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古「搖擺舞」重現十里洋場夜生活,上海青年在「內卷」與「躺平」間尋求自由

復古「搖擺舞」重現十里洋場夜生活,上海青年在「內卷」與「躺平」間尋求自由
Photo Credit: 受訪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二戰後隨著搖滾樂興起,爵士樂和搖擺舞不再受年輕人青睞,直到近年歐美掀起復興潮,才讓它以「復古社交舞」的形象重現江湖。搖擺舞這幾年在兩岸快速發展,目前在上海,一週7天,幾乎天天都有舞會。

不過,Leader和Follower並非單純的「領導—服從」關係,在看似默契的舞步中,蘊含的是兩人的溝通互動。

搖擺舞不是單方面的炫技,Jenny說,這種溝通包括對音樂的融入、對舞伴反應的感知,以及在過程中適時調整。

「這很像情侶間的互動」,她笑稱。Jeeny提到自己曾遇過原先非常有默契的舞伴,到了第二天卻怎麼跳都不協調,「那就很像老夫老妻相處,彼此都覺得特別了解對方,不需要溝通了,實際上卻忽略另一半真正的感受」。

理論上,Leader和Follower沒有性別之分,但一般來說,男性仍多選擇做Leader,女性做Follower。而在中國大陸舞者圈中,陰盛陽衰是普遍現象,參加比賽和課程時,女性常苦尋不到舞伴。

而這時,一些揶揄的玩笑話可能觸動敏感的性別議題。

一名男性舞者在Soul City的群組裡開玩笑地說,自己要幫Follower媒合Leader,免去Follower「跪舔」的煩惱和羞恥。

此話一出,立刻引起舞者的撻伐。

搖擺舞圈的成員們,大多受過良好教育,事業上也頗有成就,在相對進步開放的氛圍中,女性更強調自己是個獨立個體,應該受到平等的尊重。因此一句無心的玩笑話,被視為帶有性別歧視。

Jenny認為,舞圈中性別失衡是客觀的事實,因此她決定在未來的課程中,給願意學Follower的男性,和學Leader的女性一些折扣,藉此來破除舞圈中對性別刻板印象的複製。

這個提議很快得到舞者們的贊同。從事攝影工作的凡朔在群組中說,性別不應有高低之分,兩者應該有相同的權利,「我們喜歡『復古』,但不喜歡『封建』」。

搖擺舞不只是種舞蹈,更隱含著上海青年對生活方式的追求:選擇更加彈性自主的職涯、在工作和生活間尋求平衡、在「內卷」和「躺平」間找到折衷,也在舞蹈中探索性別平權。

舞池又響起倫斯福德(Jimmie Lunceford)爵士樂隊的T’ain’t What You Do旋律,宣告著舞會進行了一半,大家愉快跳起Shim Sham排舞的同時,也期待著下半場。

正如同這場「復古社交舞」的復興,方興未艾,年輕的舞者在復古舞步中,跳出對生活方式的多元追求。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王祖鵬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