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壓世界冠軍!奧地利數學博士爆冷奪公路賽奧運金牌,訣竅是「不一定要相信你的教練」

技壓世界冠軍!奧地利數學博士爆冷奪公路賽奧運金牌,訣竅是「不一定要相信你的教練」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基森霍佛遠離職業賽數年,在車壇名氣較弱,連對手也沒有聽過她的名字,這次爆冷門以1分多鐘領先其他選手壓線,為奧地利奪下本次奧運的首面金牌。

東京奧運自由車女子個人公路賽,昨(25)日大爆冷門,30歲的奧地利選手安娜・基森霍佛(Anna Kiesenhofer)擊敗曾獲得世界冠軍的荷蘭選手范福洛騰(Annemiek van Vleuten),以3小時52分45秒完成137公里的公路賽,比亞軍選手整整快出1分多鐘,為奧地利贏得本屆奧運的首面獎牌,也是125年來首次在奧運自由車這個項目贏得獎牌的奧地利人。不過基森霍佛是個業餘車手,在她獲得奧運獎牌之前,大家只知道她是一個傑出的數學博士。

「現在是結束了嗎?我還要繼續騎嗎?」當基森霍佛越過終點線時,她簡直不可置信,她在距離終點40公里以前,開始與其他選手拉開距離,並在不到4小時的時間內完成了比賽,摘下奧運金牌,也震驚自由車世界。

「我以為我贏了」,銀牌得主范福洛騰在通過終點線時高興得舉起手來(按照賽場潛規則,只有第1名的選手才可以在通過終點時舉手),當時她以為自己得到金牌,後來被通知她實際上獲得的是銀牌,狂喜變成了失望。范福洛騰後來接受訪問時表示,由於奧運自由車公路賽不被允許使用無線電,她無法和荷蘭車隊聯繫,並不知道奧地利的基森霍佛處於領先地位。

基森霍佛遠離職業賽數年,在車壇名氣較弱,連對手也沒有聽過她的名字。范福洛騰就說,她不認識基森霍佛,以致團隊無法針對她過去的表現作出分析;英國好手Lizzie Deignan也說,「我對她一無所知」,也稱這位奧地利新秀「絕對是一個驚喜的贏家」。

截圖_2021-07-26_上午11_18_55
Photo Credit: Google 截圖

沒有教練、不屬於職業車隊,奧運金牌得主到底是誰?

「基森霍佛到底是誰?」這個之前未曾捕獲媒體目光的奧運金牌得主,一夜之間成為社群上的熱搜關鍵字。《Europe Sport》更稱,「在今天之前,安娜・基森霍佛不是我們熟悉的名字,但看過2020年東京公路賽的人都不會忘記這個名字。」

在奧運金牌之前,大家認識基森霍佛是一名數學博士,她擁有劍橋大學的數學碩士學位與加泰羅尼亞理工大學的應用數學博士學位,目前在瑞士洛桑聯邦理工學院(EPFL)擔任博士後研究員,專攻非線性偏微分方程式。

基森霍佛過去曾參與鐵人三項及鐵人兩項,她因爲受傷不得不放棄長跑,在2014年開始專注於自由車運動,並在2017年時加入了比利時的職業車隊(Lotto Soudal Ladies),不過由於連續幾場賽事都未能完賽(DNF),她隔年沒有拿到車隊續約,並離開自由車比賽一年。

2019年,基森霍佛以業餘車手的身份回歸,贏得了奧地利國家公路賽和計時賽冠軍,並在世界錦標賽計時賽中排名20,她連續3屆獲得奧地利計時賽冠軍。

不過一個非職業選手如何在奧運上脫穎而出,是大家最好奇的問題。

訣竅:不一定要相信你的教練

基森霍佛沒有教練,她說自己完全是靠自學,從飲食營養、設備、訓練到戰術,這位奧運金牌得主都是一手包辦。

「我不是那種只會踩踏板的選手。我也是自己的智囊團。」她說,自己很以此為傲。

基森霍佛被問到會給年輕選手什麼樣的建議,她說

「不一定要相信你的教練。」

你還年輕,你知道的不多,然後有一些教練或其他人說『我對這個很瞭,你必須這樣做』,『這樣做會對你好』。」

「總是會有這種風險(過度相信別人),我自己也曾是受害者。」

「不過現在我老了,我30歲了,我開始意識到那些說他們知道的人,其實他們不知道。特別是那些說他們知道的,因為真的掌握其中要領的人,會承認他們的不知道。」

基森霍佛說,她意識到,比賽沒有捷徑,也沒有奇蹟。這位不願假手他人的運動員,在比賽一個月前飛到了東京,詳細的研究當地的天氣和路線,運用體溫測量器紀錄她在不同氣溫下的表現。

我為今天犧牲了一切,為了取得好成績。」基森霍佛說,「表面上,我是一個業餘愛好者,但騎自行車在我的生活中佔據了很大的空間……在過去的一年半中,我完全專注於今天的比賽。」

獲得了金牌後會對基森霍佛的職業生涯增添哪些可能性,這位金牌新秀表示:

「讓我們看下去。我認為(得金牌)主要的變化實際上可能在我自己,在我的性格上。這會給我很多信心和自信。」

「我不確定外在會有什麼樣的變化,我會持續做我的工作,我會繼續騎,就像在今天以前那樣。」

比賽後基森霍佛將飛回奧地利與她的家人和朋友慶祝,然後返回瑞士洛桑,繼續完成她研究員和講師的職責。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黃筱歡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