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畫】《惡靈古堡:無盡闇黑》:殭屍背後隱含卡普空對「美帝」的公然聲討

【動畫】《惡靈古堡:無盡闇黑》:殭屍背後隱含卡普空對「美帝」的公然聲討
Netflix《惡靈古堡:無盡闇黑》劇照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說電玩版的《惡靈古堡》系列對美國的批判還算相對隱晦,那麼兩星期前上映的動畫《惡靈古堡:無盡闇黑》(Resident Evil: Infinite Darkness),就是對「美帝國主義」的公然聲討。

第一次接觸《惡靈古堡》(Resident Evil)系列作品,是在1999年就讀高中10年級的時候,朋友帶Play Station來我家玩。那個時候《惡靈古堡3》剛剛推出,筆者雖然稱不上完全沒有政治意識,但是對《惡靈古堡》就是把他當成一般的恐怖電玩看待而已。

對10年級的筆者而言,除了女主角吉兒(Jill Valentine)穿著火辣之外(勝過2020年的重製版),根本想像不出背後能有什麼政治訊息。

直到2001年暑假,父母親帶我到日本九州旅遊,途中去了一趟長崎的原爆紀念館,才隱約發現《惡靈古堡》這個看似美國遊戲的日本遊戲,背後其實充滿了政治訊息。因為我看到一張描述長崎原爆的畫作,裡面那些經歷過浩劫,向醫療隊尋求救護的日本民眾,無論是站姿還是表情,都跟電玩裡面的殭屍一模一樣。

當下我才想起來,《惡靈古堡》裡面遭T病毒感染的浣熊市(Raccoon City)最後是被美軍用核武炸掉的。三部與浣熊市相關的正傳作品,無論是主角還是美國的政府與軍方,都沒有嘗試對浣熊市的居民伸出援手。如果說主角群為了求生存,不得已開槍射殺感染者也就罷了,美國政府卻二話不說,直接對自己的國民使用核武。

就算感染者無藥可救,浣熊市裡也還有大量非感染者存在。結果美國政府為了掩蓋與保護傘公司(Umbrella)的罪惡勾當,把自己的百姓,無論是感染還是非感染者通通消滅。這背後強大的政治訊息,就是美國政府草菅人命,所謂自由、民主、人權與法治等普世價值,通通都比不上軍工複合體背後產生的龐大利益。

如果說電玩版的《惡靈古堡》系列對美國的批判還算相對隱晦,那麼兩星期前上映的動畫《惡靈古堡:無盡闇黑》(Resident Evil: Infinite Darkness),就是對「美帝國主義」的公然聲討。更重要的是,這部在網飛(Netflex)上映的作品還把當下美中對抗的國際局勢納入劇情之中,形同是卡普空公司(Capcom)的「反美」宣言。

《惡靈古堡》世界觀

首先,不是每一位讀筆者文章的人都玩過《惡靈古堡》系列電玩,或者看過《惡靈古堡》衍生的電影或者動畫作品。在這裡,筆者簡單的介紹一下,《惡靈古堡》存在兩個彼此之間不相關的宇宙。一個是蜜拉喬娃維琪(Milla Jovovich)主演的電影宇宙,除保留了安布雷拉公司、T病毒、殭屍還有部份電玩角色的設定外,基本上是與電玩世界完全不相干的作品。

電影版的《惡靈古堡》,就如同傳奇版《哥吉拉》一樣,版權已經由好萊塢所採購,整體上屬於美國電影,自然沒有所謂「反美」不「反美」的問題。就如同《哥吉拉》系列電影,在1954年推出的時候也有強烈的「反美」意識,但是這類的意識不會出現在美國版的《哥吉拉》裡。雖然對軍工複合體的批判,還是隱隱約約的被反應在美國版《惡靈古堡》或者《哥吉拉》裡面。

至於電玩版的《惡靈古堡》系列,除了到目前為止推出的八部正傳電玩作品之外,還有數不清的外傳電玩以及四部動畫片。《惡靈古堡:無盡闇黑》是第四部的動畫作品,但劇情設定的時間線卻比前面三部作品還要前面,推到了電玩第四代與第五代之間。主角是在第二代登場的浣熊市警察里昂(Leon Kennedy)以及第一代主角克里斯(Chris Redfield)的妹妹克萊爾(Claire Redfield)。

里昂在逃出浣熊市後,為美國政府吸收成為美國總統葛拉罕(Graham)的私人特工,並於第四代的劇情中前往西班牙,救出被綁架的總統千金艾希莉(Ashley Graham)。獲得美國總統信任的里昂,從此之後更是代表葛拉罕總統積極打擊全球的生化恐怖主義。沒有錯,在《惡靈古堡》的世界觀裡,全球反恐戰爭還是開打了,只是美軍的敵人不再是穆斯林聖戰士,而是不同種類的殭屍。

在這個世界觀裡,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樣是一個存在的國家,並且同樣與美國陷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雙方為了爭奪世界第一霸權的地位而互不相讓。差別只是在於,《惡靈古堡》裡美國與中共的衝突,爆發的比現實世界還要早,2004年到2005年左右便已經開始。現實世界裡,2004年到2005年還算是美國與中共關係相對較好的年代。

78a37c5262cda6e82b064ebaf51cez05
Netflix《惡靈古堡:無盡闇黑》劇照

日本動漫的「反美」情節

做為全世界唯一一個遭到美國以核武攻擊,而且還是連續遭到兩次核武攻擊的國家,戰後日本的娛樂產業,包括電影、動畫、漫畫還有電玩對美國始終存在著強烈敵意。尤其手塚治虫與宮崎駿等老一輩的日本漫畫家,不是親身經歷過B-29的無差別轟炸,就是參加過反對《美日安保條約》的學生運動,「反美」情緒強烈本來就不讓人意外。

比宮崎駿稍微年輕點的弘兼憲史與川口開治,雖然沒有經歷過美軍轟炸,而且政治立場明顯偏右,但他們同樣認為日本的民族尊嚴遭到美國剝奪。如果日本想成為正常國家,含蓄一點是必須要向美國清楚表達自己的立場,直接一點說就是必須要向美國說「不」。日本的左派與右派漫畫家,看待中國或者北韓或許會有不同的態度,但是對美國的敵視卻同樣強烈。

但是早年日本的動漫作品,在描述美國「壓迫」日本時的表達能力極度粗糙。往往只強調日本被轟炸,卻沒有指出日本被轟炸的原因來自於日本對周遭國家的侵略。B-29以燃燒彈攻擊日本,或者廣島跟長崎遭受原子彈攻擊的慘狀,時常出現在《螢火蟲之墓》或者《赤腳阿元》等作品,卻沒有提及是日本先對珍珠港發動了偷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