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學分可賣九萬元,東吳大學何時才會正視學生「為賣課而選課」的問題?

10學分可賣九萬元,東吳大學何時才會正視學生「為賣課而選課」的問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總共才10學分的課程,即可開出高達新台幣九萬元天價,他所選的課囊括了大二至大四的課程,顯然他就是為了賣課才選的這些課,然而要解決這個問題並不難,端看學校願不願意執行而已。

文:璋瑀(五億多年前從M87星雲46610號小行星來到地球的藍血生物,目前正以東吳大學為據點進行人類觀察中)

因為東吳選課機制的不當,加之師資的良莠不齊,使得東吳的學生們每當在選課時就好似是在打仗一般、如臨大敵,本系學生們為了能夠正常的選課,要先耗費大量的心力,去了解本校錯綜複雜的選課機制,而後為了選到與自身需求相符的老師和學分,建構出自己能夠接受並且可以讓自己順利畢業的課表,要如鯉魚化龍般,通過重重關卡。

首先,在初選(第一階段)時,藉由電腦的隨機分發中比拚運氣,看能否幸運地選到嚮往的老師的課程,若是不幸折戟落馬,還需得在即時加退選(第二階段)裡面拚網速跟手速,因為好的課比演唱會的票還難搶,經常在一分鐘內便被選罄一空。說真的,有時候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在選課還是在選秀......

四堂課賣到九萬元,讓許多學生為了賣課而選課

其實在以往,敝系(法律系)的人工加退選尚在時,選課雖說稍顯辛苦,但卻並未如現在這般慘烈,縱然這項措施仍具有人數的限制,但依舊使同學們有另一出路可以進行補救,仍然要比現今毫無人工加選此一補救方法的選課機制,要來的更加人性化,也更能夠讓同學接受。

也因為失去了人工加退選這個退路,使得本系的學生不得不把全部的希望押注在即時加退選(第二階段)這個環節,而也就是在此階段,有些不肖人士盯上了這桿最後的救命稻草,瞄準沒選上課的人已然退無可退的境地,進行課程買賣交易,打著「契約自由」的旗號為名,行買賣交易課程以謀取暴利之實。

pic1
作者提供

這項交易並非校方正式的系統環節,而是同學之間私下的行為,原先這項活動只是讓同學們互通有無,上到自己心儀課程的良善舉措,但時至今日,在有心人的插足下,這件事已然變質,變作了那些不肖者肆意狂歡的樂園。

誠如左圖中所呈現,僅僅四堂、總共才10學分的課程,即可開出高達新台幣九萬元的天價,不論有無成交,這樣的行為仍讓一般同學咋舌不已,且仔細一看他所選的課,便會發現當中囊括了大二至大四的課程,顯然他就是為了賣課才選的這些課。

此等行徑,與那些黃牛和二道販子有何殊異,身為未來的法律人,卻做出這種在違法邊緣反覆橫跳的行為,真當是愧為法律系學生,令同為法律系學生的我們深感不齒。

解法並不難:選課時篩去已修過課的學生

同學間之所以會產生這樣的交易,真正的主要原因無非是因為敝校系的選課制度以及機制,存在著莫大的問題,但令我們為憤慨的是,雖說校方多次允諾要進行改善,但我們學生卻遲遲未見其改善之舉措及成效,還望學校能盡快商討出相關的解決方法與具體章程,以改善往後的選課制度並掃正這歪風邪氣,還選課的同學們一個朗朗晴天。

其實在Dcard上,便有同學提出了一個相當具有可行度的方案:「在選課(初選、加退選)時,把那些已經修過課的同學給篩掉,就能大幅度降低買賣課程的問題了。」

畢竟沒修過課的同學如果要把好課拿來賣,那他自己就要承擔延畢或沒課可上的風險,而那些修過課的人也不能重複選課,這樣便可以從成本跟執行難度兩個層面,來大幅遏止黃牛跟二道販子的出現,具有相當高的可行性,而且學校執行起來也不困難,只要在選課系統上加一點限制就好,既沒有什麼技術難度,也不用花什麼錢,輕鬆又方便。

26838194790_1b7a9098a3_k
Photo Credit: Ein_keep going@flickr CC BY 2.0

在文章的最後,我還是想為各位老師和我們學生群體平反一下,雖說確實有很多老師是我們學生避之唯恐不及的,但我們敬而遠之的原因,從不是質疑老師在其「專業及擅長領域」內的能力與專業性,畢竟能在大學擔任教授,想必是在相關領域有所建樹,且具備相應能力的;我們是對老師們的「教學方法」以及「教學態度」感到不解及質疑。

正如古希臘先哲蘇格拉底所言:「教育不是灌輸,而是點燃」,只會一味地向學生灌輸知識的老師,絕非上佳之選。更何況,老師能否將自身學識傳授給我們,都還是兩說,畢竟懂得多、會做研究跟會傳道授業解惑完全是兩回事,學識淵博、專業能力強,不代表能夠清晰、有條理和架構完整的把知識傳遞出去。

在重視研究能力,卻不重教學能力的台灣,懂得多又會做研究但教學能力卻一塌糊塗的教授跟老師多的是,這樣的人連灌輸都做不好了,更遑論點燃,學生不願選這些老師的課自是情有可原。(不知道要不要留)

以上言論僅為我們筆者對於本校系「選課機制」及「校方對於此事態度和決心」的拙見,不代表本校系其他學生立場,還請切勿誇大渲染、解讀,感謝。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