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來如此》:從神話與民間傳說等四篇故事,看韓民族的文化特性

《源來如此》:從神話與民間傳說等四篇故事,看韓民族的文化特性
Photo Credit: Daniel Bernard @Unsplash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韓國的創世神話隨著傳播地區的不同,大致可以分成本土神話與濟州島神話兩大類。流傳在韓國全境的本土神話,即便存在很強的佛教色彩,由於還受到從中國傳入的儒、道影響,因此呈現儒、佛、道交錯出現的樣貌。

文:鄭潤道(中國文化大學韓國語文學系教授)

從神話看韓民族的文化特性

一個民族固有的神話乃是代表該民族文化整體性的重要指標。基於此一觀點,本文將介紹巫俗敘事神話〈鉢里公主〉、天地創造神話〈雪門台奶奶〉以及民間傳說故事〈鬼怪的棒子與榛果〉與〈學人說話的鬼怪〉四篇故事,並從中分析韓民族固有的文化特性。

1. 神話的特性與類型

「神話」最普遍的定義,即是「神話比任何東西更能告訴我們宇宙與萬物之源」,因此也被稱為「創世神話」。就創世神話的內容,可再細分成說明天地生成由來的「宇宙起源神話」、具有超自然神力的「人類起源神話」、特定文明與制度由來的「文化起源神話」三種,都以文獻或口傳方式流傳下來。神話的主角是基於創世的主體,因此以創世祖、造物母以及創造巨人三種最為常見。

神話的內容與構成形式是記錄主角在創世過程中,發生的一連串事件與神奇能力,而與創世祖相關的神話類型,大致可分成身為民族始祖或國祖的「世界父母型」,創造天地的「宇宙巨人型」以及「死而復生的創世」三種類型出現最廣。

2. 韓民族固有神話的類型與特性

接下來我們來探究韓民族固有神話的特性。首先是敘述「古朝鮮」建國的〈檀君神話〉,代表人類起源神話的「世界父母型」。還有就是本書介紹的〈鉢里公主〉是「文化起源神話」,記錄主角因為孝心而被賦予「使亡者死而復生的神力」,進而成為掌管陰間的巫俗神的故事;而〈雪門台奶奶〉則是敘述濟州島漢拏山形成原因的故事,是屬於「女神」、「巨人」造物母的「宇宙起源神話」。

韓國的創世神話隨著傳播地區的不同,大致可以分成本土神話與濟州島神話兩大類。流傳在韓國全境的本土神話,即便存在很強的佛教色彩,由於還受到從中國傳入的儒、道影響,因此呈現儒、佛、道交錯出現的樣貌。不過仔細查看內容,會發現韓國神話的特色,乃是以徹底融合儒、佛、道後所產生的哲學思維為基礎,進而形成一種神格滑稽美,且淨化作用的要素相當突出。在此所介紹的〈鉢里公主〉是本土神話,而〈雪門台奶奶〉則是濟州島神話,兩者均具有滑稽美與淨化作用的神格。

3. 韓國固有神話是擅於融合哲學思考的韓民族思維產物

本土神話〈鉢里公主〉雖然受到外來儒、佛、道的影響,卻傳達出不侷限於某一個宗教思想的自由奔放感,且保存了具韓國固有神話哲學思維的脈絡。〈鉢里公主〉又以〈棄兒鉢里〉、〈巫祖傳說〉、〈七公主〉等多樣化的名稱流傳各地,直至今日,韓國在進行撫慰死靈並引導其入黃泉的巫俗儀式中,以口傳的方式流傳下來的約有20餘篇,根據內容可概略分成首爾、京畿等中部地方及東海岸地區、湖南地區、咸鏡道地區等版本,內容略有些差異。

〈鉢里公主〉一名是取韓文拋棄(버리다)之音,加上接詞데기而來,暗指鉢里公主雖貴為公主卻慘遭拋棄的不幸。前面提及的首爾地區的版本,是現今最具代表性的傳承版本,其內容為「在古代海東不落國被拋棄的第七個公主,得天助遇到比里孔德老夫婦,順利長大成人後,以愛原諒了拋棄自己的父親五求大王,因為前往陰間取得生命水與生命之花來救活父親的孝心,以及安撫陷落在黃泉的死靈、助其極樂往生的功德,而被任命為掌管陰間的神。」

故事中的「不落國」、「西天西域」、「高僧」、「陰間路」、「黃泉」、「釋迦摩尼佛」、「地藏菩薩」、「東大山守士」,以及扶養鉢里公主的孔德夫妻之「功德」(韓文中孔德與功德同音,均為공덕)、原諒父親、幫助黃泉的死靈極樂往生的「慈悲」、死而復生及「輪迴」等元素都是佛教的。反過來說,尊崇男尊女卑、孝道、救國王而救國的「忠」,這些與社會倫理道德相關的元素則是儒教的。

此外,「龍的胎夢」、「藥草與生命水」、「玉皇大帝」等則是道教的元素。因此,巫俗神話〈鉢里公主〉雖然就表面來看,受佛教影響最鉅,然而內容並不侷限於佛教,而是呈現韓民族在融合佛、道、儒後的思維體系,藉由神話的形式得以保存下來。

4. 韓國固有神話不是過去,是現在乃至於未來指向的故事

吳世晶(2005)認為,神話是「人類在生活過程中,以自身的經驗為基礎來認知並形成的價值產物,同時也是(人類)希望回歸的本質性生活的根源。」巫俗神的角色與靈驗能以藥草與藥水讓病者痊癒,使亡者好好地前往陰間,甚至還能祈願死而復生。受到佛教影響頗深的〈鉢里公主〉神話中出現的西天西域國,就是取得生命之花與生命水之地,它同時也是韓國固有巫俗神話中象徵著陰間的極樂世界、西天西域與地獄三個地方的中間界。這與一般大眾只要說到陰間就會想到有閻羅王的地獄不同。

故事中的西天西域國也並不是指印度,而是鉢里公主克服苦難前往陰間,需抵達位於極樂與地獄間的西天西域此一中間界,經過「通過儀式」才能取得能死而復生的藥草與藥花。同時,需再次度過黃泉才能回到位於陽間的不落國。也因為鉢里公主願意為父親捨棄生命的孝心,拋棄女兒的五求大王才得以死而復生,重新成為不落國的國王。鉢里公主為了「正義」不懼死亡,甚至還要承受死亡的犧牲,是基於僅有韓國人才有的思維下產生,此一思維即是強烈的未來導向型生存意識。為了得到死而復生的花朵與生命水,即使是需前往陰間也不畏懼的韓民族的悖論,構成了韓國神話的滑稽美。

5. 精通戲謔與淨化作用的韓民族的智慧

反之,諸如〈雪門台奶奶〉這樣的濟州島創制神話,神話的哲學思維因地域特性而顯得單純。因為濟州島是遠離陸地的島,較不容易接觸外來文化,也因此〈雪門台奶奶〉的故事雖然是以悲劇收場,反而能誘發讀者的想像力與趣味,就像有趣的傳說故事一般,帶有戲謔的滑稽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