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農莊》:極權的醜陋,獨裁者之童話

《動物農莊》:極權的醜陋,獨裁者之童話
圖片由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凡任何動物稍有異見,即被殺害;但凡任何政策不合預算,歸咎於別人。《動物農莊》內的百姓,過得比以前更為悲慘。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三隻小豬、狼來了,之所以永垂不朽,人人皆知。乃因江山易改,人類總是犯重複的錯,偉大的寓言,看破本性難移,書寫世間不變。顯淺易懂,從人性之根本,警醒我們。

相對George Orwell而言,《1984》尚算深奧,《動物農莊》,a fairy story,童話寓言般易讀。《動物農莊》記一群動物革命,趕走人類,動物自治。擬人設定,彼此互動,像現今許多動漫作品,故事引人入勝。

同志們,我要告訴你們的就是這個:造反!老實說,我也不知道造反會在何時發生,或許近在一週之內,或許遠在百年之後。但我確信,就像看到我蹄子底下的稻草一樣確鑿無疑,總有一天,正義要申張。同志們,在你們整個短暫的餘生中,不要偏離這個目標!尤其是,把我說的福音傳給你們的後代,這樣,未來的一代一代動物就會繼續這一鬥爭,直到取得最後勝利。(《動物農莊》

革命之始,往往源於夢想,嚮往改變。《動物農莊》年邁的豬,老麥哲因夢演講,告訴農莊的同志,造反有理,革命無罪,立下規範,導出「七誡」,美好的烏托邦。

七 誡
1. 凡靠兩條腿行走者皆為仇敵;
2. 凡靠四肢行走者,或者長翅膀者,皆為親友;
3. 任何動物不得著衣;
4. 任何動物不得臥床;
5. 任何動物不得飲酒;
6. 任何動物不得傷害其他動物;
7. 所有動物一律平等。

「七誡」,防止動物學習人類,成為下一個極權,主張所有動物一律平等,不得傷害同類。可惜的是,隨著故事推展,逐一扭曲,「七誡」反成當權者,剝削人民的工具。

雞羊馬牛貓鳥之中,唯豬能夠成為領袖。動物分野在於,豬擅長閱讀、書寫。權力不是單純來自武力,知識才能恆久,潛移默化,運用語言偽術,愚昧百姓。

因此,豬可以獨佔牛奶,可以像人喝酒,蘋果沒有平均分配,只給予豬群享用,搬進了人類居住的屋院,成為莊園首領。豬說服其他動物,一切都是為了同類的未來。

0_OiB2KOU7QDO_tliY
圖片由作者提供

那一年,動物們幹起活來就像奴隸一樣。但他們樂在其中,流血流汗甚至犧牲也心甘情願,因為他們深深地意識到:他們幹的每件事都是為他們自己和未來的同類的利益,而不是為了那幫遊手好閒、偷摸成性的人類。

故事中段,豬群內訌,拿破崙和斯諾鮑的爭權。拿破崙率領惡狗,動用黑警趕走對手。極權者兩大利器,話語權、武力之壟斷,殺害反對者,打破不能傷害同類的底線。

但凡任何動物稍有異見,即被殺害;但凡任何政策不合預算,歸咎於別人。農莊的百姓,過得比以前更為悲慘,官方卻用數據說明,各類食物產量增加。

動物們再一次感到一種說不出的彆扭。決不和人打交道,決不從事交易,決不使用錢,這些最早就有的誓言,在瓊斯被逐後的第一次大會議上,不就已經確立了嗎?訂立這些誓言的情形至今都還歷歷在目;或者至少他們自以為還記得有這回事。那四隻曾在拿破崙宣布廢除大會議時提出抗議的幼豬膽怯地發言了,但在狗那可怕的咆哮聲下,很快又不吱聲了。接著,羊又照例咩咩地叫起「四條腿好,兩條腿壞!」一時間的難堪局面也就順利地對付過去了。

一切,在極權上至下外,愚民也是主因。每當有動物想質詢時,羊群有如小粉紅,高叫政治口號,不要為國家添煩增亂。到後來洗腦得,連生蛋喝水都要感恩領袖。

我們的領袖拿破崙同志,動物之父,人類剋星,羊的保護神,鴨子的至親等自封名號,豬凌駕其他動物,獨佔利益。「所有動物生而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加平等。」(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1_FWUCPQG29ep3jlmaZZPSPw
圖片由作者提供

說實話,在他們的記憶中,瓊斯及他所代表的一切幾乎已經完全淡忘了。他們知道,近來的生活窘困而艱難,常常是饑寒交迫,醒著的時候就是幹活,但毫無疑問,過去更糟糕。他們情願相信這些。再說,那時他們是奴隸,現在卻享有自由。誠如斯奎拉那句總是掛在嘴上的話所說,這一點使一切都有了天壤之別。

刻在牆上的「七誡」,被當權者隨意更改,動物對歷史之記憶,完全淡忘。饑寒交迫,他們相信過去更可怕,拿破崙永遠正確。武力是一時,歷史操縱是長久,抹除真相,維穩良方。

《動物農莊》之結束,見證極權的醜陋。豬群不再用四隻腿走路,改以兩腿站立,和人類合作、宴會,「動物農莊」變回「曼納莊園」。民眾高叫「四條腿好,兩條腿更好」(Four legs good, two legs better.),這,是獨裁者的夢想。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