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台灣捐贈疫苗的斯洛伐克,曾有過一段從併吞走向民主化的勵志故事

向台灣捐贈疫苗的斯洛伐克,曾有過一段從併吞走向民主化的勵志故事
中華民國斯洛伐克經濟文化辦事處贊助的無線上網|Photo Credit: 單永信 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近代史上斯洛伐克與捷克分分合合,因為除了種族及語言的不同,使得地域的發展都有分別,捷克區的整體工業程度相對較高,但是斯洛伐克區的發展以農業為主,這樣的差異也為日後各自不同的命運埋下伏筆。

文:單永信(一個醉心於浩瀚史海的工程人,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學士及紐約佩斯大學MBA,往日長期服務於CNC工具機相關產業與傳產業的國外業務推廣開發,因為負責市場開發工作要能把產品優缺點徹底分析後系統性的介紹給客人,以便獲得目標客戶的青睞所以養成了客觀思考的習慣,而這正是敝人的強項。往日工作中累積許多製造和品管的點滴記錄在FB群組「繞著世界找客戶」,分享昔日在CNC零件的開發客戶經驗的小故事)

分分合合的戀人

繼之前立陶宛對中華民國伸出友誼之手後,另一個中歐國家斯洛伐克也同樣贈予我們亟需的疫苗,感謝這些國際友人在台灣遭逢困難時分的雪中送炭。

這次慷慨餽贈我們於急難中所需的國家是斯洛伐克,有些朋友也許未必對這個國名有印象,因為這是個在西元1993年1月1日才獨立的年輕國家,雖然我們對名稱感到陌生,但提起之前領土所在的國家捷克,很多人就耳熟能詳,因為斯洛伐克是從捷克獨立出來的,中歐近代史上這兩個國家的命運常糾結在一起而難分難捨。

以前大家都會直接稱呼捷克而忘記了捷克和斯洛伐克聯邦共和國的全名,但是這個名稱太長,再加上捷克的前身波西米亞王國早在西元九世紀就已經立國了,所以久而久之,許多人就習慣以捷克稱呼為國名,而忽略了全名其實還包含了斯洛伐克。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戰敗的奧匈帝國在昔日的精華地區崩解出三個國家:奧地利共和國、匈牙利王國,以及於1918年獨立出的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以下簡稱共和國),這個全新的國家包含了捷克與斯洛伐克兩個地區,但事實上各由不同種族所構成而且語言也不同;捷克地區以捷克人為主體,主要語言是捷克語,而斯洛伐克地區主要民族是斯洛伐克人,流通語言是斯洛伐克語。

這個新生國家馬上展現出勃勃生機,第二次世界大戰前就已經成為了工業強國,工業化的程度甚至超越了日本。

近代史上斯洛伐克與捷克分分合合,因為除了種族及語言的不同,使得地域的發展都有分別,捷克區的整體工業程度相對較高,但是斯洛伐克區的發展以農業為主,這樣的差異也為日後各自不同的命運埋下伏筆。

捷克區達到高度工業化並且成就了蓬勃的軍工產業,舉世聞名的Škoda兵工廠就位於捷克區。殊不知匹夫無罪但懷璧其罪,這塊土地也引起了計劃進一步加強軍備的納粹德國垂涎,因此想盡辦法要在日耳曼人佔比高的蘇台德區滋生事端以便侵吞,甚至更進一步要脅英法,強迫共和國必須接受這樣的要求。

1938年英國首相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居然在沒有任何共和國代表出席的狀況下,就簽署了號稱能為一代人帶來和平的《慕尼黑協定》,這份協定的代價就是哄騙了共和國割讓蘇台德區領土給納粹德國。

但是往後的事實證明,這樣的妥協無異與虎謀皮,簽定條約的墨跡都未乾,時間還不滿一年希特勒(Adolf Hitler)就把魔爪伸向了整個共和國,德國隨即在原先的捷克地區,成立了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並且在斯洛伐克地區成立了斯洛伐克第一共和國的納粹傀儡政權,原先的共和國在此分道揚鑣成為各自獨立的國家。

捷克地區的波希米亞和摩拉維亞保護國,因為在納粹德國下是保護國的地位, 希特勒甚至派遣總督負責所有捷克地區的軍政大權,好萊塢大片《猿人行動》就是敘述捷克人民反抗納粹暴政,策畫刺殺總督海德里希(Reinhard Heydrich)暗殺事件,已經亡國的捷克並沒有從第二次世界大戰缺席,許多流亡海外的捷克軍人加入同盟國,一同對抗軸心國直到戰爭勝利。

另一方面斯洛伐克第一共和國則走上截然不同的道路,配合了納粹德國對於波蘭的侵略活動,並且加入軸心國陣營,隨後也參加了德國侵略蘇聯的戰爭,但是好景不常,隨著蘇聯對德國的反攻,站錯隊的斯洛伐克第一共和國也於1944年被蘇聯攻陷首都布拉提斯拉瓦後灰飛煙滅,並且也把領土重新併入了捷克斯洛伐克共和國,作為加入納粹幫兇的懲罰。

原先國家名稱,從1960年起改名為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成為美蘇冷戰中蘇聯陣營方華沙公約組織中重要會員國,至此兩者又再度合為一個國家,而斯洛伐克為其加盟共和國。

pasted_image_0
斯洛伐克總統府|Photo Credit: 單永信 提供

和平分手的典範

從合組為捷克斯洛伐克社會主義共和國開始,這個國家就是兩個差異相當大的地區兜起來的共和國,但是卻能夠達成令人驚艷的不可能任務。

捷克地區對比斯洛伐克地區的人口多出許多,並且土地面積也更大,不但種族相異也通行著不同的語言,甚至也有各自宗教信仰,捷克地區始終維持著強大的工業傳統,而斯洛伐克地區仍然以農業見長,這些差異都造成雙方一直無法完成融合為一個國家。

這樣的貌合神離,終於隨者東歐民主化的浪潮而爆發,國內於1989年發生了天鵝絨革命,雖然號稱革命但卻能在不留一滴血的狀況下,完成了結束共產一黨專政的和平過程,既沒有犧牲人命又可以達成多黨政治的目標,這是個人覺得他們完成的第一項不可能任務。

1992年,經過全民公投決定了人民的意向,1993年元旦斯洛伐克宣布脫離共和國成為獨立國家,這段過程被稱為如同天鵝絨般滑順的天鵝絨分離,筆者認為的第二項不可能任務,是整個獨立經過了民主化的議會過程,完全沒有發生與捷克的任何血腥衝突,這是讓人感到非常難能可貴的。

另一個極端例子,就是同時期前南斯拉夫底下的各個共和國走向獨立的路途就無比艱辛,多數經過了多年的戰亂並且造成許多平民百姓的人命損失,經濟上的傷害更是無以計數,種族撕裂的傷口到現在還無法縫合。

第三項不可能任務是捷克地區遠較斯洛伐克地區人口多,並且土地面積也大得多,但是捷克卻能用和平的方式為出走共和國的斯洛伐克獻上祝福,令人堪稱是分手的完美典範。

截然不同的首都經驗

今天的斯洛伐克人口約550萬,首都位於布拉提斯拉瓦,這是個古城而有許多歷史古蹟,雖然是最大城市但是卻沒有大都會的喧鬧,尖峰時間也沒有交通阻塞的困擾,常能見到的公車及室內電車也許是主要原因吧!比起歐洲許多國家的首都,她有鬧中取靜的悠閒而如同璞玉般,平凡莊嚴如總統府居然如同花園宅邸。

筆者造訪過這個都市多次的感受認為,她之所以能夠保留原來的樸實,是因為比起周圍的大城市,如維也納或布拉格所散發的光芒,布拉提斯拉瓦的閃爍常會被人忽略。其實這是個交通非常方便的城市,旅客於維也納機場落地後可以直接在機場大廳搭乘巴士,在一個小時車程內抵達布拉提斯拉瓦市區,別緻的市區內有許多名勝古蹟,都是散步就能到,對於觀光客最大的優點,就是可以完全自助而省掉交通費。

雖然捷克與斯洛伐克早就不是同一個國家,但是兩國關係似乎比往日同在一個國家更為融洽,出差的關係認識了捷克與斯洛伐克的生意夥伴,其中一位平日就住在捷克布魯諾(Brno),但工作在斯洛伐克的特倫欽(Trecin),往返的距離不過兩個小時車程,因為兩地的來往的便利性而成為一日生活圈的選擇。

對於國際友人在中華民國最需要疫苗的時候能夠分享他們所有,這樣的善行讓我也看到了地球村的理想得以實現,這種愛心饋贈,讓筆者想起在921地震時馳援我們的各國援手,20年後的今天自己都還難以忘懷當時土耳其救援隊支援救災的義舉。最不容易的就是,當地在一個月前才剛發生了同樣死傷慘重的地震之災,卻能夠馬不停蹄伸出救援之手,真是一方有難萬方來援。

從企業界排除各種困難為同胞找到急需的疫苗,可以感受到面對疫情大家的態度,的確是同島一命。對於疫苗的捐贈百萬不算多、一萬不算少,這些慷慨的贈與我們都銘感在心,雖然許多國家都為台灣目前遭遇新冠肺炎卻缺乏疫苗的狀況提供實質幫助 ,然而求人之外更要求己,自助者才能得道多援,還是要懇請政府傾盡一切所能為同胞早日解決目前疫苗不足的窘境。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