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暴雨後中共的作為,稱其為「殺人犯」一點也不為過

鄭州暴雨後中共的作為,稱其為「殺人犯」一點也不為過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任何人都無法阻止豪雨來臨,但人可以改變豪雨對城市的破壞性。可是中國政府不管是哪一個環節沒有起到相應的作用,反而還繼續洩洪,加重災情。

7月17日至20日,中國河南鄭州市發生特大暴雨,整座城市都被洪水淹沒。最令媒體注意的是被洪水灌滿的地鐵五號線,在20日下午,部分站點破防,洪水迅速流入地鐵隧道;下午6點,地鐵站才正式宣佈停運。一輛列車剛剛開出海灘寺站就停下了,這個站點剛好處於一個U字型的最低處,積水最為嚴重。

然而,前車雖停,後車卻依舊在開,前車只好繼續往前挪動。這下就讓前車被困在兩個站點中間,增加了後續撤退和救援的難度。

據車上乘客回憶,最初發現車廂內進了洪水還不甚留意,可是洪水漲勢兇猛,很快就漲到人們腰部,接著又到胸口。有些車廂位於低窪處,淹水更快,乘客只能往別的車廂移動。而列車以外的水位遠高於列車內,根據網路流傳的視頻,水位已經到達成年男子的胸口,矮個子女生或小孩必須站在車內座椅上。很快車廂內有人開始哭泣,也有人跟家人打電話宣佈後事。

由於被困時間太久,車廂內氧氣稀薄,乘客不得不用車內的消防用品砸開地鐵頂部,讓空氣進入車廂內。直到晚上8點左右,消防員才找到這列地鐵,通過隧道內的檢修平台帶人緩慢離開。據官方報導,本次救援共救出500餘人,有12人不幸遇難,五人受傷。可是官方對於失蹤人數始終不明確宣佈。直到24日,網路上依舊有人在尋找失蹤人口。而地鐵方面把尋人家屬當做鬧事者報警處理。

另一個令人矚目的地方是京廣路隧道,水位最高的時候,連隧道口的字都看不見了。隧道全長1835公尺,當時正值下班高峰期,隧道內滿是車輛,短短五分鐘,洪水就淹滿了隧道,除了隧道口的車輛,中間位置的車輛根本無處可逃。

對於本次鄭州淹水事件,官方通報死亡人數55人。但據現場目擊者說,隧道內的洪水退去後,全是陷入泥漿的汽車,車裡面全是人。這些記錄真相的視頻卻不能在網路上傳播,讓外界了解鄭州的真實情況,最早上傳的視頻,也以「傳遞負能量」的理由被平台刪除。

到現在,網絡上關於鄭州的實時情況已經找不到,取而代之的是專家解讀為何此次「天災」影響如此之大,以及企業、明星捐款的信息。這些消息完全在模糊焦點,為政府的失職找藉口。

首先,「天災」還是「人禍」,這件事情本身存在爭議。

專家都稱此次洪災是「百年一遇」、「千年一遇」,以為政府的罪過開脫。當日席捲鄭州的不只是暴雨,20日上午,鄭州上游常莊水庫毫無預警地洩洪,當時鄭州正在經歷暴雨,路面有輕微的積水,但到下午5點左右,水位迅速上升,超過城市的排水負荷,地鐵、隧道車輛都是因此被困,主要原因不僅是暴雨,而是洩洪。

這不是「天災」,而是「人禍」。但官方絲毫不提洩洪一事,只是一味強調這場豪雨的罕見性,刻意誤導群眾。

其次,政府的功能和職責就是完善城市設施,保障居民生活,當豪雨來襲,政府應該第一時間通知地鐵停運,隧道等危險地區停止通車。然而,鄭州地鐵直到隧道進水才開始停運,這是領導錯誤估計洪水影響力,沒有提前部署的責任。

當災難發生後,網絡上到處是尋人啟事,記錄死者和實情的視頻看作負能量,外界連鄭州真正死亡人數都不知道。政府對於流離失所、痛失親屬的災民也沒有積極安置和補償,企業、明星捐款不能替代政府對於災民的實際救助,前不久共產黨100週年黨慶勞民傷財,光是一次彩排煙花的費用就7000萬人民幣,然而到了救災的時候,災民一分錢撫恤金都沒有。

任何人都無法阻止豪雨來臨,但人可以改變豪雨對城市的破壞性。

既然已經監測到豪雨,就應該提前通知放「豪雨假」,封路已經停駛公共交通,預備好救援小隊和撤退管道,隨時應對突發情況。受災過程中,理應保證保持通訊通暢,讓被困者可以及時求助。災後,要積極幫助重建,對於居民的經濟損失適當補償。

可是中國政府不管是哪一個環節沒有起到相應的作用,反而還繼續洩洪,加重災情。這種情況稱之為「殺人犯」也不為過。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