夜和想你,我都會戒掉》:那個每天跟我說晚安的人,被我弄丟了

《熬夜和想你,我都會戒掉》:那個每天跟我說晚安的人,被我弄丟了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分手是我先提出來的。他起初不同意,但後來卻再也沒有找過我。我想啊,如果當初我們沒那麼倔強,或許結局會是另一番模樣吧。

文:雲晞

我弄丟了每天和我說晚安的人

# 01

「晚安。」

「這是我最後一次跟妳說晚安了。以後我不在妳身邊,妳一個人也要好好的。別熬夜,別睡得太晚。」

這是他昨晚傳給我的最後一則訊息。

就在昨晚,我把他弄丟了。我把這個跟我說了一○九五天晚安的人,丟在了風中。風很大,任憑我如何拚命去追,都追不上他消失的速度。

狂風過境後,剩下滿地的狼藉和為了追他而全身狼狽的我。往後都不必再跑,也無須再追了。弄丟的人,再也找不回來了。

我和他,相識於學校的學友會。那時我們都來自G市,都在H市的同一所大學讀書。他大二,我大一。

那天晚上,學友會迎新。他以同鄉兼學長的身分接待我。散會後,他特地跑到我跟前,對我說:「以後在學校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儘管來找我,我罩妳。」

「嗯,謝謝學長。」我向他投去感激的一眼。能在這人生地不熟的學校遇到來自同個地方的人,還能得到一個已經在校園裡混了兩年的「老油條」學長的保護,那得多幸運啊!

臨走前,我們加了好友,留了聯繫方式。走出聚餐的地方大概有幾步遠的距離,我似乎聽到他說:「呵呵,真可愛!」

是說我嗎?我可愛?想多了吧!

自從迎新會後,我們經常就會見面。有時是學友會的團體聚餐,偶爾我們也會單獨出去吃飯,或者看看電影。

相較於「一見鍾情」,或許「日久生情」更適合我們之間的感情進展。

經過大一一年的相處,我們對彼此都了解了不少。我知道他人緣好,交遊廣闊,而且學校裡有很多女生喜歡他;我知道他平時很喜歡運動,最愛打籃球,經常有事沒事就和朋友在操場PK。

他知道我比較呆板,反應有點慢;知道我不愛吃香菜,也不喜歡胡蘿蔔。所以每次吃飯的時候,如果菜裡會出現這兩樣東西,那他一定會先把它們挑掉,再把菜放到我面前。

我們有很多的共同點,其中之一便是看書。平常週末的時候,我們會一起到圖書館,或者去市區最大的書店。

他喜歡看一些懸疑偵探類的書,我就比較愛看一些小說或者漫畫。

不管在圖書館或是書店,我們可以一坐就是一天。這一天裡,我們都安安靜靜地看自己喜歡的書,互不干擾。

這樣的氣氛,不僅不會讓我們覺得尷尬,反而有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看完書後,我們就一起去吃飯。每次在外面餐廳吃飯,他都會點鍋包肉,因為那是我最愛吃的。吃完飯,我們偶爾也會去看電影,但去的次數不多,只是偶爾去一次。更多的時候,我們會在飯後一起慢慢散步回學校。

餐廳離學校不遠。在那條路上,有許多我們共同的回憶。有十指緊扣,互相依偎的;也有嬉戲打鬧,放聲大笑的⋯⋯

每次把我送到女生宿舍樓下時,他都會擁抱我。然後對我說:「上去早點睡覺,不准熬夜。否則明天有妳好看的!」

嗯,他每回都這樣威脅我。我才不會怕他!夜還是照常熬,覺還是一樣晚睡。

目送我上樓回到宿舍後,他才轉身離開。在窗戶邊看著他漸漸消失在夜色中的背影,我心裡有道不明的甜蜜,很美好。

上天待我不薄,讓我在異鄉能遇到一個懂我、惜我、疼我、愛我的人。

嗯,真好!一切都剛好是我喜愛的模樣。

# 02

睡覺前,總會收到他的訊息。每次都是兩則,一則文字訊息,一則語音訊息。形式多樣,但內容都一致:晚安,親愛的。

無論熬夜到多晚,只要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訊息,我都能很快進入夢鄉,並一夜好眠到天明。

我們確立關係的那年,我大二,他大三。在學校的那幾年,他每晚都會跟我說晚安。不管多忙,都不曾忘記過。

記得我問過他:「為什麼你每天在手機上只跟我說晚安,卻從來沒說過早安?」

他當時是這樣回答我的:「因為每天的早安我都想親口對你說啊,傻瓜。」

是了,他總能一兩句話就撩動我的心弦,讓我心尖上的小鹿亂撞。

「欸,那個,聽說我們學校有很多女生暗戀你,你怎麼會選我呢?」

閒來無事時,我總愛拿這個話題調侃他。沒辦法,他長得太人畜無害了。

有一次,我們去看電影,回去時遇到一個年輕媽媽牽著一個很可愛的小女孩。小女孩一見到他,立馬掙開媽媽的手,「嗖」一聲跑過來抱著他。

我當時在旁邊都驚呆了,嘴巴大的可以塞下一顆雞蛋了。還沒待我反應過來,小女孩就問他:「哥哥,你好帥啊!哥哥,你有女朋友了嗎?我當你女朋友好不好?」

聽到小女孩的話,我笑了。我在一邊看好戲似的想看他怎麼解決。結果他一手把我拉過去,然後溫言細語地跟小女孩說:「不好意思哦,哥哥已經有女朋友了喔,就是這位漂亮姐姐。妳現在還小,要好好長大,等長大以後也能遇到像哥哥這樣的人啦!」

小女孩對他的話將信將疑,但最終還是鬆開了他。她跟媽媽走之前,還特地回頭朝他一喊:「哥哥,你真的好好看喔。」

他被喊得不好意思了,拉著我就快步離開了。我問他:「有人誇你好看還不開心嗎?跑什麼呀?」

他答:「好看是用來形容女生的吧?哪有人說男生好看的?」

那天晚上,我們在外面待到很晚才回到學校。他像往常一樣把我送到樓下,然後才離開。

日子就那樣平淡而溫馨地過著。轉眼間,他大四了,我大三了。

我問他要不要考研究所,還是畢業後就直接出去工作?無論他怎樣選擇,我都會無條件支持的。

他說想考研究所。我說那你就準備吧,我陪你。他把我拉進懷裡,輕吻我的額頭,對我說:「阿心,有你真好。」

他準備考研究所的那段時間,我一有空就去看他,每個週末都會陪他去圖書館複習。他學他的,我看我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