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熱愛森林,但「造林固碳」並不足以讓台灣達成碳中和

我熱愛森林,但「造林固碳」並不足以讓台灣達成碳中和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2019年每人平均碳排放量是10.96公噸,若要透過森林碳中和每一年的碳排放量,我們將需要約略2184到2363萬公頃的森林,而臺灣的土地面積僅是362萬公頃。

文:戴興盛(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教授)

台北市立美術館主辦的2020台北雙年展「儲回大地的藝術」計畫的碳中和複層林營造,引起熱烈爭論。個案方面的討論面向已經有眾多文章討論,在此不贅述。本文想從這個計畫的原始目的「造林以抵銷活動所產生的碳排放量」出發,討論在台灣造林是否是達成碳中和的有效方法。

先說我對這個個案的個人建議:任何一個類似這樣的活動,若希望達成碳中和的目標,最有效且不具爭議性的方法,其實是去找屋頂架設太陽光電板。以主辦方估計的400噸碳排放量,搭配稍後本文介紹的太陽光電預估每年每公頃減碳量目前為576噸的數字,換算下來使用0.7公頃的太陽光電,一年就可以達成碳中和,接下來的19年使用年限還可以持續透過替代化石能源來減碳。

問題是,為何不是透過造林?

森林的確具備固碳功能,且有計畫的、遵循有學術基礎嚴謹作法的造林可以發揮固碳的效果,這都是事實。然而,台灣社會對造林固碳(因此達到碳中和)的高度期待,其實是緣木求魚。

根本的原因是,台灣的土地面積遠不足以透過森林固碳來達成碳中和的目標。

在此先表明我的立場:我熱愛森林,也理解森林可以提供眾多重要的功能,森林當然對台灣非常重要,我也一向支持森林應該根據其功能分區來進行保護或永續利用。但森林的重要性是一回事,透過造林(或是變更林相)是否能有效達成台灣碳中和的目標,則完全是另一個需要仔細論證的議題。

連26天零新增確診 台東逐步開放戶外運動空間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台灣的基本情境是,在這世界數一數二地狹人稠的島上,約有六成土地面積是森林。而這些森林基於各種考量,大多數都受嚴格保護而不應砍伐,這也是社會的普遍共識,這部分的森林也會發揮其固碳功能。剩下可以有條件利用的森林,是否在不同利用條件下有多少固碳功能,這須視循環利用的方式以及環境條件而定。

若我們希望透過建立更多的森林來達成例如固碳的功能,則須跟其他土地利用目標競爭土地,包括農地、工商業用地、居住、或其他用途(如再生能源設施)。思考到這邊,我們應該可以意識到,台灣可以增加造林的土地面積,一定極為有限。在這極其有限、兵家必爭之地考慮到底該將土地用作何種用途,的確不是一句「森林可以固碳(或有其他重要功能)」就可以支持應該將土地用來造林。

花蓮大農大富平地森林研究樣區相對位置圖 | 國立東華大學自然資源與環境學系張世杰教授提供

數字很重要。根據對台灣平地造林的初步研究結果所得到的數字,很值得各界參考。花蓮縣大農大富平地森林的碳吸存量為每年每公頃10.9公噸,屏東縣林後四林平地森林的碳吸存量為11.8公噸。

另一方面,台灣2019年的每人平均碳排放量是10.96公噸,先假設上述數字可以代表森林平均碳吸存量(必須說,當然不同型態的森林會有出入),換言之,若要透過森林來碳中和每一年的碳排放量,我們將需要約略2184到2363萬公頃的森林才做得到,而台灣的土地面積僅是362萬公頃。

造林固碳值得點狀常識,但開發太陽光電才是更有效率的目標

正因為台灣的可用土地面積極為有限,使得造林固碳成為一理念上可以點狀嘗試,但在實際上不可能是在大尺度上可以達成有意義目標的作法(例如2050淨零碳排的目標)。在如此侷促的可用土地面積限制下,單位面積的減碳效率就會變得非常重要。相較之下,近兩年在平原地區與農地、平地造林地互相競爭土地利用(且被罵到臭頭)的太陽光電,其實是有其長處的,只是在不重視數字與證據的公共討論中,太陽光電的減碳效率經常在純粹理念價值的論述中被淹沒了。

若以花蓮縣壽豐鄉等效日照時數及現行每度電力碳排係數估算,太陽光電預估每年每公頃減碳量為576公噸(這數字在西部會更高,因為東部日照時數較低),以同是花蓮地區的平地森林比較,太陽光電單位面積減碳效率高了53倍(現在這個時間點,因為這數字會隨太陽光電的發電效率改善,以及每度電力碳排係數下降而變動,或某種程度互相抵銷,但這些數字在中短期內不會有重大改變)。

換言之,台灣若真的要認真追求碳中和的目標,怎麼可能不大規模應用太陽光電(無論是屋頂型或是地面型)呢?

5tiy736v7km9zf2y00zn49in197g2m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再次強調,我並非不愛森林,也並非試圖抹滅森林的價值,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超愛森林的,我也主張要嚴謹保育台灣山區的森林、以及平原地區具有獨特生態、社會、文化價值的森林。我們只是應該問一個很根本、很實際的問題:若台灣怎麼盤點,就只能騰出例如10萬公頃的土地來做減碳或固碳的用途,那麼,我們該把土地拿去造林或是投入太陽光電?

我理解這是一個很令人揪心的選擇,但台灣社會必須正面面對這個抉擇,而且不應該簡單的繼續把造林等同於愛地球,而把支持太陽光電的立場貶抑為違反環境價值。

試想,當我們繼續用一個低效的固碳作法,還以為這樣可以環保救地球,同時間因為缺乏替代能源,繼續使用化石燃料產生的溫室氣體與污染物持續往大氣層排放,最終導致地球與台灣氣候與生態系統劇變,這個全面性的影響整體地球生態系統與每一個子生態系統的破壞、以及隨之而來的人道災難,是符合大家念茲在茲的環境價值與人道價值嗎?

延伸閱讀

本文經地球公民基金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