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比捐贈到立陶宛的善款,「懷孕移工媽媽援助計劃」顯然是台灣民眾的照妖鏡

對比捐贈到立陶宛的善款,「懷孕移工媽媽援助計劃」顯然是台灣民眾的照妖鏡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懷孕移工媽媽援助計劃」網頁截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社會公益議題,台灣民眾都樂意熱心參與救助。唯獨在協助危機懷孕婦女時,無論是貧窮的、未成年的意外懷孕,卻用道德框架譴責,將危機懷孕認為是婦女個人的問題,而非貧窮或人權問題。

文:Linda Hsieh(前危機懷孕中心主任,曾從事危機懷孕婦女救援工作長達五年)

近日有一則新聞顯示了台灣人慷慨的愛心:為了報答立陶宛捐助台灣疫苗的恩情,立陶宛高風險懷孕中心至6月30日止,短短一週內收到來自台灣近2千筆總計高達13萬5000美元(相當於台幣近370萬元)的善款,支持立陶宛對高風險懷孕的婦女兒童進行人道救助。

但對比另一則國內時事,就顯得冷清,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7月20日發動「懷孕移工媽媽援助計劃」,主要援助懷孕和已身為媽媽的移工們,目前在台移工媽媽累計有6萬人,而她們主要面臨的困境,包括工作機會被剝奪、醫病溝通隔閡和沒有法律保障。截至今日為止捐助的善款也是13萬元左右,不過是台幣,總共400多人捐助。

同樣是救助危機懷孕婦女,為何勸募善款兩樣情?

如果去看呼籲幫助東南亞移工媽媽相關臉書貼文留言區,內容簡直不堪入目,比起台灣對於立陶宛的感恩回饋,捐助東南亞移工媽媽的留言區,內容極盡顯示台灣對東南亞的歧視,以及對人權、勞權的無知。有人會留言說「移工的契約本來就不能懷孕」(哈囉,《勞基法》呢?)甚至有人會留言說「移工故意來台灣生小孩」、「怎麼不墮胎」、「雇主很困擾」、再再顯示大部分台灣人對新南向國家充滿歧視又無知自大的心態。

法律到底怎麼說?

首先,勞動部早已講過:

基於母性保護及國際人權規範,外籍勞工在臺工作期間懷孕產子不應影響其工作權益,雇主依法不得以外籍勞工懷孕產子為由,予以歧視或任意解僱,而外籍勞工於入國前後如已懷孕,建議應明確告知雇主,以免發生危險或衍生勞資爭議。

根據過去的法令,女性移工一旦在台懷孕,就必須立刻遣返;政府在移工入境前除要求需提出未懷孕體檢證明外,入境後每半年還要驗一次孕,一旦被驗出懷孕,就立刻解僱遣返。

後來《兩性工作平等法》於2003年修訂為來台工作後每滿六個月之健康檢查得以免驗,從2004年起,移工在法律上就享有懷孕不需被遣返的待遇。細看相關法規,根據《聘僱外國人管理辦法》規定,移工可以懷孕;《兩性平等工作法》也寫道:不得因懷孕終止契約。

適用《勞基法》行業的移工懷孕後,還可以向雇主要求申請改調較輕易工作,如果在台分娩,雇主還要給付八周(即兩個月)有薪產假,若是三個月以上的流產,還可要求停止工作,休四周(一個月)的有薪產假,雇主不能不給工資等。另外,勞工保險條例也規定,被保險人只要參加保險滿84天以上,無論是流產或早產,都可領到一個月投保薪資的生育津貼。

綜合以上法規,移工如果懷孕、流產、生子、產假等等,雇主都不能不給假或將其解僱遣返,否則就會觸法,吃上官司。

d602wyavvnaw7iw6xbrpuzt3aeg6u6
圖為在台印尼移工工作情形。|Photo Credit: 中央社

實務上懷孕移工在台境遇到底如何?

根據內政部勞動力發展署統計,截至2019年2月,印尼籍女性移工人數已超過20萬人。此外,印尼有86%的人民信奉伊斯蘭教,其信仰深植當地文化,影響人民的生活;其中,禁止墮胎的教義,更顯現在印尼的《墮胎法》,導致許多印尼籍移工來台意外懷孕後,大多會選擇生下來。

礙於身分及工作壓力,許多移工媽媽只有在生產時會到醫療機構,但因缺乏先前應有的產檢程序,導致生產困難,嚴重更可能胎死腹中。因為生計負擔重,經常生產完就需立馬復工,尤其是養小孩的費用高,現實不允許她們停下腳步。

據內政部移民署統計,自2010年至2019年3月31日止,生母為非本國籍新生兒通報人數共5萬7496人,並不包括未通報的黑數。其中少數無國籍寶寶,在被認定父母均不詳後便可取得台灣國籍,但更多無國籍寶寶,因為母親確定為行蹤不明的外籍人士而淪為黑戶。

這些移工的收入多在2萬元以下,扣掉仲介費、其餘額外費用,移工真正能獲得的錢不多,若要聘請保姆,一個月至少要1萬5000元以上,根本負擔不起。

這群移工媽媽,許多人來台一待就是五年、十年起跳,懷孕可能性增高,如果沒能賺到足夠的錢,移工媽媽們只好選擇繼續留台工作,但這段時間內其醫療照護及小孩安養的需求,仍需政府協助解決。

危機懷孕是道德問題嗎?

「懷孕移工媽媽援助計劃」顯然是台灣民眾價值觀的照妖鏡,某些網友留言「他們懷孕與我何干」?筆者於台灣的危機懷孕中心工作長達五年以上,長期協助危機懷孕婦女的安置以及合法出養程序,早已經體會過許多人情冷暖。

許多社會公益議題,台灣民眾都樂意熱心參與救助。唯獨在協助危機懷孕婦女時,無論是貧窮的、未成年的意外懷孕,卻用道德框架譴責,將危機懷孕認為是婦女個人的問題。就算是本地的未成年少女、弱勢婦女懷孕,同樣也有人會認為是婦女個人操守問題,而非貧窮或人權問題。

實務上,懷孕移工拿的是工作居留證,保障比外籍配偶還要差,沒有健保,生產都要自費,產檢掛號一次就要5、600元,產檢加上生產費用,就要兩萬多元,移工媽媽經常負擔不起,更增添醫療上的危機。例如某間關懷機構,長期收容愛滋病患孕婦的寶寶,以及移工生的黑戶棄嬰,就發生過移工流產,一邊流血,一邊逃去機構的門口敲門求助,才被送去醫院,差點死掉的慘劇。

移工懷孕一定是因為她們「下班跑去談戀愛」嗎?如果是本勞,雇主跟你簽的勞動契約禁止戀愛懷孕結婚,你也會覺得不合理吧?而且這樣的契約是違法的。事實上移工懷孕的原因,除了自由戀愛,也有各種悲慘理由。

例如移工被性侵害、或是被中介騙到色情場所、或是被僱主虐待逃跑,淪落色情產業,客人沒有避孕,產生了這些黑戶棄嬰,媽媽跟寶寶都無法獲得任何保障與幫助。如果沒有公開援助移工婦女的管道能夠求助,介入的將是非法的人口販運。一昧排斥反對援助危機懷孕婦女,或是以保守道德觀汙名化她們,也同樣會讓其他台灣女性暴露在危險之中。

印尼移工18日起持續暫緩引進
圖為在台印尼移工工作情形|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何必須幫助懷孕移工?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