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猶豫」沒關係,就連我是在醫院上班的護理師,也曾經猶豫過

「疫苗猶豫」沒關係,就連我是在醫院上班的護理師,也曾經猶豫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使選擇不打疫苗,相信那也是出於自己的選擇,我們應該要給予尊重及包容;而像我一樣,後來改變主意,重新再決定施打疫苗,那也是沒關係,也都是一種決定,不需要抨擊之前的行為。

文:廖麗如

台灣彷彿就是待在平行世界,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曾經與我們那麼遠,如今又這麼地近距離接觸。

在阿斯特捷利康(AstraZeneca,以下簡稱AZ)疫苗剛進入台灣時,乏人問津,醫療院所的管控負責人不停地詢問院內醫護人員的施打意願,而有時候,甚至一通電話給各級主管,了解是否單位內有人想打疫苗呢?偶爾也看到新聞媒體報導有關於各醫院院長親自帶頭注射疫苗以做為示範榜樣,藉此鼓勵院內醫護人員一起來打疫苗。

而身為會接觸到一般民眾及病人的第一線護理師的我,也選擇不打!

因為以當時三月底的疫情狀況,全台灣這麼多人口,而確診者也一千人左右,我感覺不打疫苗,也不會怎麼樣,因為接觸且感染的可能性看起來蠻低的。

再加上打完AZ疫苗第一劑後的兩天內,產生的副作用是有可能會嚴重發燒、極度不舒服,甚至讓自己沒辦法正常做事情的程度,基於這兩個理由,我真心覺得何必自討苦吃去打這疫苗呢?

不過隨著逐漸放寬條件,讓施打疫苗的對象族群更多,並且與醫師討論評估當時其他類型疫苗進口的可能性,也詢問其他已先行打過AZ疫苗的醫護同事,雖然確實注射完的幾天會影響到日常生活(半夜發燒、畏寒等等),但考量國外研究顯示注射AZ疫苗至少有70%防護力,在這種掙扎猶豫的心情下,於是我就在今年4月8日跟護理師同事重新決定要再去打了AZ疫苗,單位的其他同事們則是為了自己及家人的安全,避免感染的可能性及危險,因此陸續下定決心並逐批注射完疫苗。

雖然每個人的考量跟評估皆不同,不過到5月底時,我所在的醫院全院至少超過六成的工作人員已完成疫苗第一劑注射,當中包含醫護人員、行政人員、專任、兼任、外包商等;當然也有我認識的醫護人員因對自己身體狀況有所顧忌(例如:先天性疾病等)而選擇暫先不打AZ疫苗,承擔有可能感染COVID-19的風險,最終神奇地在六月中等到默德納疫苗進入台灣,並能夠注射完成。

我可以理解一般民眾對於打疫苗這件事有些顧慮,像過往的流感疫苗,即使提供公費注射,但施打率還是不如預期,我想或許是因為在醫療院所上班的責任心與使命感,最終讓大家大多數較能願意注射COVID-19疫苗。

而注射疫苗當下其實自己沒有太多緊張的心情,因為雖然知道可能疫苗副作用情形,但考量畢竟是在醫院工作,屬於高危險族群,而且當時在台灣,關於COVID-19疫苗注射經驗資訊較少,於是身先士卒衝了,我也收集其他醫護同事們的施打後經驗,發現確實每個人的體質跟情形各有差異。

以我自己為例子來說:30歲的女性,除了感覺體溫較平常高之外,沒有其他嚴重不舒服的情形,隔天還能夠像活龍一般去上班,但同樣為30歲的同事,發低燒之外,甚至半夜一度燒到39度,勉強上班後還是不太能思考做事,所以請假了半天回家休息。而在不知不覺,我也陸續收集超過20個人以上的注射後經驗,這也成為一個很有趣的小型資料庫。

而關於疫苗的資訊多且較雜亂,連我的家人都曾經因為看到太多網路訊息而無法判別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於是來跟我討論詢問,並且我偶爾會跟醫院內的醫師、護理師討論,了解各類型疫苗的優缺點及情形,而不會被單一新聞媒體或言論而影響,因此能夠站在較為中立角度來看待疫苗這件事。

其實注射疫苗本身是為了避免感染到COVID-19,初衷就是好的!因此可以帶著正面態度來針對打疫苗這件事。

upf3m7s2zn5m4gdrnod63v6al119sf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曾經遇過八十幾歲的阿公堅持要打疫苗,但身旁的女兒及兒子卻是截然不同的意見:女兒好聲好氣地勸還是不要打疫苗,非常擔心疫苗的危險副作用,兒子則表示,爸爸要打疫苗,難道我們要硬逼他不打嗎?

於是從填寫資料、醫師問診、護理師打針,連最後在現場停留15分鐘休息留觀中,一家子三口還是不停地討論,讓在一旁的我(護理師)都覺得有些啼笑皆非。

然而在新聞報導提到有確診者死亡時,大家都可以發現大多數都是屬於老年族群的阿公阿嬤們,這是因為若長輩一旦感染COVID-19,造成的中、重症是更嚴重,但也就是因為老年人族群當中要考量的因素較為複雜,要評估本身是否有慢性疾病、個人體質因素問題,又或者是有過去病史等等,所以不管是醫師或者是家人、長輩自己對於是否打疫苗這件事情,總是要注意且考量的層面較多也需要較為仔細。

針對目前台灣整體來說,希望能夠達到所謂的疫苗覆蓋率,才能夠讓防疫繼續推行下去,也常常聽到所謂的打疫苗是考量「利大於弊」,所以鼓勵大家都去打疫苗,不過因為畢竟每個人的身體狀況不太一樣,以及現有疫苗的種類及數量,因此是否注射疫苗,我認為「自我評估」及「與家人討論」是兩個重要的部分。

在自我評估方面,請先掌握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

  • 先天性疾病、特殊過敏體質、慢性病、重大傷病與否

因這些狀況都是自己最為清楚的,建議可以於施打疫苗前,先提前回診並與醫師討論並評估是否適合打疫苗及哪種疫苗。(例如:化療藥物、類固醇藥物等,皆建議與原本醫師確認是否需要可照舊服藥、停藥或延後服藥)

  • 近期身體狀況

施打疫苗前,評估自我是否有感冒、發燒等情形,若有身體不適狀況,則建議延後施打。當中也包含若慢性病情況控制不穩定,則也會建議延後施打疫苗(如,注射疫苗當天早上血壓量測超出正常數值,而即使服用高血壓藥物後,仍然處於血壓飆高狀態,則建議延後施打)。

補充說明:關於孕婦族群,則依照婦產科學會建議施打mRNA疫苗關係,因此孕婦可以優先選擇施打莫德納疫苗(莫德納疫苗是mRNA疫苗)。

而在與家人討論方面,則建議有幾項思考:

  • 先預設最壞的可能性

這是一個比較相似於積極地悲觀主義者思考方式,像是打疫苗這件事,有可能會讓我們家庭產生巨大改變,如家人突然死亡。又或者是因為當時沒打疫苗但卻某天意外確診時,所造成的家人意外死亡。

雖然覺得在台灣很難直接談到「死」,但也因為疫情,也讓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籠罩在這種陰暗的氣氛下,因此建議我們可以以較輕鬆方式來跟家人聊聊新聞案例,也藉此詢問看看家人反應。

  • 是否選擇注射疫苗

針對這個部分,我分享一個故事,曾經看到有位阿嬤在家屬陪同下注射完疫苗,而當我詢問這位阿嬤是否有身體不適時,結果阿嬤神情緊張且擔憂地反問我:「現在打完疫苗了,我會不會死?!」而一旁的家屬則是不斷地跟阿嬤說:「沒事沒事,不會死啦。」

在他們的互動中,我猜測或許阿嬤其實並不太願意來打疫苗。注射疫苗或多或少有風險存在,就像每個醫療處置(吃藥、開刀等)都是如此,即使是醫師,也無法曉得每個人打完疫苗實際產生的副作用如何,因此不打疫苗也是一種選擇,是可以思考過後決定。

  • 選擇打哪一種疫苗

因為台灣目前有兩種疫苗可以選擇(AZ疫苗或莫德納疫苗),未來其他種類的疫苗也還正在等待中,因此可以與家人討論後決定打哪一種(防護力、疫苗類型、第一劑跟第二劑間隔等)。

而不同時間點、不同醫療院所,提供之疫苗種類也會有所差異,這部分也可先查詢了解後,與家人討論來選擇。因疫苗數量關係,後續若暫時沒疫苗時,也請冷靜再評估是否打疫苗或選擇繼續等待。

若能夠先預備最壞的情形,以較輕鬆方式來跟家人聊聊新聞案例,能夠成為一個與家人討論是否注射疫苗的方式。我們都不希望有任何親愛的人離開世間,然而確實還是有可能發生了一些當初沒想到的且令人難過的事情。

而即使選擇不打疫苗,相信那也是出於自己的選擇,我們應該要給予尊重及包容;而像我一樣,後來改變主意,重新再決定施打疫苗,那也是沒關係,也都是一種決定,不需要抨擊之前的行為。

預備好自己的心情,不需要因為別人的眼光或態度而決定自己是否打疫苗。

但若你還屬於猶豫狀態,那也沒關係,畢竟「疫苗猶豫」是全球、其他國家,甚至台灣也都還持續發生的狀況,就連我是在醫院上班的護理師,也曾經猶豫過。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